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319章 回娘家
  “沾……”郝母脸色不善,澳门赌博网站:郝父拦着她道,“沾什么光啊?他是国家的人,俺咋能沾国家的光呢!”随后悻悻一笑道,“我们不拖累,不拖累儿子。”

  “看你们这架势我还以为不回来呢!”

  郝母这脸上趾高气昂的笑容有些挂不住,郝父虎着脸直接拉着她道,“还不快走,误了车子。”

  出了村子郝父就黑着脸看着郝母道,“到底有没有脑子,那些是什么?是闲汉,就是等着看咱家的笑话的,你还搭理他们,他们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

  “我哪里不知道他们是村里有名的大喇叭,这不让他们宣扬一下我们要进城,也让他村里人看看,咱家翻身做住人了。”郝母微微扬起下巴,骄傲地说道,“别再后面说咱的闲话。”

  “你那脑子没听出来,他们是在奚落我们,还想着利用他们,别把咱给坑了就中。”郝父看着不争气地她道,“以后别乱说话中不!”

  “哦!”郝母一脸委屈地说道,我还不是为了家里好。

  郝父目光一一看向铜锁他们三个孩子道,“你们也是,到了城里更得谨言慎行,别让你嫂子笑话咱们,给你哥丢脸。”

  “知道了,爸!”三人齐齐点头道。

  郝铜锁赶紧说道,“爸咱赶紧走吧!误了车,可就赶不上了。”

  “走走走!”

  &&

  郝家人进城,丁海杏他们则收拾好东西,在腊月二十七这一天回杏花坡过年。

  一家人都大包小包的,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只鸭,这身上没有小娃娃,却扛着一条‘野猪’的后腿,还有那二十斤富强粉又提溜了回来。

  还有丁海杏的喜被也背了回去,他们回家,家里的被子肯定不够,正好回去盖。

  由于是长途汽车站的始发车,所以丁海杏他们上车就有座。不过这寒冬腊月,那汽车,可真是破旧,四面透风,有扇窗户甚至是用油纸布糊着的,呼呼啦啦作响。

  “杏儿冷不冷!”战常胜怎么也没想到坐了一辆这破汽车。

  实在是没得选,来往市里来往县城只有这一辆车,上午去,下午回,爱坐不坐。

  “还行,我不怕冷!”丁海杏可是非常喜欢冷。

  “红缨,冷吗?”战常胜看着他身后的闺女道。

  只露着一双眼睛的红缨看着战常胜的口型回道,“我不冷!我穿的厚,妈还给我准备了个热水瓶。”

  怕冻着红缨了,丁海杏用输液瓶,灌了一瓶热水,让她揣在怀里。

  “还说不冷!”战常胜视线回来抓着丁海杏的手道,“看这手冰的,怎么知道给红缨弄热水瓶,不知道给自己弄一个。”

  战常胜也顾不得在外面了,抓着她的手使劲儿的搓,放在嘴边哈气,最后干脆解开大衣扣子,将她的双手揣在自己的胸口。

  “让别人看见?”丁海杏横了他一眼,娇嗔道。

  “我们坐在最前面,没人看见。”战常胜压低声音道。

  “姐,我们看不见。”丁国良身体前倾靠在他们的后背上小声地嘀咕道。

  “臭小子,回去让景老师给你加课。”丁海杏头也不回地说道。

  “杏儿,杏花坡什么样?”战常胜随意地问道,聊聊天,也打发下时间。

  丁国良立马介绍道,“我们老家是个山村,三面环山,一面靠海。”

  “为什么叫杏花坡,是因为杏林的缘故。”战常胜又问道。

  “对啊!”丁海杏一脸迷醉地说道,“斜雨飞燕杏花坡。每到春天那漫山遍野的杏花。”

  “那景色一定特美。”战常胜悠悠然地说道。

  “那当然了。”丁国良吹嘘道,“那满枝满树的杏花,粉嘟嘟,红艳艳,召来成群结伙的蜂蝶繁荣着花事,远远望去,象缠绵的云,象飘渺的锦。杏树间、向阳处,尖尖的嫩草悄悄拱露出地面,地面一片淡绿,头顶一片艳红,可是当地著名的一景。”兴致高昂地描绘着春天的美景。

  丁海杏闻言脑中回忆起记忆中的杏花坡,却是景色迷人,仿佛能闻见杏花的味道。

  可惜景色美则美矣,饭都吃不饱,让人无心也无力欣赏。

  丁国良兴致勃勃地继续介绍道,“而且我们村入口处,还有一座不知建于何年何代的石牌坊,虽然经过多少代风吹雨淋,洁白的大理石雕琢依旧古香古色,高大巍峨,为杏花坡增添了不尽的壮美。我们小的时候,时常在那里玩耍,每到傍晚的时候,和几个要好的伙伴拿上弹弓,砍刀,背上草筐,扛着柴筢,到这里来拾柴拔草,因为这里不远处的河滩上柴多草厚,半响工夫就可以把筐弄满,然后,便到杏树下松软的沙地上,尽情地戏闹玩耍。曾爬上牌坊前那对不知名的兽类的头顶,仔细观看精细的飞禽走兽,人形字迹,也曾读那对令人费解的楹联,“上联是::惟一惟精,巧思不匮,下联是:至仁至善,明德长馨,我那时候胆子大,还敢在飞梁上走个来回,那提心吊胆的情景叫人不寒而栗。

  站在牌坊上,可看到杏花坡的全貌,向东可看到湛蓝的大海,向西是黑黝黝的连绵不断的山。爬上牌坊可以望云,可以看花,可以看海听风,玩累了,便跑到前边不远的一眼水井前喝水。这是一个很大的水井,井台旁长满了薄菏、篙蓬、金针等绿草,爬到井边可以看到井中游动的蛤蛙、水蛇,渴极了不管这些,用草筐上的绳子,系上半个掏空的葫芦,一桶提上,几个人解渴。下海逮鱼,上树掏鸟蛋直到西天上扬起红彤彤晚霞,几个人才嘻嘻哈哈满载而归。”

  “当然回家少不了挨打。”丁海杏不客气地说道。

  “满载而归还挨打?”战常胜一拍额头道,“裤子磨坏了。”

  “看来姐夫是同道中人。”丁国良嘿嘿一笑道,“解了馋,就得光着屁股了,如我妈所说:顾头不顾腚。”

  “哈哈……”同车的人也笑了起来,大家深有同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