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297章 表达方式
  “这是一种很难的技巧,澳门赌博网站:需要大量的练习,过程很枯燥,你必须要有耐心,有毅力,用眼睛看,学会观察。有道是: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丁海杏写下来递给她道。

  红缨重重地点头道,“明白。”

  丁海杏拿过纸笔继续写道,“要多看我们说话,每说一个词语都要结合口型这一点要记住,只要天天坚持练习就有进展;在对方说话时,要注意多观察对方说话的口型,胆子要大,不要躲避对方投来的目光,集中注意力,试着去分析口型。”

  学习唇语的时候,要同时多看一些关于人的心理学、动作学、表情学的经典书籍,以辅助她解读唇语的能力。

  以现在的环境,新华书店哪里有这些书籍,丁海杏将目光投向了对门邻居。

  留学回来的,应该听过,问问看,实在不行了,在从空间中找找,只不过这要删删减减的,很麻烦,关键得符合现在的‘国情’。

  在这样的世道下,特立独行只能死的更快。所以,既然处在这里,就的按现在的主流行为的标准来时时提醒自己。这也是丁海杏的处世哲学。

  红缨就开启了漫长的练习唇读技能的生活。

  而丁海杏和战常胜则面对着红缨耐心地讲话,让她好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们夫妻二人的口型“听“学,这是掌握唇读的必经过程。

  对于红缨失聪的时候已经会说的话,容易看懂自己会说的或过的词句,也容易看懂自己熟悉的话题。

  而对于自己不熟悉的,就对着镜子反复的练习,让坐在一旁的丁海杏帮助她纠正。

  刻苦的她有时候,练到嗓子都哑了,这让丁海杏不得不‘严厉’地批评红缨。

  “这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一口吃不成个胖子,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你已经很好了。嗓子坏了可怎么办?你在这样我可不帮助你了啊?”丁海杏双眸紧紧地盯着她威胁道。

  红缨也虚心地接受了她的批评。

  由于红缨没有听觉,所以其他四感就非常的敏觉,就如上帝关上门,就会打开一扇窗户一样。

  所以她学唇语比一般正常人有优势,听觉能力越差,对唇读的理解能力越强。

  “我回来了。”战常胜进了家门喊道。

  “我们在客厅。”丁海杏提高声音说道。

  战常胜蹬蹬走到客厅满脸笑容地说道,“看看,我给红缨找到了什么好东西。”高兴地从背后拿了出来。

  丁海杏看着书的封面说道,“海事人员专业训练唇语技巧,你哪儿来的。”

  “我在图书馆里找的,对咱红缨有帮助,我就借来了。”战常胜高兴的将书籍递给了红缨,她随意的翻看一下,真是如获至宝,“谢谢!”

  现在这丫头,说话越来越利索了。

  战常胜神秘兮兮地说道,“哎!杏儿知道这书是谁翻译的吗?”

  “对门!”丁海杏随口说道。

  “你咋知道的。”战常胜惊讶道。

  “你不是说翻译的,看你的表情,猜到的。”丁海杏温婉的一笑道,“对了,说起这个,我还想着去找对门借几本书,对红缨学唇语很有帮助。”

  “什么书,得找他借,图书馆里的书多着呢!”战常胜不太情愿地说道,已经两不相欠了不是嘛!紧接着又道,“你要什么书,我给你找。”

  “那好我要有关心理学的,动作学、表情学书籍。”丁海杏笑眯眯地看着他道。

  “这个有心理学的,可这动作学和表情学也用学习的吗?”战常胜不太理解道。

  “文字是说话用字的内容;声调包括了说话的高低音调、大小声量、快慢速度和语气;身体语言则包括了面部表情,头与身躯的姿势和手势等。”丁海杏不疾不徐地说道,“咱家红缨听不见,只能用看?可汉字的多音字有许多,同样的口型表达的意思不一样,这时候你就得看他的面部表情与动作吧!”

  人们专注于理性的学习和运用。分析、逻辑、理解文字的意思,都是左脑理性的运作,人们可以意识地做这些工作。过去忽略了的,是因为有更庞大的能力在感性右脑的一边,也就是感觉,对大局意义的掌握等能力。这些能力,隐藏在潜意识之中,对人们的影响更大。

  人与人之间的沟通,发言的一方所发出的讯息极多,但是本人意识到的只有极少部份,绝大部份都是不自觉,即是由人的潜意识控制之下而发出的。这部份包括所选用的文字,文字的组织,声调语气和经由身体所表露的大量讯息。

  接受的另一方,也是同样地只能意识上接收这些讯息的极少部份,其余的都由他的潜意识所接收。为了显示其中差距的巨大,沟通讯息的传递,在两个层面同时进行:

  意识&nbp;1%,潜意识&nbp;99%。

  意识控制的1%,传统上,人们习惯了只注意文字的意思,即是意识地去接收对方说话用字的内容、分析和理解对方文字的意思,而忽略了对方的声调和身体语言所表达的意思。

  人们更多的习惯地放在对方的文字上虽然偶然也会注意到对方的表情,但是很少回去别人说的话、所用的字、怎样说法……

  “战同志,您好!”丁海杏用不同的声调与肢体语言来重复地说这几句话。

  “感觉出来不同了吗?”丁海杏看着他问道。

  “嗯!感觉出来了,五个字,使我能感到你很尊敬我、你对我冷淡、你不高兴我、或者你卑视我等。”战常胜惊讶道,“真是以前没有感觉,让你这么一说,同样的一句话五个字,能产生这么多不同的效果,全部都是声调改变所带来的。”

  “你再来感觉一下,这句话:今天海上风高浪急,我们怎么办?”丁海杏连续说了两次,两次的声调一样,文字也是一样。第一次她的面上有笑容,双手伸出,掌心向上,手指张开,身体摇动。第二次她的面上有点紧张,双手也是伸出,但是紧握成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