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320章 顺风车
  路况太差,澳门赌博网站:丁海杏幸好是坐在前面,在汽车上一路跟坐蹦床似的,差点儿没将屁股给颠成两瓣了,晃了两个小时,终于到了县里。

  一下车丁海杏就吐了,吐的眼泪都出来了,可把战常胜给心疼坏了,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怎么样了?”将军用水壶递给她道,“给,漱漱口。”

  丁海杏漱了漱口,呼吸了一下新鲜空气,才感觉活了过来。

  “杏儿,你咋晕车了。”丁国栋担心地问道。

  “路况太差了。”丁海杏吐槽道,“我从不晕车的,也受不了了。”无声地说道,“难怪说:要想富先修路。”

  “姐,说的你好像天天坐车似的。”丁国良随口说道。

  这臭小子,耳朵那么尖干什么?丁海杏信手拈来道,“跟你姐夫坐了几天车,一点事都没有。”

  战常胜点头道,“这倒是!不过城里的路况好。”

  这事算是圆回来了。

  “走吧!”战常胜看着他们道,“我们还要走多久?”

  “二十多里路。”丁海杏轻抚额头有些烦恼道,“早知道给家里打个电报,让爸赶着骡车来接我们一下了。”

  她步行二十里完全没问题,关键还有红缨在。

  “我也没问题。”红缨根据口型判断出来道,“二十里步行。”

  “那咱走吧!”战常胜沉声说道。

  “等一下,我哥呢!”丁国良问道。

  “刚才还在啊!”战常胜的话还没说完,就看见丁国栋跟着一辆马车走了过来。

  原来丁国栋去寻摸车了,丁国栋招手道,“快点儿来上车。”进阶着介绍道,“安哥是下河村的,给收购站送完生猪正好回家,捎我们一段路。”

  “哥,这就太好了,到了下河村,离家就只有二里地了。”丁国良高兴地说道,“谢谢安哥了。”

  “不客气,不客气。快上车吧!”安哥热情爽朗的说道,“还有解放军同志呢!”

  战常胜忙道,“谢谢,真是麻烦你了。”

  “不麻烦、不麻烦,小事一桩。”安哥笑了笑道。

  战常胜扶着丁海杏上了车,然后将红缨也安顿好了,其他人各自上车,坐在了车邦上。

  丁国栋则坐在车辕上,安哥看着他们都坐好了,一甩鞭花,“嘚儿驾。”马车哒哒的走动了起来。

  “你们这是回家过年?”安哥热络地问道。

  “是啊!回家过年。”丁国栋笑着说道。

  “还是城里好啊!看人家回来,大包小包的。”安哥好生羡慕道,“你们是谁家的孩子。”

  “丁丰收是我爸!”丁国栋简单地说道。

  “哎呀!原来是丁大队长家里的孩子。”安哥自来熟道,“听说你要进城当工人了。”

  “是啊!”丁国栋心里嘀咕,咋下河村的人都知道了,准是爸那个大喇叭吵吵的满世界都知道了。

  丁国栋问道,“我不在家,俺们杏花坡有什么新鲜事没有。”

  “有,你们杏花坡的老郝家的大儿子,不是娶了大官的闺女吗?全家人进城了。”安哥笑着说道,“他那儿子真有本事。”

  丁海杏闻言不敢置信地摇摇头,这不可能,于是看向战常胜,他跟那边有联系,战常胜微微摇头,压低声音道,“这事我也不知道,不过这是不可能的,进城的手续有多复杂,你也见识过了。”

  “这倒是。”丁海杏惊讶道,不知道怎么会传出这样的消息。

  “具体的情况,回家问问爸妈就知道了。”战常胜低声说道。

  就这么一路丁国栋聊着天,掏干了安哥的家底,到了下河村。

  安哥拽紧缰绳,停下车来道,“我只能捎你们到这儿了。”

  丁海杏他们跳下车来,她从兜里掏出一把几分钱的水果糖,递给了安哥,“真是谢谢你捎我们一程,这些拿回去给孩子们甜嘴儿。”

  “这怎么好意思?”安哥婉拒道,那眼神去眼巴巴地看着丁海杏手里花花绿绿的糖纸。

  “没什么不好意思的,这不是过年嘛!拿着吧!”战常胜从丁海杏手里抓过水果糖,放在了他粗糙的手里。

  一挥手扛着行李说道,“我们走。”

  丁国良提着篮子边走边说道,“姐,看见没,地里麦子长的多好啊!”指着绿油油的田野,声音中都透着愉悦,麦苗长的好,夏收才能丰收,不用在挖野菜、啃树皮了。

  “今年连着下了两场大雪,期盼着明年也能风调雨顺。”丁国栋抬起头看着湛蓝的天空道。

  一行人走在山路上,边走边聊,很快远远的看见村口的牌坊,“瞧!姐夫,这就是我说的牌坊,够高、够大吧!”

  “嗯!”战常胜点点头道。

  丁海杏看着眼前的牌坊,四柱三门三重檐、五滴水、三开间牌楼式大理石仿木结构建筑。

  牌坊的气势雄伟、雕刻精美的石牌坊,其蕴藏的寓意和海边浓郁、奇特的文化氛围,身临其境中,一种恍若隔世之感浸透着人们的身心。可惜丁海杏听说在破四旧的时候首当其冲被毁了。

  牌坊很有气势,上面的雕刻工艺精致、用石独特讲究,牌坊上刻写的文字、图案颇具深刻的思想内涵、高深的文化和生活哲理。上面都雕刻着栩栩如生的人物、花鸟、动植物等图案,图案造型讲究,雕工精美。

  穿过牌坊就是石板路,青石铺就的,用大大小小、宽厚不一的条石铺成。岁月沧桑,路人的脚板将原本粗糙不平的条石磨得光光溜溜,呈现出种种印迹花纹。

  在水泥还没有传入种花的时候,这种青石板是城镇道路建设的主要材料。

  与江南水乡的石板小巷相比,这里的石铺大道显得粗犷却不失韵味。无法想象道路铺建的场景,然而却未必比“愚公移山”逊色。

  穿过牌坊走在青石板路上,路边零落地散着独户人家,“这是入户专道。”

  丁家就在村口,所以拐进入户专道,径直朝前走去,就是丁家了。石台阶通向石大门,便进入石头小院。

  因为穷,所以房子是就地取材,用山上五颜六色的的石头砌成的,可是谁知道却成就了这么一番美丽的景色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