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272章 喝油
  “好好,澳门赌博网站:你说了算行了吧!”老刘无法只得答应道。

  刘家嫂子闻言立马喜笑颜开,“俺给你做饭去。”抬起胳膊,袄袖子擦擦双眼,拉开门,“小郝,炒菜呢!”

  “嫂子,做饭呢!”郝长锁有礼地问道。

  “是啊!”刘家嫂子扒开炉塞,开始做饭。

  童雪骑着车下班回家,“我回来了。”

  “回来了,快进屋洗洗,咱们马上开饭。”郝长锁看见她满脸笑容地说道,熄了火,将土豆片盛在瓷盘子里。

  “那快点儿,我快饿死了。”童雪推门进了自己的小家道,将手里的军绿色的帆布包、围巾、帽子挂在墙上的挂钩上。

  童雪一屁股坐在了离门口不远处的餐桌前,“这是什么?”看着桌上的两张纸,拿了起来,一目十行的看完。

  郝长锁端着锅进来,看见她手里的信,略微不自在道,“那个家里来信,我弟弟崇拜军人,想穿旧军装。”看不出她脸上有什么表情,赶紧又道,“咱们先吃饭,吃完饭在商量。”说着又将馒头和菜端了进来。

  “伯仁,这菜怎么吃的不对味儿啊!没前两天的好吃,怎么跟水煮似的。”话落童雪夹着土豆丝放进嘴里道,看着土豆丝扒拉了下道,“你是不是没放油啊!”

  “那个咱家油壶只剩下个底儿了,这还有大半个月的时间,所以得省着点儿吃。”郝长锁不好意思道。

  童雪起身从高低柜里拿出了油壶,“呀!怎么只剩下这么点儿?这不是月初才打的油,你不省着点儿用。”

  “我怎么没有省着用,我都是按照你炒菜的标准用的油量啊!”郝长锁立马声明道,“你可不能冤枉我。”

  “那怎么油不够吃了。”童雪一脸疑惑道。

  “我也很奇怪,咱们的油都放在屋里,不存在被偷的可能性。”郝长锁仔细分析道,“白天你不回来,我中午也在食堂吃,这油跟喝似的。”挠头道,“现在不是揪着油不放的时候,而是接下来这半个多月没油的日子怎么过。”

  童雪也不禁点点头,食堂里的饭菜可真没法吃,自家要水煮菜,咦!不能吃,委屈了谁,都不能委屈了肚子。

  “这样,我回家弄些油来。”童雪简单地说道。

  “这样不太好吧!”郝长锁心里不自在道。

  “那你想办法?”童雪嫌恶地撇撇嘴道,“我可不要再吃这菜了。”

  郝长锁被怼,只能默认了。

  “明天我去爸妈家倒些花生油来。”童雪高兴地说道,看着桌上的菜真是倒胃口,硬往嘴里塞,她倒是想买些饼干,可这边的服务社简陋的很,今儿只好委屈肚子了。

  “你炒菜倒多少油。”童雪问道。

  “按你的标准倒油啊!”郝长锁一拍大腿道,“找找问题根源了。”

  这油还真是被他们俩给‘喝’了,一个月就那么点儿油,他炒菜大手,可不挨不到月底了。

  童雪放慢了吃饭速度,这才有时间问他信怎么回事?“你的旧军装呢!”

  “战友们家的孩子多,没有一件像样的衣服所以都送给他们了。我不想家里穿着军装来回的晃荡。”郝长锁老实的交代道,这都是先前找好的借口。

  “摘掉领章就行了。旧军装我家多的是,这简单我来准备,需要几身。”童雪爽快地说道。

  “两套就够了。”郝长锁赶紧说道,“真是麻烦你了。”

  “说什么麻烦不麻烦的。”童雪浅笑如月道,“对了,趁着寄衣服回家,再给家里寄五块钱。”

  “不用了吧!”郝长锁眉尖微动,不动声色地又道,“寄回去他们也没地儿花。”

  “这是态度问题,作为家里的长子,不能回家尽孝,寄钱回家也是应该的,以后每个月我们寄钱回家。”童雪看着他很认真地说道。

  “喂!不用这么感动吧!”童雪娇俏地说道,“我也是人家儿媳妇的,孝敬老人是应该的。”

  “我娶到一个好老婆。”郝长锁满脸笑容地说道。

  两人边吃边聊,吃完饭,童雪收拾碗筷道,“你做饭,我洗碗。”然后又道,“对了,把外罩脱下来,我一会儿洗衣服。”

  “是!”郝长锁敬礼道,然后脱掉了外罩,看着她去了水房,他进了小房间,这里被布置成了书房,打开台灯,看会书。

  郝长锁心里那个美啊!结婚就是好,这小日子过的舒坦极了。

  一切收拾停当后,洗漱干净,夫妻俩躺在床上,童雪斜靠在床头,拿着《红楼梦》认真的看了起来。

  她的《安娜卡列尼娜》不能看了,那些主旋律小说,她实在看不下去,只好退而求其次的看宝黛了。

  郝长锁手里捧着书,却一个字也没看进去,心全在童雪身上。

  “小雪,我们……”郝长锁下巴抵在她的肩头,吹着热气道,夫妻之间好久没有亲热了。

  “不行!”童雪想也不想地说道,“我可不想像隔壁一样,什么都被人听了去了,明明知道墙板不隔音,天天晚上还折腾。”

  “听听又来了。”童雪眉头皱的能夹死个苍蝇。

  “刘元超,你自己说错了几道题。”隔壁老刘双眸喷火地看着自己的十岁的儿子道。

  刘元超乖乖的爬到椅子上,撅着屁股让老刘抽。

  老刘拿着鸡毛掸子一边抽儿子的屁股一边说道,“十道题,你就错了六道。你猪脑子啊!”

  抽完六下,老刘将作业本扔给他道,“自己改去。”

  刘元超拿着铅笔弯腰趴在桌子上将错题修改了过来,交给了父亲

  老刘看着更改过的题,“刘元超,*7到底等于几。”那吼声大的整个筒子楼都能听见。

  每天吃罢晚饭隔壁都要上演一出这么粗暴的教育,老刘家的爱人和孩子前年随军的,儿子一直在乡下,接受的教育自然比不了城里。

  又不想儿子落后于其他人,可是小孩子本来就贪玩,放学回来自然先疯跑玩儿去了。

  吃完饭,才想起来作业没写,老刘的爱人没什么文化,这教孩子写作业的任务就落在了老刘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