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314章 不用功教都不行
  “中午咱们吃什么?”战常胜看着在厨房里忙活的丁海杏道。

  “你想吃什么?”丁海杏头也不回地反问道。

  战常胜随即征求她的意见道,澳门赌博网站:“擀面条好了,面条我来擀,你做卤。”

  “好!”丁海杏蒸好的海参蒸蛋端了出去,“哥,先垫垫肚子。”

  然后又分别端给了大家,一人一个鸡蛋一小碗,没几口就吃完了。

  海参蒸蛋的做法很简单,如往常一般蒸鸡蛋羹,熟了之后,将发好,又切好的海参粒撒在鸡蛋羹里,加上香葱,香油,调味即可。

  这样吃营养丰富,做法还简单。

  “嗯!好吃!”战常胜朝丁海杏竖起大拇指道。

  红缨举双手竖起大拇指,真是好吃的能吞掉舌头。

  海参本身没什么味道,怎么做都可以,这反倒成了烹饪手艺的试金石。越简单的菜式,越考校厨师的手艺。

  有人说:“最先吃海参的人,肯定要有很大的勇气。”像生锈了一样红红的、长着肉刺的小型海参,是其丑怪同类中的丑怪,而且非常腥臭。不过,这种海参却是营养价值最高的。

  清代大饮食家的代表人物文人袁枚在文中写道,用颜色相近的香菇、木耳等与海参搭配,风味甚佳。

  可是现在丁海杏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有香菇与木耳。

  “这样吃鸡蛋,会不会把你们的量吃完啊!”丁国栋担心道。

  丁海杏看着他摇头轻笑道,“呵呵!你还真是操心地命。”

  “这是红缨捡的鸟蛋,所以不再定量范围内,大舅子可以放心的吃。”战常胜面带笑容道,“说起来咱家红缨可是很幸运,每次去海边总能在芦苇荡里捡到鸟蛋。”

  “是吗?”丁国良惊讶道。

  “嗯!”丁海杏重重地点头,而垂下头的那一刻嘴角泛起一丝笑意,这个幸运星红缨还得继续带着。

  &*&

  丁国良一走,洪雪荔钻进书房就问道,“孩子的资质如何?”

  “很好,可惜被糟蹋了。”景海林惋惜道,不过又突然笑了起来道,“幸好遇到了我。”

  “哦!你的评价好高。”洪雪荔惊讶道,“可是我看这卷子做的一塌糊涂。”

  “找不对方法事倍功半,找对了方法,事半功倍。”景海林和蔼地说道。

  “好了,不打扰你了。”洪雪荔出了书房,手里多了个冷掉的茶缸,又倒了些热水,送进了书房。

  &*&

  到了下午四点丁国良准时出现了景海林的书房,这一次手里除了手里的书,还多了半瓶蜂蜜和海参。

  “这个我不能收,实在太贵重了。”景海林看着书桌上的十个海参道。

  “老师,您一定得收下,这算是束脩吧!而且你每天那么耗费精力,得补补!不然身体哪里吃的消。”丁国良积极游说道。

  “那也不成。”景海林说什么都不收。

  丁国良干脆直接抱着书道,“既然老师不收,那么我也不好意思跟着你学。”

  “你这孩子,哪能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景海林生气地看着他道。

  丁国良也固执地双眸一瞬不瞬地看着他,充分表达自己的坚持。

  遇见如此无赖,最终景海林败下阵来,“好了,好了,我收一半,剩下的你拿回去,这也是我的坚持。”

  双方各退一步,景海林又开始了给他补课,一直到了吃晚饭时间,丁国栋才依依不舍地抱着书本离开了。

  孩子走了,景海林却坐在书桌前,看着眼前的海参,苦笑一声……

  “孩子他爸,吃饭了。”洪雪荔推开门道,“呀!这是什么?”她愣愣地说道,“海参,你哪儿来的,我正想着跟对门套套近乎,换点儿东西给你补身体呢!你放假比不放假还累。”

  时不时地看着丁海杏从海里钓上来,大鱼、小鱼,虽然回来时遮遮掩掩的,但住在她家对门,还是能寻到蛛丝马迹的。她只是不好意思开口。

  “国良拿来的。”景海林叹声道,“这下子想不下功夫教他都不行,不考上大学都不行啊!我算是被架在火上了。”

  “你不是说他的资质可以吗?”洪雪荔轻松道,“你就教呗!”随后又道,“你实在没时间了,不还有我呢!我来辅导他。孩子又不笨,我就不相信咱俩不能送他上大学。”

  “只有这样了。”景海林起身道,“走我们吃饭去。”

  洪雪荔心里想着这海参怎么做,才能给他补身子。

  &*&

  体检合格,工作还没下来,所以丁国栋这些天就跟着丁海杏去海边淘宝。

  有丁海杏在,还真是让丁国栋淘到不少好东西。

  “杏儿,这大冬天的真是奇怪,怎么能抓到它们的。”丁国栋满脸疑惑道。

  “谁管它呢?有咱就抓呗!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丁海杏随即就道。

  “这还用说。”丁国栋甩开膀子,捞得不亦乐乎。

  两天后,招工的人从四面八方都来了,进行一个简单的测试,谁的文化水平合格就进校办工厂,不合格的就进后勤基地参加农业种植。

  随后战常胜亲自带着丁国栋去派出所办户口,人事局,劳资部门办理相关的粮食关系等一系列的手续。

  整整又跑了两天,期间丁国栋还回家从公社开了迁移证。

  战常胜坐在沙发上长吁一口气道,“终于办完了。”

  “大功臣,来喝口水。”丁海杏端着茶缸递给战常胜道。

  “幸亏妹夫这身军装,不然的话,人家能让咱开这个证明,那个证明的,真是难为死人了。”丁国栋心有余悸道。

  “只这样奖励功臣是不是太不够意思了。”战常胜黑黝黝地双眸紧紧地盯着丁海杏道,茶几下偷偷的抓着丁海杏的手,挠挠手心。

  “我姐给姐夫你准备了一大桌子好菜。”丁国良立马表功道。

  这家伙,“保证你吃吃饱可以了吧!”丁海杏一语双关道。

  有丁家兄弟在,他们俩夫妻生活不能尽兴,让他好不郁闷。

  “对了,上面说了什么时候工作吗?这马上要过年了。”丁海杏看着他问道。

  “哦!年后工作。”战常胜看着她道,“也不差这两天了,正好陪你们回家过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