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281章 话不投机半句多
  高进山心里烦躁的很,站起来道,“我出去走走。”

  “你走到哪儿都没用。”方巧茹看着他的背影道。

  回答她的是高进山砰的一下关上房门,紧接着是由近及远的脚步声。

  战常胜听着楼道里传来熟悉的脚步声,站了起来。

  丁海杏一把拉住他,眯着眼睛,饶有兴味的上上下下着他道,“你干什么去?”

  “我出去转转。”战常胜淡然地说道。

  “你要借钱给他,别忘了借据和两分的利啊!”丁海杏美眸眨眨,竖起两根手指,揶揄道。

  战常胜闻言一愣,随即好笑地摇摇头道,“人家没开口,我上赶着借钱啊!没听见人家只是日子紧,其实不缺钱的,而是他这种方式不对。”

  “你就这么大咧咧的去,很伤人自尊的。”丁海杏将放在手边的手电筒递给他道,“拿着这个去。”

  战常胜接过手电筒,莞尔一笑道,“我去去就来。”

  高进山蹬蹬下了楼,坐在了楼前的凉亭里的石凳上,摸了摸身上兜里,这才想起来烟都抽完了,最后一根也扔在茶几上。

  “谁在哪里?”战常胜拿着手电筒照了照道。

  高进山双手挡脸,听声音知道是战常胜,“我说老战,别拿手电筒晃脸。”

  “是你啊?”战常胜闻言关掉了手里的手电筒,慢步走了过去,坐在石凳上,“我说大晚上你不睡觉跑这儿吹冷风啊!”然后朝自家喊了一声道,“杏儿是楼上的老高,不是什么外人。”

  丁海杏闻言一怔,随即高声喊了一声,“知道了。”

  “我家那口子非说外面有人影晃荡,让我出来看看,真是”战常胜一副宠溺的表情,拿丁海杏没办法的样子。

  “有烟吗?”高进山看着他道。

  “又躲着老婆出来抽烟啊!”战常胜调侃地看着他道,说着从兜里摸出烟和火柴来递给了他。

  高进山磕出一根烟叼在嘴里,擦亮火柴,点燃了烟,狠劲儿的嘬了一口,喷出一口烟圈。

  高进山挑眉看着他道,“你不吸。”

  “我刷过牙了,就不吸了。”战常胜摆了摆手道。

  “咱们都被这帮老娘们给管的死死的,连抽根烟都得东躲西藏的!”高进山叹息道。

  “吸烟有害健康,还是不抽的好。”战常胜很随意地说道。

  “什么有害健康,都是她们找的借口,那他老人家还抽呢!不身体健康着呢!”高进山呲牙道。

  得这人心里有气没地儿撒了,他老人家都搬出来了,战常胜还能说什么?他老人家抽,身后还跟着一个保健团队呢!

  高进山吞云吐雾了半天才道,“我是真怀念战场,见着敌人了,拿着枪突突痛快,过瘾。那时候只要冲锋陷阵,一门心思向前冲,揍他丫的龟孙子。”

  “那能一样吗?那是敌人消灭他们你就是功劳一件。这清官难断家务事。”战常胜微微眯起眼睛,意味深长地说道。

  “你说的对!现在面前的是人民内部矛盾,手心手背都是肉。”高进山长叹一声道,“现在我都快变成龟孙儿了。干脆他们把我撕吧、撕吧,看看能卖几块钱。”发着牢骚絮叨道,“你说咱们打仗的时候,怎么没有这么多的事。”

  “说起这个,你怎么不下部队,哪儿的工资肯定比你当教员的津贴要高。”战常胜眸光轻闪道,“虽然海战与陆战不同,像你打过仗的,淬过血磨砺过的,又在学校待了这么多年,肯定一线部队更需要。”锐利地目光透过烟雾看着他道。

  高进山能说什么?能说一线部队的条件肯定没有这里好。他不自在地躲避着他如鹰隼般的双眸,抬眼看着他道,“听你这话的意思,课业结束后,要下部队。”

  “嗯!”战常胜点了点头道,严肃地说道,“军人要时刻准备着打仗,在学校里待着人都给待废了,没了血性还能叫军人嘛!”

  话不投机半句多,战常胜站起来道,“既然是你,我就回去了。”拿起放在石桌上的烟和火柴,劝了句道,“抽完烟赶紧回去,在外面吹吹冷风别再着凉了。”

  高进山挥挥手,表示知道了。望着战常胜的背影,果然是刚从野战军转过来的,血性犹在,等时间长了就知道了。

  海战可不是小米加步枪就能打的,机关枪和手榴弹在这里那就是个笤帚疙瘩,不是两军对垒拼刺刀的时代了。随即讪讪一笑,别以为穿上蓝军装就是海军了。轻轻叹了一声这辈子都不知道能否遇上一场海战可打。

  遇上了也是挨打的份儿,野战军的野战法,不适合于海战,攒下现在这些家底不容易,哪能轻易和人家拼刺刀呢!你就是想拼刺刀,也得近身肉搏吧!就咱那小艇还没靠近人家就被一个炮弹给轰沉了。

  有热血是好,可也得将现实!

  高进山扔掉手里的烟屁股,脚踩着腻了腻。背着手朝楼里走去,目前还是戒烟最现实,能省下一笔钱。心里打定主意:以后是得老家的人狠狠心现在胃口越来越大了,不能让老婆孩子跟着吃苦受罪了。

  &*&

  战常胜推开卧室的门,脱掉外罩,一屁股坐在了床上,脸色阴阴的斜靠在床头。

  “回来了,他没事吧!”丁海杏头也不抬的问道。

  “嗯!”战常胜只是简单的轻哼了一声,陷入自己的思绪中,原来那条打仗呱呱叫的铁铮铮的汉子跑哪儿去了,现在为了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跟个娘们似的,这他娘的还叫军校吗?

  丁海杏盘腿坐在床上,拿着笔在小本本上记下流水账。原来丁海杏还以为这房子和家具,免费使用,现在才知道每月房租三块五,家具费两块,水电费也是要钱的,不过没有水表、电表,是统一收费,用多用少都是那么多。

  “你的党费十块,伙食费”丁海杏迟疑了一下该记录多少。

  “杏儿,你说军校是干什么的?”战常胜突然坐直了身体目光深沉地看着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