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278章 减薪
  “吓人?”战常胜翘着尾巴,澳门赌博网站:嘚瑟地说道,“这可是勋章,别人羡慕还来不及呢!这点伤疤就被吓着了,还当什么兵啊!”

  “哎呀!杏儿你脸上有肉了。”战常胜像是发现新大陆似的,食指吃戳戳她的脸颊道,“看看有弹性了。”

  “喂!你的手摸哪儿呢?”丁海杏看着他下滑的手道。

  “让我看看你其他地方是不是也长肉了。”战常胜一翻身骑在她的身上,一手抓住她的波涛汹涌道,“杏儿你这又变大了。”

  “呀!你这肋骨也不硌人了。”战常胜边摸边说道,头一次坦诚相见时,他如同抱着一副骷髅一般,努力终于收到了回报,“呀!这手感超好!”白嫩细滑,如上好的羊脂白玉一般。

  “呵呵……哈哈……很痒的,你摸到我痒痒肉了。”丁海杏蜷缩着身子笑道。

  丁海杏喘着粗气摁着他的手道,“喂!你摸哪里呢?”

  “我都让你看我的重型机枪了,礼尚往来,我是不是也该看看我的枪套啊!”

  “你这个臭不要脸的?”丁海杏伸出双手,圈住他的脖子,重重的亲上去。

  要脸能有肉吃,美人主动,他就不客气了,战常胜嘴角掀起一抹诡异的笑容。

  卧室里响起令人脸红的心跳的声音。

  新婚生活是甜蜜的,除了房事过频了些,婚后小两口的日子过得蜜里调油,不要太顺心。

  &*&

  学校的会议室内!教职员工都在这里,校长大人坐在主席台前,目光一一扫过大家温和地开口道,“上级发下来的文件大家都学过了。”合上讲桌上的文件道,“下面,你们谈谈自己的看法吧!”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一个要发言的,这日子已经够艰难了,年末了还要减工资,这还让人活不活了。

  马上又要过年了,这么搞,年还怎么过,一年就等着过年的时候大买特买的。现在要压缩荷包,这日子没法过了。

  校长大人看着下面鸦雀无声,人人都默不作声,场面很尴尬。

  于是又道,“没人主动,个个都要发言的,发言可是要记录在案的,你们不肯主动,我只好叫你被动了。先教员再行政人员,按顺序。一个一个说。”

  “战常胜!”校长大人点名道。

  “到!”战常胜站起来道。

  “你先说。”

  “我说,我说什么呀?”战常胜一头雾水道,看看左右,同事,你们倒是给提个醒啊!

  “你是怎么想的,你就怎么说?”校长大人抬眼看着他道,警告地看着他道,“你是第一个发言,要注意,对后面同志的影响。”

  这臭小子虽然是后来的,但那小日子过的滋润的跟地主老财似的连他都羡慕,不找你开刀,我找谁开刀。

  高进山看着一脸懵懂地他,压低声音道,“你没看文件吗?减薪……”

  战常胜恍然,这几天报纸上天天都是这些内容,无论减多少,对他的影响也不大,所以就没在意。

  “好,那我就先说,很多同志都说,我家里过得跟土财主似的,三天两头的,不是鱼就是虾,那是我爱人大冬天吹着森冷的海风在海里钓的,而且我们也没吃独食,孝敬老人,给老战友……所以啊!压根就不是像你们说的那么回事?”

  在场的人闻言还真是那么回事,那是人家爱人顶风冒雪在海边钓的,别看钓的多,但架不住狼多肉少啊!再看他的目光的时候,也没那么嫉妒了。

  “别扯远了。”校长大人打断他的话道,“说重点。”

  知道你爱人能干,也不用这么显摆吧!这里面他家也没少吃,俗话说吃人家嘴短,那些犯红眼病的都被他给怼回去了。

  大海就在眼前,想吃,自己钓去。

  “我想说的是,虽然我们现在的生活,过的比较困难,但是组织上要减我的工资,我服从组织。因为现在国家更困难,我们应该同舟共济。”战常胜一脸正气不紧不慢地说道,说的是大义凛然。

  “行了,你坐下吧!”校长大人非常满意的点点头道,继续点名道,“景海林,你说。”

  “到!”景海林站起来道,“现在国家比较困难,我们少拿一点儿工资,这是对国家的支持,我个人坚决拥护减少干部工资的决定。”

  坐在战常胜旁边的高进山看着他小声地嘀咕道:他当然坚决拥护了,他们夫妻俩双职工,开的都是高工资,就是减少工资,对你们来说也是毛毛雨,根本就不影响生活。

  “高进山,你嘀嘀咕咕地说什么呢?”沈校长抬眼看着他道。

  高进山一个激灵站起来道,“我坚决拥护组织上减薪的决定,同党和人民共度难关。不过沈校长,有些教员的家庭比较困难!咱们得区别对待吧!”

  “好了,以后的事情再说。”沈校长打断他的话道。

  让你支持上级决定,不是让你来诉苦的,谁家的负担不重,那个不是上有老下有小的。

  “要减多少?说了没有?”高进山歪歪头,看着战常胜压低声音说道。

  “害怕了。”战常胜小声地说道,“你看看你的觉悟,什么了不起的,从前不发工资,咱不照样过来了。”

  “从前我光棍一个,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现在我们一家五口呢!不像你就一家三口,你爱人还特能干!”高进山嘀咕道,语气中毫不掩饰的羡慕。

  战常胜默不作声,就不打击他了。

  “这一次到底要减多少?”高进山轻声问道。

  “怎么着也得减个两到三级吧!”战常胜给了他一个模糊的答案,“我听说他老人家,还主动降了两级。”

  “咱们哪儿能跟他老人家相比呢!”高进山没好气地说道。

  最后响应上级号召,整个教员减薪百分之五。

  &*&

  晚餐桌上,战常胜告诉丁海杏道,“我们又要减薪了?”

  “哦!减多少?”丁海杏放下筷子,拿起右手边的纸笔写下来递给了段红缨。

  “百分之五。”话落战常胜咬着小鱼道,“这个好吃,刺都不用剔了。”

  “那就是六块五,不影响大局的。”丁海杏默算了下道。

  “你这个没用油炸吧!”战常胜又夹起一条小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