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317章 ‘吓唬’
  “施肥!”童雪飞快地说道。

  “我当什么呢?”郝长锁闻言眼睛滴溜溜一转道,“这庄稼一枝花,全靠粪当家。这有啥子,这时候全村的老少爷们都要齐上阵,给杏树……”

  童雪捶着他的胳膊道,“你还说,恶不恶心。”

  “好好好!我不说,可是这时候你去杏花坡,可看不到杏花微雨湿轻绡的场面,看到的都是糙老爷们施肥的情景。”

  童雪在脑子里光是想象那场面,就胃里翻腾,恶心的慌。

  郝长锁轻拍着她的后背,嘴角微微的翘起,嘴上却是担心地说道,“没事吧?”

  “那么诗情画意的画面,让你给破坏了。”童雪抬眼娇嗔地怪他道。

  “这我可不是破坏,我说的是实话。”郝长锁大呼冤枉道。

  “你还说。”童雪伸手捏着他的嘴道,“不许再说那恶心人的玩意儿。”

  被捏住嘴无法出声的郝长锁只好点头,心里却腹诽:真是矫情,你吃的那样东西不是大粪浇灌出来的。

  郝长锁指指她的手,“哦!”童雪放下手来,看着他嘴边一圈白粉笔,“哈哈……”

  “你笑什么?”郝长锁被她给笑的莫名其妙的,看向她手上残留的粉笔末,跑到脸盆架边上,看着盆架上镶嵌的镜子,自己的嘴唇上下都是粉笔,立马弯腰掬水洗了洗嘴唇,拿着毛巾擦了擦,又挂在了脸盆架上。

  郝长锁重新坐回床上时,童雪还笑的花枝招展的。

  “你还笑!”郝长锁自己也笑了起来,两人笑够了,他接着说道,“小雪,你要跟我回杏花坡,要心里有准备。”

  “准备什么?”童雪满脸笑意地说道。

  “杏花坡虽然依山傍海,是个破落的渔村,我们家住的是低矮的石头房子,连灯都没有,还点着煤油灯。你这么爱干净,两三天就要洗澡,我们那里别说洗澡了,吃的水都不方便。吃的井水浑浊的很,到夏天还有虫子呢!”郝长锁柔声细语地说道。

  “你不会在危言耸听吧!”童雪瞪大眼睛看着他不敢置信道。

  “我没有丝毫的贬低,是真的很穷。”郝长锁叹息道。

  “可我在郊区?”童雪满脸疑惑地看着他道。

  “挨着城市边的郊区自然好了,你到京城的郊区,那三环外比有些城市还好呢!”郝长锁提高声音煞有介事地说道。

  “这倒是真的。”童雪点点头道。

  郝长锁继续说道,“我们过年假就那么两天,来回挤火车也不方便。你不是总问我怎么不提老家呢!实在是羞于启齿,澳门赌博网站:事到如今,为了不让你受苦我不得不说了,俺家那里是真穷啊!衣食住行样样不方便,走路全靠腿,吃的是野菜团子,比我们连队食堂的饭,还难吃,这住吧!咱们回去了连一床像样的被子都没有,没有暖气,夜里冻的瑟瑟发抖!”

  童雪闻言感觉寒气逼人,冻着骨头了。

  郝长锁不遗余力地又道,“咱们回去连个像样的床都没有,说不定还得住在牲口棚里,那里面还有跳蚤啥的,像你这细皮嫩肉的,把你咬坏了怎么办?村里家家三、五只养鸡、或者养官猪,这鸡屎、猪粪味儿,弄的村里都是味儿。最主要的是没有抽水马桶,厕所都是旱厕,为了多攒肥料,池子都挖的都特别的深,一人多高,这上厕所一个不慎都能掉下去。”知道她不听恶心的词,他绞尽脑汁避免着。

  就这也引起童雪的不适,却心疼地看着他道,“好在你出来了,以后咱都不回去了。”

  郝长锁闻言心里长出一口气,终于劝住她了。他是真不能回去,回到杏花坡用脚趾头想肯定倒霉是他,他现在在杏花坡那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打死也不能回去,所以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让家里人来城里过年,最稳妥。

  当兵的名额没有了,回去也没法子像爸妈交代,让他们过年来,哄的他们开心了,这件事也就过去了。

  所以上半场结束了,下半场就是说服童雪让爸妈他们一家子进城。

  童雪看着他犹豫道,“那怎么给家里回信?”

  郝长锁张嘴又合上,面色纠结一脸的苦恼,童雪急脾气地说道,“有什么话就说,吞吞吐吐地像什么男人。”

  郝长锁把心一横道,“我想让他们进城来过年,也让家里人也认认你这个嫂子,你也认认他们,也想着进城来开开眼界,我自从当兵后,就再也没回家过年。”

  童雪闻言头皮发毛,可是让她回去,只是听听就已经恶心的想吐了,却犹豫道,“等等,那你让他们都来了,都住哪儿,这么小的屋子肯定住不下,也没那么大的锅,怎么做饭啊?这可都是事?”想想身上的跳蚤虱子,“咱也没那么多被子啊!”

  郝长锁闻言眼底闪过一抹亮光,再接再厉道,“这我都想好了,绝对不会打扰咱的生活的。”笑了笑道,“连队有探亲家属来的有房子,那里的东西齐全,他们住到那儿不就好了。吃饭咱就到食堂去,家里也不用开火。”郝长锁满脸笑容地拿出自己的办法道,挠着头道,“我这信揣在心里两天,我才想出这么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话落偷偷地瞥了她一眼,哀声连连,“小雪,你说这样行不行。”接着又道,“如果不行的话,咱们就回去。”

  “咦!”童雪果断地摇头现在要回乡下去住几天,真是要命。

  两害相权取其轻,而且答应了好好当兵的事又黄了,童雪这心里总觉的对不住他们,晚辈应该去拜见长辈的,可是……犹豫了一下,童雪最终开口道,“那就写信让他们来吧!”

  郝长锁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心里的小人是狂跳舞,这一仗打的漂亮,声东击西,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啊!

  &*&

  郝长锁立马给家里写信让他们进城来过年,并附上火车票钱,让郝家人进城来。

  “爸、妈,我哥来信了,来信了。”郝铜锁挥舞着信一溜烟的跑进来,高兴地说道。

  “快,快打开看看,你哥信里说的什么?”郝母激动地说道,信寄出去好五六天了,都不见来信,她猴急火燎,这嘴上都起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