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293章 度秒如年
  “好!快去吧!”景海林赶紧说道,都在这儿也显的挤,况且战教官在这儿站着,感觉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在洪雪荔离开后,景海林看着战常胜局促不安地说道,“今儿真是谢谢你了。”

  “咱能不说谢谢了,到现在你说了多少谢谢了。”战常胜神色淡然地说道,“我这也是还人情,怎么说我家红缨也是因为你儿子才开口说话的。”

  话说到这里,景海林也明白,人家不想跟他们有过多的牵扯。不过这情他可以不记,他记着就行。

  一时间有些冷场,战常胜察觉景海林的紧张与不安,“那个……你们忙吧!我……”

  战常胜的话还没说完,就听见洪雪荔急促地声音传来,“孩子爸,博达温度又上来了。”

  景海林闻言蹭的一下就跑了出去,战常胜听着炉火上传来噗噗声,原来药已经熬开了,药汁溢出来了,赶紧揭开锅盖,然后从墙上的筷子框里拿根筷子支在砂锅上,错开些,再盖上盖子。

  战常胜才转身出了厨房拐进了景博达的卧室,此时孩子的温度又上来了。

  景海林急忙问道,“怎么样?温度多少?”看着洪雪荔刚从孩子身上拿下来的体温计。

  洪雪荔将温度计对着灯光照了照道,“9度2”

  “不到40度,也没抽搐,继续物理降温,只要挨到药煎好就行了。”景海林经历了最初的慌乱冷静下来道,也许是药已经熬上了,心里有底儿了。

  “好!”洪雪荔拿起书桌上的茅台酒道。

  “也不能用酒一直擦啊!万一酒精中毒咋办?”景海林制止道。

  “你不说我都忘了这茬了。”洪雪荔担心地回头看着景博达道,“那怎么办?”

  “用凉水啊!”战常胜出声提醒道,“那自来水冰手,拿着毛巾搭在孩子的额头上。”

  “对对,用自来水。”洪雪荔疾步朝卫生间走去,“只想着尽快把温度降下来,都忘了还有老土法了。”

  “我的砂锅?”景海林想起来道,匆匆向外跑去。

  “水已经开了,我已经拿着筷子支着,错开锅盖了。”战常胜声音沉稳有力,一下子让景海林的心放到了肚子里。

  景海林扭头看着他道,“真是多谢你了。”情绪稳定了许多。

  “让让!”洪雪荔端着脸盆进来,放在书桌上,拧干毛巾,搭在了景博达的额头上。

  突如其来的冰凉,让小家伙瞬间舒服许多,安静了下来。

  三个大人喘了口气,提着的心稍稍放了下来。

  景海林则去厨房看着煎药,在这里看着儿子难受的样子,自己又无力的,这心里实在太难受了。

  索性避出去了。

  熬药要最少得有半个小时,所以这真是度日不应该说度秒如年,洪雪荔两条毛巾不停的换着给景博达搭在额头上,期间还换了一回水。

  然而这毕竟是物理降温治标不治本,最后这温度腾的一下子就上来了,来了一个强烈的反弹,人也抽搐了起来。

  “这可怎么办?怎么办?”洪雪荔搂着儿子焦急地说道。

  “我去看看药熬好了没?”战常胜疾步走到了厨房,看着景海林催促道,“时间还不到吗?”

  景海林抬起手腕看了下表道,“到了、到了。”说着赶紧去拿着碗,毛巾垫着端着砂锅将药汁倒入碗里。

  “还没好吗?”洪雪荔撕心裂肺地一直催着。

  “好了,好了。”景海林毛巾垫着药碗,小跑着跑过来,“别催了,来来赶紧喂药。”

  洪雪荔将儿子抱在怀里,景博达半倚在她的身上,拿着药碗里的小勺子,舀了一勺药汁。

  “吹吹,烫。”景海林赶紧提醒她道。

  洪雪荔赶紧吹了吹,因为着急结果劲儿太大了,一下子将药汁吹出去一大半。

  “别着急,别着急,这事急不来。”景海林赶紧劝道,“别舀了,赶紧喂吧!”

  “你别催啊!你越催,我越着急紧张。”洪雪荔拿着勺子靠近景博达殷红的嘴唇,结果孩子抽搐起来,半勺药,又洒了一多半。

  战常胜看着她那喂药费劲的样子,“我掰开他的下巴,咱们直接灌。”

  “那麻烦你了。”景海林狠下心来道。

  景海林端着药碗,洪雪荔撇着药汁,舀了药吹吹,战常胜直接上手掐开孩子的嘴,洪雪荔赶紧将药给孩子灌下去,药苦为了怕孩子吐出来,赶紧合上下颚,在喉咙处稍微一掐,只听着咕咚一声,咽了下去。

  三人通力合作,将药三下五除二给景博达灌了下去。

  不到半个小时,景博达不抽搐了,三人长出一口气。

  “行了,剩下的药明天上午再喂,估计这烧应该就退了。三副药下去,药到病除。”战常胜微凉地视线看着他们两口子淡然地一笑道,“好了,我走了。”

  “今儿真是谢谢你了。”景海林站起来道,抬起手腕看了下表道,“都三点了,真是麻烦你了。”

  “行了,别送了,你俩看着孩子吧!”战常胜挥挥手道,“我就在对门,送什么送?”

  战常胜出了景家,推开自家的门,关上房门并插上,轻手轻脚的推开卧室的门,悄悄的关上。

  脱了衣服,小心翼翼的躺床上,丁海杏闻到熟悉的味道,展开双臂,搂着他的腰,“吵醒你了。”战常胜将她搂进怀里道。

  丁海杏小声地咕哝道,“怎么样了?”

  “你的药还真灵,一碗药下去,已经不抽搐了。”战常胜幽幽然地说道。

  “那是,我是谁?”丁海杏臭屁地说道,轻轻拍着他的胸膛道,“快睡吧!折腾了半夜。”

  “睡吧!”

  &*&

  战常胜一走,景海林抱着两床被子过来,一家三口挤在了景博达的床上。

  “想什么呢?这么入迷?”景海林将被子递给她道。

  “战教官还真是面冷心热,今晚多亏他了。”洪雪荔轻笑道,“真是人不可貌相。”

  “是啊!”景海林重重地点头道,“一路上那么大的风,顶着风都骑不动,真是冷风如刀,又陪着咱们到凌晨,我真是没想到。都说远亲不如近邻,我是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

  “等儿子病好了,好好谢谢人家。”洪雪荔精致动人的脸上染上一道明媚的笑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