|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324章 汇报
  “啊!有,有,野鸭蛋。”红缨高兴地用衣角兜住了五个野鸭蛋,兴冲冲地跑到了丁海杏和战常胜面前,“我运气不错吧!”说着将鸭蛋放在丁海杏的衣服上。

  “好!”丁海杏朝她竖起大拇指道,运气一如既往的不错。

  兴致勃勃地红缨又道,“我再去找找,这五个不够吃。”

  出来的时候也没拿篮子,所以只好用衣服兜着了。

  红缨于是又跑到枯黄的灌木丛里,又找到一窝野鸭蛋,正好十个。

  “没带猎枪来。”战常胜颇为遗憾地说道,看着海面上大群大群的海鸟,眼馋的很。

  “可惜不是夏秋来,那时候赶海最有意思了。”丁海杏怅然道,这片海域留下了她太多的印记。

  古语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生活海边的人很懂得这个道理。和其他靠海吃饭的渔民一样,在这里除了那些驾驶大船远海捕捞的渔民,还有一些人依然在用最原始的方式近海捕鱼,赶海。

  所谓赶海,就是在大海潮汐间隙,带上特制工具到浅海滩涂上进行鱼虾捕捞。由于滩涂上纵横着许多齐腰深的海沟,所以每一个赶海的渔民事先都必须得穿上一种特制的橡胶防水裤。下水后,澳门赌博网站:渔民便根据各自的经验设置围网,并在围网下端安放网笼。一切准备停当,接下来便是漫长的等待了:涨潮时鱼虾会游到近海,进到围网里,退潮时海水下降,围网内的鱼虾便被困住无处可走,为了寻找出口,它们慌不择路闯进网笼,成为“瓮中之鳖”。

  赶海看似简单,其实还有些风险。由于网笼放置区域是在滩涂腹地,饱受海水浸渍,没膝深的厚厚淤泥会使行走变得十分困难,一不注意,双脚便会被淤泥吸住很难拔出,与此同时,身体也很容易失去平衡摔倒——倘若此时再遇到潮汐返潮,后果将不堪设想。因此赶海时,无论下海置网还是收获鱼虾都必须加快速度,争取时间尽快出海。

  当然更多的是村里的大姑娘、小媳妇儿带着红色的头巾,把脸保护得严严实实的女子蹲在海滩上,嘻嘻哈哈地聊着天。她们的脸是黝黑的,皱纹也爬上了眼角,可是却给人一种惊艳的感觉。

  大家之所以裹着清一色的红头巾,一方面是为了遮挡烈日,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安全起见。让赶海的女子们一般选择在退潮时到滩涂上作业,红色的头巾让她们在灰黑色的滩涂上特别显眼,有时候因太投入而错过时间,好互相提醒,发生危险了,也方便营救。

  收获最多的是是海胆,其次是小咕噜,就是小海螺,当然还有珍贵的海参和鲍鱼,这个可遇不可求哦!

  田螺大小的小咕噜,煮熟了,用牙签或者曲别针一挑,里面的肉就出来了,再蘸点醋,美味也就无敌了。

  正如遍身罗绮者,不是养蚕人。捕鱼的没鱼吃。她们挖回来的海蛎一般都舍不得自己吃,买给海产品收购站,得到可怜的钱财,贴补家用。

  潮起潮落,雕刻刀一样的海风和海浪,不仅为世人精心雕琢出了一个仙境般的海岸,并“点石成金”,给予了人民建造彩色“石头城堡”的智慧和灵感,而且还在朦胧梦幻的落日余晖里,让潮水给赶海的人们带来了希望和惊喜……

  海冰伴随着慵懒的海浪缓缓地移动着,似乎冰水刚一凝固,小小的涟漪就将他轻轻地推开,海风不是很冷,三人静静地站在海岸上,看着冬日里的大海就显得更加苍茫和辽远;冰封大海,浮冰随波涟漪。曾经的波涛汹涌如同时间被凝固,向海中心蔓延。

  “可以上去走走吗?”红缨跃跃欲试道。

  “小心点儿,踩大块的浮冰。”丁海杏面对着她一字一句地说道,可以很清楚看清她的口型。

  “知道。”红缨笑着重重的点头。

  丁海杏抓着她的手,让她蹦到了浮冰上面,脚下发出噼啪冰层断裂的声音,由于红缨听不见,她还挺高兴的,但是却把战常胜给吓的不轻,一直叫唤,“回来,回来。”

  红缨朝他们嫣然一笑,松开丁海杏的手,却大着胆子继续试探的朝前走,有时候感觉站的不稳,象在船上一样左右晃悠……

  他们这边害怕的冰面破裂,心惊胆战的,红缨那边高兴的哈哈大笑。

  战常胜看着她笑容明媚,开朗的样子,真是喜上眉梢,简直与来学院之前判若两人。

  “随她玩儿吧!反正有我们看着呢!”丁海杏勾起唇角,露出一个清浅如月的笑意。

  &&

  丁海杏和战常胜他们一走,丁爸透过窗户看着常胜的背影,这还是他认识的那个不苟言笑,惜字如金的人,目光回来看向俩儿子道,“那个……常胜在家里也这样!”

  “是啊!有过之而无不及。”丁国良笑嘻嘻地说道,“我起先也以为姐夫冷面不好相处,谁知道熟了,那真是跟亲哥似的照顾我们。”

  “嗯!办手续的时候,妹夫亲自带着我两天。”丁国栋重重地点头道。

  丁爸看着两个儿子问道,“常胜和杏儿过的怎么样?”

  这可是丁家兄弟俩临走时丁爸嘱咐的,要把看到的、听到的,回来说给他们。

  简言之他们带着任务去的。

  “爸妈,我姐可算是嫁到福窝儿里了,房子跟信上写的一样,有独立的卫生间与厨房,上厕所不用跑到房子外面。”丁国良满脸笑容地继续说道,“我姐夫对我姐好着呢!做饭时间还和我姐一起进厨房,我姐夫是主厨,我姐是打下手的。”

  “什么?什么?”

  丁妈顿时不悦道,“杏儿这丫头,怎么能让常胜做饭呢!”

  “不止呢!有时妹夫还洗衣服呢!”丁国栋皱着眉头道,“就连杏儿洗碗,还叮嘱她用热水。”

  “这怎么能行?”丁爸拍着炕桌道,指着丁妈道,“等杏儿回来给我好好的给杏儿说道、说道,怎么能让常胜洗衣服、做饭呢!她干什么?还要她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