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287章 道歉
  战常胜一上来就看见高进山拿着断了半截的鸡毛掸子抽高建国的屁股,一个箭步冲上前去,夺过他手里的鸡毛掸子扔到了一边,“老高,你怎么打孩子啊!”站在高建国身前,隔开了他们父子俩。

  “孩子有错你好好的教,你打孩子干什么?”战常胜冲着高进山喊道。

  方巧茹扑过来,扶起儿子道,“建国,怎么样?疼不疼。”

  “老战,你起来,今儿我非揍这个兔崽子不行。”高进山手怒指着躲在方巧茹怀里的混小子道,“嘴上没个把门的,口无遮拦的,早晚有一天祸从口出。”

  “童言无忌,童言无忌。”景海林走进来道,“打人是非常野蛮的,你这样教育还是不对的。”

  战常胜赶紧说道,“对嘛!景老师说的很对,谁会跟一个孩子计较,你消消气,消消气,你好好的跟他说嘛!”

  高进山想起自家孩子打的就是人家,看着两家苦主,颇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景老师,真是对不起了,都是这臭小子,你家博达没事吧!”

  “没事,一点儿皮外伤,过两天就好了。”景海林摆摆手道。

  “我可真是抱歉,这孩子害的你们俩的孩子……”高进山一脸惭愧地看着他们道。

  “建国爸爸,我们还要感激你家建国的,我闺女因为他们红缨会说话了。”丁海杏朝战常胜使使眼色道。

  “对啊!我家红缨会说话了!”战常胜高兴地说道。

  “怎么回事?”高进山一脸地疑惑道,“红缨不是从小就……”

  战常胜看着他们道,“咱们坐下说话,坐下说话。”

  丁海杏朝方巧茹使使眼色,她赶紧抱着孩子进了卧室,伸手就要扒高建国的裤子。

  高建国红着脸,死活不让。

  “你这毛孩子害什么羞啊!快点儿让妈看看,你那死鬼爹伤着你哪儿了。”方巧茹看着丁海杏则走过来把门给关上了,“行了,臭小子,红缨妈妈把门给关上了。”

  方巧茹把儿子的裤子给扒了,看着白嫩的屁股上抽的红印子,捂着嘴,难过的直掉眼泪。

  高建国赶紧穿上裤子,扭头看着她道,“妈,其实不太疼,我穿的厚。”

  “胡说都抽红了,哪里能不疼呢!”方巧茹鼻音浓重地说道。

  “真不疼。”高建国在她面前忍着疼,蹦跶了几下道。

  “你这臭小子,看你还敢调皮捣蛋,打架不!”方巧茹食指戳着他的脑袋道,“爸爸、妈妈只是发两句牢骚而已,这是我们大人之间的事情,哪里用你这个毛孩子出头。”紧接着又道,“还有爸爸、妈妈在家里说的话,以后不许在到外面说?”

  “可他们确实是从美帝回来的?”高建国小声地辩解道。

  “你臭小子,你要是能抓住特务了,还要我们这些大人干什么?儿子,虽然你爸揍你不对,可你真的得小心祸从口出,修修口德。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你这样说话会害死人的。”方巧茹戳戳他的肚子道,“真不是羡慕人家有牛奶喝、有鸡蛋吃!”看着他又道,“要勇于坦诚错误。”

  高建国害羞地低下了头,“对不起,妈妈,我听了你和爸爸减薪的争吵……”

  原来根子在这儿啊?我就说嘛!儿子很少跟景家小子有来往的,怎么会无缘无故的找他的麻烦。

  归根结底还是他们不小心,方巧茹深吸一口气,“你这孩子,一会儿去,给人家红缨还有景博达道歉。”

  “是!妈妈。”景博达不太情愿地说道,“对了,妈妈红缨不是不会说话吗?怎么又……?”

  “想知道,我们出去好了!”方巧茹拉着高建国出去,推到段红缨身前,拍拍他的肩膀道,“快给妹妹道歉啊?”

  在客厅的说话的大人们停下来,他们已经知道了前因后果,都挺为红缨和战常胜高兴,目光看向高建国和段红缨。

  “对不起!”高建国鞠躬真心实意地道歉道。

  丁海杏打着手语翻译给段红缨,段红缨摆了摆手,用力地且口齿不清地说道,“没……没关系。”

  “呀!原来你会说话啊?那你咋以前咋不说话呢?”高建国一脸好奇地问道。

  “行了,臭小子,问那么多干什么?还不去给博达道歉去。”高进山催促道,“让你们给闹的。”

  战常胜起身道,“不耽误你们忙了。”

  “我们也要下去。”高进山站起来道,看着高建国道,“小兔崽子,走吧!还要我请你不成。”

  “不用,不用。”景海林摆手道。

  “做错了事,是要受到惩罚,得去给博达道歉。”高进山坚持道,言语间很明显,他这么做是为了自己的儿子。

  一行人下了楼,敲开了景家的门,洪雪荔和景博达一直听着楼道里的动静,所以听见脚步声,两人就向门口走去。

  听到敲门声,立马就打开了门,洪雪荔看着眼前的阵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你们这是?”

  “臭小子,还不赶紧给人家道歉。”高进山将儿子推到了景博达的面前道。

  高建国低垂着头,闷声道,“对不起。”

  “好了,好了。”洪雪荔赶紧出声道,“以后和平相处。”

  丁海杏闻言黑眸轻闪,不指望他们‘相亲相爱’,只要互不干涉,和平相处就好。

  “拉拉手!”高进山抓着高建国的手,又抓起景博达的手,放在一起道。

  高建国紧紧地抓着景博达的手,用力的上下摇晃道,“对不起啊!”

  景博达毫不示弱的捏着他的手,“没关系。”

  两人的视线在空中交锋,噼里啪啦的,别看年纪小,这火花一点儿都不弱。

  洪雪荔心疼的看着儿子的手,赶紧出声道,“好了,好了。”出手分开了两人,“我们不耽误你们忙了。”

  看高建国那不甘心的样子,洪雪荔心里想着:以后还是少接触为妙。

  三家人又客套了几句,各自回家。

  “爸爸,红缨妹妹怎么回事?不是还听不见吗?”高建国好奇地问道。

  高进山把客厅内战常胜的话转述给方巧茹和儿子,“听见了吗?人家本来好好的,结果病了一场,就成了这个样子,以后要好好照顾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