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269章 把我给煮了
  “还说这干啥?睡觉。”郝父一裹被子闷声道,澳门赌博网站:心里是极度的郁闷。

  “你别睡,你给我说说这信咱写不写?”郝母拍着他的后背道。

  “写!”郝父琢磨了一下道,写封信探探郝长锁的口风,这个家他郝长锁还要不要了。

  “哎!”郝母乐呵呵地笑道,“我明儿就叫银锁给他写信。”

  “我不写!”郝银锁断然拒绝道,黑着脸道,“我做不来没脸没皮的事。”

  “嘿……你这兔崽子,你不写,老娘找铜锁写,家里又不是只有你一个人认字。我还求着你了。”郝母转脸找郝铜锁写信。

  &*&

  “战教官,有您的包裹。”门口的卫兵叫着战常胜道。

  战常胜提着包裹,朝门卫道了声:“谢谢啊!”边走边看包裹的地址,“杏花坡寄来的,可这也太多了吧!真够沉的。”一路往家里走。

  “杏儿,我回来了。”战常胜推开门就喊道,“杏儿快来,爸、妈寄东西来了。”说着将包裹放在了客厅的八仙桌上。

  丁海杏从厨房出来,看着眼前超大的包裹,惊讶道,“这爸妈都寄啥了。”

  “不知道。”战常胜边说边把包裹拆开来道,“呀!除了你要的布,还有三双棉鞋,还有你爱吃的松子。”

  战常胜拿着棉鞋稀罕道,“我最喜欢穿这手工做的千层底的棉鞋了,穿上暖和,还不脚臭。”当即就脱下来,穿上试试,“大小正合适,轻便的很。”那架势是穿上就不脱了。

  “真的?不会是为了哄我开心才这么说的吧!”丁海杏挑眉望着他道。

  “我从不说假话,我从小就是穿这个鞋长大的,自从我妈走了之后,再也没穿过这鞋了。”战常胜低垂着头看着脚上的鞋,感慨的说道。

  丁海杏看着神情难掩哀伤的他,怪自己多嘴,赶紧转移话题道,“这山货跟上次差不多,咱给校长还有同事们,邻居送些好了。”

  “好啊!”战常胜点头应道。

  “那对门给吗?”丁海杏双眸凝视着他问道。

  战常胜食指非常有节奏的轻扣着餐桌,沉思了片刻道,“给吧!住在隔壁,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总不能太明显了,别人都有,单他没有,总之是不好解释。认真算起来他还是我的老师呢!肚子里却是有水平。”末了又说了一句,“让红缨去送,不扎眼,这事我可不知道。”

  丁海杏闻言低笑出声道,“还是你想的周到。”

  周到?只是不想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战常胜在心里腹诽道。

  “那行!”丁海杏点头道,“等会儿吃完饭把这些分分。”

  “你不是把给爸妈的衣服做好了,明儿就给他们邮寄回去。”战常胜想起来道,他家杏儿做衣服,那速度可真是快,二老的衣服嗖嗖的就做好了。

  “不着急,我打算趁着,海边还没上冻,去钓鱼去。”丁海杏想了想还是事先报备的好,“做成风干鱼好了,在一起给他们寄回去。”

  “那个你确定你能钓那么多鱼上来。”战常胜看着怀疑道。

  丁海杏大拇指指着自己道,“小意思,这点跟本就难不倒我,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不然我们怎么挨过艰难岁月。”

  “我可声明在先,这么冷的天你可不许下水。”战常胜立马说道。

  “我傻呀!”丁海杏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道,忽然看着他道,“你今儿回来怎么这么早。”

  “你忘了,你不是让我下班早些回来。”战常胜看着她道,接着又问道,“饭做好了没?感觉肚子饿了。”

  “还没呢!”丁海杏拉着他走道,“你跟我进来。”

  战常胜被丁海杏拉进了厨房,一推开厨房的门,扑面而来浓浓的中药味,“你生病了?熬药呢!”

  “这是给你准备的。”丁海杏指着眼前的大浴桶道,一转身把厨房的门给插上了。

  “那个杏儿你确定让我跳进去。”战常胜看着厨房中间的大浴桶,里面的发黑的汤汁,咕嘟……咕嘟的冒着泡,捏着鼻子,闷声道,“这跳进去,不会把我给煮熟了吧!”

  这是丁海杏自己开的方子,药材是她‘四处奔波’从空间里拿出来的。而这大浴桶也是丁海杏找拉板车的汉子,寻找下花了十多块钱买的。

  在厨房里泡药浴,家里有暖气,厨房里的有炉火,烧的旺旺的,不会冻着了。

  “你跳不跳吧!”丁海杏下巴点着眼前的浴桶道。

  “跳,杏儿让跳的,就是龙潭虎穴我都跳,何况是泡这黑汤。”战常胜痞痞的一笑道,利落地解开扣子,刚要脱上衣,手上的动作一顿,又解开皮带,裤子脱刚刚褪下一点点,看着丁海杏那灼灼地眸光,“那个……杏儿,你要这么看着我脱衣服。”

  “不可以,咱俩又不是没有坦诚相见过,奇怪了,脸皮超厚的你也知道害羞为何物?”丁海杏挑眉清澈如秋水般的双眸充满了戏谑揶揄的味道。

  战常胜深邃不见底的黑眸轻转,“你的锅溢出来了。”指着她身后炉灶上的锅。

  丁海杏赶紧扭过头,还真溢出来了,手忙脚乱的将锅盖拿了起来。

  而战常胜背对着她,麻溜地脱的只剩下黄裤衩、背心,飞快地跳进浴桶,坐了进去。

  黑药汤子瞬间淹没到他脖子的位置。

  丁海杏转过身来,好笑地看着他道,“动作够快的,这么怕我看,这身上到底藏着什么秘密?”挑眉目光堪x光机似的,上下打量着他。

  战常胜若无其事地看着她道,“都脱光了,我能有什么秘密。”坦然地又说道,“要不我让你看看。”作势要起来。

  丁海杏如猫儿似的琉璃似的双眸看着他,勾起唇角,大方地说道,“你起来我看看。”

  吓唬我,哼……

  “你……”显然在他眼里一直非常害羞的杏儿,突然做出出格的举动,让他有些招架不住。

  “耶!这水没那么烫耶!”战常胜夸张地说道。

  这演的太假,丁海杏都不好意思的揭穿他,“我是那么恶毒之人吗?”却顺着他的话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