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321章 相见欢
  杏花坡临海,终年风大浪大,普通的建筑材料根本不耐“折腾”。于是当地人就地取材,利用山上丰富的花岗岩作为建筑材料:他们先将石头加工成大小不一的方形石块砌成房屋主体,石屋的屋顶呈“人”字形,不留风雨檐;然后再用拱形瓦片铺盖,并在上面压上数不清的巨石以防大风掀瓦。

  “我好想听见海浪的声音了。”战常胜惊讶道。

  “清晨看日出,傍晚听涛声;可见农家耕作,可听燕雀呢喃。”丁国栋嘿嘿一笑道。

  “等会儿带你进村子参观一下。”丁海杏看着他面色柔和地说道。

  “爸妈我们回来了。”丁国良站在院子中间扯开嗓门大喊道。

  叮叮当当一阵响动,丁爸、丁妈还有应解放,从屋里跑了出来,惊讶道,“你们咋回来了。”待看见站在院子里的丁海杏和常胜就更震惊了,“杏儿、常胜、你……你们……”

  “不希望看到我们吗?”丁海杏笑意盈盈地看着丁爸、丁妈道。

  “当然不是,只是怕你们忙?”丁妈立马说道,“快进来,快进来,外面冷。”

  丁妈推着丁海杏和战常胜就进了东里间,“快脱鞋上炕,暖和、暖和。”

  “国栋去把炕烧热点儿。”丁爸嘱咐道。

  “哎!”丁国栋把手里的包袱放在了堂屋的八仙桌上,然后蹲在灶前开始烧火。

  丁爸挑开帘子,进了东里间看着已经爬到炕上的战常胜他们道,“别起来,别起来。”说着脱鞋上炕。

  丁海杏和战常胜、红缨盘腿坐在炕上,脱掉了身上的外罩,与帽子。

  丁妈坐在炕沿上看着他们三个道,“杏儿、常胜、让妈好好看看,嗯!这脸都白了,人也胖了。”目光落在了红缨身上道,“咱家红缨长高了。”

  “都捂白了,天寒地冻的也不好出去。”丁海杏笑了笑道,“妈您的气色也不错。”

  “你说你们回来怎么也不给家里吱一声,好让你爸赶着骡车去接你。”丁爸数落他们道,“走回来的,让红缨也跟着受累。”

  “妈,没有,我们一下车就遇上了下河村的,他赶着马车回来,正好捎我们一程。”丁国良赶紧说道。

  “都没累着。”丁海杏笑着说道。

  “饿不饿,妈给你们做点儿吃的。”丁妈起身道。

  “妈,不慌,不慌,我们都不饿。”战常胜看着她说道。

  “你们不饿,红缨能不饿?”丁妈看着他们道。

  “姥姥,我不饿。”红缨突然出声道。

  “哎呀!妈呀,红缨你咋会说话了。”丁妈震惊地合不拢嘴,“他爸听见了没。”

  “我听见了。”丁爸指指自己的耳朵道,“又没毛病。”抬眼看着他们道,“这怎么回事?不是说不会吗?”

  战常胜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丁爸、丁妈恍然道,“这真是天大的好消息。”

  “等一下,不是说听不见吗?她怎么能知道我在说什么?”丁妈好奇地问道,“这接话接的太顺溜了。”

  “唇语,根据你的口型,‘听’出来的。”丁海杏解释道。

  “还有这种办法?”丁妈惊讶道。

  “简单的可以,太长了红缨还不行。”丁海杏笑了笑道。

  丁妈看着红缨一字一句地问道,“中午吃面条如何?”

  红缨复述了一遍,点头道,“接风面。”

  “哎呀!红缨还知道这个。”丁爸笑看着丁妈道,“还不去做饭。”

  “姐姐、姐夫,你们都不介绍我的吗?”应解放可怜兮兮地说道。

  “哦!这是姑姑的儿子,我表弟,应解放。”丁海杏赶紧说道,“怠慢解放了,抱歉、抱歉。”

  “好,我去做手擀面。”丁妈起身道,“解放来坐这儿。”将解放摁在了炕上,转身去了外面。

  “你们回来,国栋不上班?还是事情没办好。”丁爸担心地问道。

  “爸,您自己问我哥。”丁海杏指指挑开帘子进来的丁国栋道。

  “大哥,坐这儿。”应解放脱鞋,挪挪位置道。

  丁国栋一欠身,坐在了炕沿上道,“爸,手续已经办好了,户口和粮食关系也拿到手了,因为临近春节,所以年后上班。”

  丁国栋接着又解释了一下道,“手续办起来很麻烦的,如果不是有妹夫全程帮忙,可没这么快,学校里好多职工家属来招工的,还没办完手续,不是这个不齐,就是需要那个证明。”

  “学校放寒假,离家里又这么近,所以我们就回来了。”丁海杏补充道。

  “好好好,一家团圆了。”丁爸看着高兴地合不拢嘴道。

  “姑姑呢?”丁海杏四下张望了一下问道。

  “你不知道临近春节是你姑姑最忙的时候,晚上才能回来的。”丁爸说道。

  “对了,爸,我们来的时候,怎么听说老郝家因为娶了高官的闺女,全家鸡犬升天,都进城了。”丁海杏好奇地问道,“应该没这么快吧!”

  “桀桀……”应解放低着头发出诡异地笑声。

  “解放,你的笑的如水开似的,咕嘟、咕嘟的,这是你的杰作。”丁海杏秀眉轻轻一挑,澳门赌博网站:食指点点他道。

  “这要从头说起了,你们男婚女嫁各不相干,可是你和姐夫往家里寄这个,寄那个的,他郝长锁什么都没有,自然被村里嘲笑了。尤其大哥又马上进城当工人,他们就更着急了,曾经吹嘘着郝家又要出一个当兵的,人家新兵都结束训练都要下连队了,结果成了笑话了。”应解放眉飞色舞地说道,“本来让郝长锁他们回来抖威风一下,他郝长锁敢回来吗?会被村里人的吐沫淹死的,所以只好全家人进城,兴师问罪了。”

  “可惜啊?不能看戏。”丁海杏很遗憾地说道,随即又道,“好了,不说他们,免得扫兴。”

  “国良,你的学业怎么样?”丁爸关切地问道。

  “哦!说起这个,给我补习的景老师,那可真是不愧是大学教授,水平就是高。”丁国良说起在学校补习的事情,那是滔滔不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