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312章 鼓励
  丁海杏知道酸菜鱼一般都用新鲜淡水鱼,如墨鱼,泥腥味大,鲜味不足,需要在烹饪的过程中,巧用调味料,才会烹出好味道。

  “不是清蒸就是清炖早就吃腻了,咱们也换换口味。”战常胜笑了笑道,“大舅子也尝尝我的手艺。”

  丁国栋卷起袖子道,“我能干什么?”

  丁海杏看出来了,他哥那就是闲不住,干脆说道,“你拿着剪刀,去客厅剪些蒜苗过来。”

  丁海杏直接拉着他去了客厅靠在窗户下,长的非常齐整的蒜苗,为萧瑟的冬季增添了一抹鲜亮的绿色。

  丁国栋蹲在盒子前,眼睛闪闪发亮道,“这大冬天也能长出来。”

  “事实摆在眼前不是吗?”丁海杏看着他道,“只要有合适的水、温度、土壤,种子就能发芽。”

  “这蒜苗长的真好。”丁国栋长满老茧的手颤巍巍地轻轻地抚摸着绿绿的蒜苗。

  “就是太少了,只能做配菜。”丁海杏略微遗憾道,拍拍他的肩头道,“快点儿剪几棵,做配菜。”

  丁国栋麻溜地剪了五棵长的最粗的蒜苗,择好后,放在了厨房,“接下来干什么?”

  丁海杏看着闲不住的他道,“大哥跟我去食堂打馒头去,顺便也参观一下。”

  “对,跟杏儿转转去。”战常胜悠悠然笑道,“小米粥我看着呢!到时候端锅。”

  丁海杏拿上饭票和装馒头的布袋子和丁国栋就出了家门,带着丁国栋在校园里转了圈,才去了食堂。

  买完馒头走在回家的路上,丁海杏看着他笑道,“馋不馋啊?”

  “这大学的伙食真好,馋死我了。”丁国栋夸张地还抹了抹嘴。

  “挨着海边,缺不了吃的。”丁海杏看着他道,“以后咱们兄妹挨的近了,到星期天就来家里改善伙食。”继续说道,“别急着拒绝,看看食堂里饭菜便宜的,你也知道我的抓鱼技术。”

  “行!”丁国栋被她给说的无从拒绝。

  兄妹俩边说边笑的回到了家,小米粥已经熬好了,酸菜鱼已经让战常胜给做上了。

  待鱼肉的鲜味熬出来,汤汁发白,撒上香葱、蒜苗,就出锅了。

  由于鱼已经片成了薄片,所以很好熟的,很快晚餐就端上桌了,丁海杏又将自己腌制的辣白菜和酱萝卜端上来。

  “姐,这菜真是你腌的。”丁国良惊讶道。

  “当然!”

  “这个我可以作证。”战常胜说道。

  丁国良竖起大拇指赞道,“有咱妈的水平。”

  “这酸菜鱼也好吃,鱼肉细腻,汤汁鲜美,酸辣的滋味特别的开胃。”丁国栋砸吧着嘴道。

  “好吃,你们就多吃点儿。不要客气。”战常胜热情地招呼他们道。

  “怎么样,你做的卷子如何了?”丁海杏夹了块鱼肉放在他的碗里道,“都会吗?”

  “嗯!这个,那个……”丁国良垂头丧气道。

  “看样子不太理想,很打击自信是不是!”丁海杏一脸庆幸道,“幸好让你来了。”

  “我本来还信心十足呢!能考上大学,结果被打的七零八落的。”丁国良言语失落道。

  “小舅子,这不正好补回来吗?”战常胜鼓励他道,“好好跟着景老师学,他可是大知识分子。”

  “对,妹夫说的对,不会就问,咱跟着他好好的学。”丁国栋拍着他的肩头道。

  下午的看他做卷子,还以为都会呢!闹了半天是都不会啊!

  “好在还有时间!”丁海杏看着他,认真地说道,“像你姐夫说的,咱们补回来。”接着又道,“那些题还是要做完,别管分数,景老师只是摸摸底儿,好知道从哪里开始辅导你。不会也没关系,咱就是来学的,明白吗?”

  “嗯!”丁国良被他们言语间鼓励瞬间就又恢复了信心,“我会努力的。”

  吃完饭,丁国良忙着进屋写卷子去了,红缨像往常一样收拾碗筷,丁国栋也抢着收拾。

  “哥,你抹桌子,拖地。”丁海杏直接说道,省的他们两争抢,打架。

  丁国栋将罗好的碗,交给了红缨,目光看向丁海杏道,“用什么抹布?”

  “我给你拿。”丁海杏从厨房里拿出一块抹布递给了他。

  丁国栋麻溜地将餐桌擦了一下,吃饭时大家尽量不把饭菜掉在桌上,即使掉上去,也都扭着吃了。

  所以为了不吃掉在桌上的饭菜,都学乖了。

  丁国栋擦完桌子,又去厕所拿出两个拖把问道,“哪一个拖客厅的地。”

  战常胜挑眉道,“这是谁告诉你的。”

  “国良专门把注意事项一一说了。”丁国栋莞尔一笑道,“杏儿就是这么啰嗦,一样用有什么差别。反正我看不出来。”看着杏儿溜圆的眼睛,撅着小嘴,立马说道,“不过我知道到什么山上,唱什么歌。”

  “算大哥识相。”丁海杏食指蹭蹭挺翘地鼻尖道,看着红缨洗好碗筷,又将厨房收拾干净,便招手道,“过来,我开始纠正你的发音。”

  两人坐在客厅内,红缨每说一个字或者词、简单的短语,丁海杏针对她的发音开始纠正。

  幸好红缨上了小学,会拼音,自然也就会音调,这样纠正起来也简单,不然还真不知道该怎么下手。

  而丁国栋拿着拖把将屋里的地面统统拖了一遍才罢手,洗干净手,坐在沙发上看她们俩教学。

  “哥,来的正好!”丁海杏将手里的小本本递给了丁国栋,上面记载了一些简单的词汇,口型幅度较大。

  “你给我这个干什么?”丁国栋不解地说道。

  “你来念,我们红缨‘听’!”丁海杏笑着说道。

  “这能行吗?”丁国栋迟疑地看着丁海杏道。

  “这能行吗?”红缨看着他的嘴型一字不差地念了出来。

  丁国栋瞪着铜铃般的大眼,不敢置信地看着红缨,澳门赌博网站:指着道,“杏儿,她……这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丁海杏笑眯眯地说道,“事实不是摆在眼前了吗?”

  有这种结果,那是红缨苦练的结果,不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突飞猛进。

  丁国栋来了精神,认真地读小本本上的词语与习惯用语。

  红缨看着口型都能准确地说出来,是有些词语语调不对,丁海杏及时的纠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