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284章 最美妙的声音
  段红缨也是一脸的震惊,澳门赌博网站:捂着嘴不敢之信的看着丁海杏。

  丁海杏重重地点头,打着手语,激动地说道,“红缨你说话了,说话了。”

  说出第一个字,似乎说话不在那么困难,段红缨又结巴的说道,“打”吭哧了半天才道,“架!”

  声音像是婴儿呀呀学语一般,控制不了语调,还有些怪异。

  丁海杏赶紧比划道,“快带我们去。”

  段红缨拉着她们俩快跑,洪雪荔还一脸的蒙圈,丁海杏边跑边解释道,“红缨说的是打架。”

  这下子不用红缨说也明白了,因为她们已经跑到了事发地点,前面不远处一帮小子把自己的儿子给压在了地上。

  “放开我,放开我,你们这么多人欺负我一个,有种单挑。”景博达声嘶竭力地喊道,“放开我,有种单挑。”

  “干什么呢?”洪雪荔大喝一声道。

  那些小子闻言,寻声望过去,看着洪雪荔跑过来,顿作鸟兽散了,“快跑,快跑。”

  洪雪荔心疼的把儿子给扶起来,看着鼻青脸肿的他问道,“怎么回事?你怎么跟他们起冲突了。”

  “我哪儿知道?躲他们还来不及呢?怎么会跟他们起冲突?”景博达龇牙咧嘴地说道,“他们说我是美帝的狗崽子,特务。其实说穿了还不是嫉妒你们工资高,有鸡蛋、牛奶吃。”

  一句话说的洪雪荔沉默了下来。

  他们母子的话,丁海杏也不好多说,只当没听见,大环境如此。

  于是出声道,“博达妈妈,快带着孩子去医务室上些药,别感染了。”

  “红缨跟我们一起上医务室。”景博达看着段红缨血呼啦差的手道,他可没忘记,红缨被那混蛋给推倒了。

  洪雪荔看着段红缨她们俩道,“走走,咱们上医务室去,红缨的手也得包扎一下。”

  四个人朝学校的医务室走去,洪雪荔想起来道,“对了,你跟他们起冲突,怎么把红缨给伤着了。”

  “红缨路过,看见他们欺负我,上前制止,我趁机跑了出来。高建国推了她一下,骂她死哑巴,坏了他们的好事。我又回来跟他们打起来了。”景博达顶着一张挂彩的脸板着脸说道。

  洪雪荔轻斥道,“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担心地瞥了眼丁海杏自责道,“都是因为我家这臭小子,让红缨遭受无妄之灾。对不起。”

  “这也不是你们的错,男孩子打打闹闹很正常。”丁海杏能说什么,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孩子们打架这些小事,没放在心里,她更欣喜的是红缨会说话了。

  说话当中,他们四人进了医务室,两个孩子的伤把卫生员给吓了一跳,“这是怎么了?”

  “王卫生员,你赶紧给孩子处理一下伤口。”丁海杏催促道。

  “好的好的。”王卫生员拿着打开酒精瓶子,拿着酒精棉球给景博达消毒,这酒精棉球就这么擦在伤口上,疼的他龇牙咧嘴的,“嘶嘶”倒抽冷气。

  洪雪荔心疼地直掉眼泪,景博达反而安慰她道,“不疼,妈妈,真的不疼。我是男子汉,一点儿都不疼。”挨打的时候也没有哭。

  “你个傻小子。”洪雪荔破涕为笑道,她不想儿子看见她哭着脸。

  王卫生员给景博达消完毒后,又拿过紫药水,洪雪荔说道,“抹紫药水,我来,你赶紧给红缨看看的手。”

  “好的,好的。”王卫生员忙不得地应道。

  丁海杏伸手将段红缨抱在怀里,孩子的脸紧紧贴在胸前,不去看卫生员消毒。

  丁海杏看着卫生员‘狠心’地消毒道,“你轻点儿,轻点儿。”

  “我知道孩子疼,可是得快点儿,我越慢孩子疼的越久。”王卫生员赶紧解释道。

  丁海杏也明白这个道理,长痛不如短痛,可她就是心疼孩子,怀里的段红缨虽然没有喊疼,可是身体微微轻颤,就知道有多疼了。

  “红缨,乖,马上就不疼了。”丁海杏轻轻拍着孩子的后背安慰道。

  擦紫药水的时候,就没那么疼了。

  上完药,王卫生员看着她们二位妈妈道,“别沾水,很快就好了。”

  “不用包扎吗?”洪雪荔看着她道。

  “不用,只是皮外伤。”王卫生员说道。

  “谢谢小王了。”丁海杏和洪雪荔异口同声地道谢道。

  “谢什么?这是我的本职工作。”王卫生员将他们送走,自言自语道,“现在的孩子真淘气。”

  二位妈妈领着孩子回家,在楼道口遇见了下班回来的战常胜,被挂了彩的孩子们给吓了一跳,“这是咋了?”立马问道。

  “没什么?孩子淘气,自个摔伤的。”洪雪荔简单地解释一下,领着孩子就进了家门。

  战常胜看着丁海杏给他使眼色,压低声音问道,“这是怎么了?”

  “我们进去说。”丁海杏推开门道。

  “包子。”段红缨突然大叫一声道,刚才光顾着拦架,找人救援了,都忘了从食堂打回来的包子了。

  “那个杏儿,我我没听错吧!”战常胜激动地说道,“刚才是咱家红缨在说话吗?”脸颊不自觉的因为激动而抽搐着,双眸亮晶晶地看着她们二人。

  丁海杏也是一脸动容地看着他道,“你没听错,咱家红缨会说话了。”

  “这怎么可能?”战常胜不敢置信地看着段红缨,打着手语道,“再说一次,再说一次。”

  段红缨看着他激动地样子,张开嘴,缓缓地吐出两个字,“包子。”由于许久没有说话,声音沙哑如破锣一般难听。

  却是战常胜这辈子听到最美妙的声音。

  “哎呀!我的闺女会说话了?”战常胜高兴地抱着丁海杏和段红缨道。

  段红缨赶紧伸手捂着自己的双眼,非礼勿视,真是好不尴尬。

  “快放开我们。”丁海杏拍着他的肩头道,“让人看见了不好。”大门口人来人往的。

  战常胜松开了她们俩,拉着她们俩坐在客厅,看向丁海杏道,“到底怎么回事?红缨怎么突然间会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