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310章 生活态度
  “哦!是谁说的,婚前要坦诚相待的,怎么某人却口是心非了。”丁海杏秀眉轻挑,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道。

  “这不是普通的礼物,澳门赌博网站:俗话说陆有人参,海有人参,海参同人参、燕窝、鱼翅齐名,是世界八大珍品之一。海参不仅是珍贵的食品,也是名贵的药材。”战常胜坦白地说道,“看你在冷呵呵的大冬天,顶风冒雪的干的那么辛苦,我怎么能不征求你的同意,就随便送人呢!”

  这话说的真是听得丁海杏浑身如泡在蜜罐里似的,甜的冒泡。

  忽然丁海杏低垂着头小声地说道,“那个,你怎么会想起让博达爸爸给小弟补习功课的,你不是说不要牵扯太深吗?”

  “这不是你的意思?”战常胜眸光深邃,声音感性而温和地说道。

  丁海杏猛地抬头看着他道,“你怎么会知道的。”

  “如果这还看不出来,还怎么当人家枕边人。”战常胜微微扬起下巴臭屁地说道。

  “你不怕吗?”丁海杏担心地看着他道。

  “我有什么好怕的。”战常胜拍拍她的手道,“他们为了一个招工名额都快把景家的门给敲破了,还有什么脸说我。我这可是师夷长技以制夷耶!”朝丁海杏俏皮地眨眨眼。

  战常胜端起茶缸轻轻抿了一口,清淡地又道,“教员的教学水平我摸过底儿,有的亲自去听过课,找来找去,还就姓景的合适。学校里对于他的身份晦如莫深,可我不得不承认,他这肚子里真有学问。想让小舅子考上大学,自然得找一个名师吧!名师才能出高徒。”非常正色地又道,“我帮他看儿子,他教我小舅子,正好扯平了。”

  丁海杏听完,真是被他惊人的言论给惊掉了下巴!真是墙都不扶,就服你。

  “当然让小舅子去景家的时候避着点人。”战常胜提醒道,随后解释道,“虽然我不害怕什么?但是明摆着往枪口上撞,那就是笨了!”

  “明白,我会提醒国良的。”丁海杏点头道。

  战常胜静静地凝视着她道,“有一句话不知道当问不当问?”

  “问吧?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丁海杏清澈如秋水般的双眸看着他,夸张地重重点头道。

  “你好像不那么积极热衷与报仇!”战常胜双眸一瞬不瞬地看着她道。

  丁海杏闻言一愣,话题转的太快,随即笑道,“我不会为了报仇而放弃自己的生活的。”秀眉轻挑,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道,“你怎么知道我没有报仇呢!”把老郝家在杏花坡遭遇说了一下,“我说过钝刀子割肉更痛苦,生不如死。我过的比他们好,就是对他们最大的报复。”

  战常胜闻言眉眼弯弯,伸手揉揉她的脑袋道,“很好,我非常喜欢你这种生活态度。”

  丁海杏眉眼弯弯,带着揶揄地口吻道,“还是你希望我在你的面前常提他的名字。”

  “当然不了。”战常胜话说的太快,不自在的躲避着她的目光。

  哎!男人也是口是心非,因为在乎所以就想占有她的全部,更不想因为报仇而时时刻刻的惦记他,反正很矛盾的心里,他也说不上来。

  丁海杏看着他缓缓地说道,“常胜有件事情想和你商量一下。”转移话题,不在纠缠无意义的过去。

  “说吧。”战常胜看着她道。

  “我想给隔壁送点儿海参。”丁海杏咕哝着嘴飞快地说道。

  “你说什么?”战常胜竖起眉毛道,“你给我把话说清楚了,别跟含了个热豆腐似的。”

  “说就说。”丁海杏看着他一字一句地说道,“我想给隔壁送点儿海参!”话落赶紧双手抱着自己的头。

  本来火冒三丈的战常胜看着她的动作,嘴角直抽抽,“你什么意思?我说过我不打老婆的。”

  丁海杏放下手臂,乖乖地站好。

  “看来你也知道这么做不妥,为什么还要这么做。”战常胜板着脸面无表情地看着她道。

  “这算是束脩吧!”丁海杏看着他小心翼翼地说道,“人家帮国良补课,送人家点儿好吃的不为过吧!”

  “你就不怕吓着人家!那可是海里人参,不是风干鱼。”战常胜严肃地看着她道。

  “我又没打算多送,让国良过去的时候,送五个、要不三个。”丁海杏一双小手抓着他的大手撒娇道,“行不行嘛……”

  他们是值得尊敬的人,希望他们有一个好身体,扛的住未来的风暴。

  战常胜深邃的眸光一瞬不瞬地瞅着她,她接着又道,“人家这工厂师傅收徒弟,徒弟,逢年过年还拿上礼品去探望师傅呢!”

  使出浑身解数,连撒娇都用上,战常胜还是无动于衷,丁海杏恼了,居高临下的她拍着桌子道,“这事我定了,回头我就让小弟送过去。”

  战常胜如闪电般的出手,一把抓着她的手,让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抱在了怀里。

  “你怎么这么可爱!”战常胜宠溺地看着她,重重地亲上她的脸颊。

  “喂!别动手动脚的,我哥和弟弟他们在呢!大白天的听见了,我还要不要做人。”丁海杏拍着紧紧环上自己腰身坚实有力的双臂道。

  战常胜懊恼地放开了她,“看来大舅子和小舅子都来了也不好。”

  “你留安心地学习吧!不耽误你了。”丁海杏拍拍他的脑袋俏皮地说道,“乖哦!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像哄孩子似的。

  “那我天天向上是不是有奖励啊!”战常胜黑黝黝地双眸微微一眯,紧紧地锁定着她道。

  丁海杏弯腰,双手托腮与他平视,琉璃般的双眸闪着光华道,“你想要什么奖励?”

  战常胜朝她勾勾手指,漆黑如墨的双眸直直地看着她,嘴角含着一抹微笑,低沉有力的说道,“过来,我告诉你。”

  丁海杏秋水般的双眸悠然地看着他,就看你玩儿什么把戏,欣然靠近他,“说吧!”

  战常胜贴在她的耳朵上,似情人呢喃般的说道,“我们试试那个动作如何?”

  “啊呸!”丁海杏毫不客气地啐道。

  战常胜长臂一伸,大手扣着她的后脑,重重地亲上她的樱唇。

  丁海杏气呼呼地捶着他的肩膀,这个色胚,最终却圈着他的肩膀,嘤咛出声,直到气喘吁吁才放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