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289章 意义不同
  “当然没听错了,澳门赌博网站:我敢拿这种事情说笑。”战常胜对着听筒说道,“于哥,你等等,我让红缨跟你说话。”把听筒举到了段红缨面前,“对着这里说。”指着听筒的一端说。

  段红缨紧张且无助地看着他们俩,满眼的问号?我说什么?

  “叫于伯伯。”丁海杏打着手语道。

  战常胜看着她笑了笑,眼神里满是鼓励。

  段红缨对着听筒,于秋实清晰的听见听筒里传来的急促声,握着的听筒的手紧了紧。

  就听见听筒里传来沙哑地声音,“于……爸……爸!”

  丁海杏闻言黑眸轻闪,这才明白红缨刚才为何那般‘说话’,意义不同。

  声音虽然怪异,却听的清清楚楚,于秋实激动地站起来大喊道,“小芸,小芸,红缨叫我爸爸了。”

  战常胜闻言脸瞬间黑了,对着听筒忿忿不平道,“听清楚了红缨喊我爸爸,喊你加了个于,是于爸爸。”

  丁海杏看着幼稚的他,无语地摇摇头。

  “哎!红缨是咱大家的闺女,什么时候变成你的了。”于秋实也毫不示弱立马呛声道。

  得!两个幼稚鬼。

  “砰……”的一下书房的门被推开,带着围裙,手上湿漉漉的郑芸,急忙问道,“你刚才说什么?红缨会说话了。”

  “嗯!我听见了,亲耳听见的,她叫我爸爸。”于秋实赶忙招手道,“你过来。”

  郑芸快步走到书桌前,于秋实立马将听筒递给她,郑芸一抬手,看着湿乎乎的手道,“你拿好了,我听。”

  于秋实赶紧将听筒放在她的耳朵边,“喂,常胜,是我,让红缨说话。”

  “我们听见了。”战常胜弯腰对着听筒喊道,“郑姐,你听好了。”直起身来看向段红缨指着听筒道,“你说。”

  “是你郑妈妈。”丁海杏打着手语道。

  段红缨已经不在紧张了,对着听筒缓缓地说道,“郑妈妈。”

  声音虽然沙哑,但不在结结巴巴的,明显比刚说话的时候好多了。

  郑芸听的清清楚楚,稳住心神,高兴的‘哎……’了一声。

  抬头看着于秋实道,“老于,咱家红缨会说话了。”

  “是啊!想不到这么短的时间内,这就是进入新年后就有这么令人高兴的消息。”于秋实高兴地说道。

  “常胜你们等等啊?我去叫红缨的其他爸爸、妈妈来,也听听我们红缨的声音。”郑芸对着听筒说道。

  “好,我先挂了电话,十分钟后,我在打过去。”战常胜闻言说道。

  “好啊!好啊!”于秋实忙不迭地说道,挂上电话道,“走,小芸,咱们分头行动。”

  夫妻俩分头行动,将战友们找过来,大约十分钟后,电话声响,于秋实快速的拿起电话。

  “我们都来了。”于秋实说道。

  战常胜将听筒递给了红缨,然后听着电话里的声音,挨个像段红缨解释谁在听筒那头。

  段红缨挨个叫了遍,可把战常胜心疼坏了,接过她手里听筒道,“好了,好了,我家红缨刚开口说话,你们让她说那么多话嗓子不疼啊!就到这里吧!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抬眼看向她们两个打着手语道,“走走,我们吃饭去。”然后抓起装包子的布袋,出了办公室。

  被强行挂断电话的战友们,集体炸毛道,“这混小子,我们还没跟红缨说够呢!”

  “来日方长,常胜说的对,你们也让红缨喘口气。”于秋实看着他们道,满脸笑意地说道,“咱家红缨会说话了,看来常胜当初要离开这里是对的!”

  “能开口说话,以后就能说更多的话,交流就不是问题了,说不定以后还能上学呢!”男人们高兴地忘乎所以道。

  女人们闻言忍不住要泼他们冷水,可是看他们喜极而泣地样子,又忍住了。

  “别急着高兴,红缨虽然会说话了,可是耳朵依然听不见。”于秋实伤感地说道。

  一盆冷水浇下来,让男人们冷静了下来。

  “不管如何?红缨会说话了。”

  “为红缨重获新生,我们今儿喝一杯如何?”

  “对对!”

  在场的女人们听着话题歪的,嘴角直抽抽,这帮臭男人,是在为喝酒找借口吧!

  算了?因为红缨的事,看男人们高兴,又哪里忍得住扫他们的兴。

  战常胜他们一家三口,直接去了食堂的小灶上点了四个硬菜,红烧肉,红烧带鱼、红烧鲅鱼,都是红烧无论肉还是油水都足足的,外加一个醋溜白菜,紫菜汤。配上重新热了后的大白肉包子。

  由于是布袋装的,口扎的严实,没那么脏,即便脏了,以现在的艰难环境,敢糟蹋粮食,可是会被电打雷劈的。

  &*&

  战常胜洗漱干净了,坐在床上,手里拿着书一个字也没看进去。

  丁海杏刷牙洗脸……洗漱干净回来,脱掉外罩,掀开被子,坐进被窝里,先暖儿会被窝。

  看着明显书都拿倒了的战常胜道,“在想什么呢?这么入迷?”

  “没想什么?”战常胜摆摆手道,“今儿的事情咋就那么寸呢!真是咱们想各种办法,没想到事情会说这样的结局。”

  “无论如何都是好的不是吗!”丁海杏握着他的手,轻轻摩挲着开心地说道。

  “你说的对!”战常胜展开双臂将她抱进怀里,熟悉的清香清香缓缓的从自己鼻翼间流淌而过,唇角扬起淡淡的一笑,深眸里泛起了淡淡的碎光,轻抚着她的后背。

  “哎!你怎么都不追着我要工作了。”战常胜好奇地问道。

  “这工作哪是说有就有的,而且我现在天天忙的做好你的后勤保障工作,不着急,我不想你因为我违反原则,那就得不偿失了。妻凭夫贵嘛!”丁海杏清澈如水的双眸淡淡地望着他道,一工作,被绑死了,就不能作弊了,俏皮地又道,“再说了,婚前某人可是说过要养我一辈子的。”

  最最重要的就是战常胜上班走后,丁海杏就进了卧室,插上房门盘腿练功。这一入定,就是一上午或者一下午,直到做饭时间才出来。

  真要工作了哪里还有时间修炼,修炼可比工作重要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