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267章 喜被一辈子
  “这事不着急,澳门赌博网站:这常胜要那些老土布干什么?”丁妈想不明白道,“那老土布能干什么?做衣服也不能穿啊!”

  “甭管了,杏儿要咱们就给他们寄过去,反正留在家里也没啥用。”丁爸挥挥大手道。

  那些自家织的老土布,都用来做什么被里,或者实在买不到洋布,才做衣服的。

  这老土布做衣服,颜色没法和洋布比,不均匀还掉色,穿在身上还磨皮肤,且质量不好,这树枝一钩就划破了,要不是实在没法子,乡下人才不得已用它做衣服。

  “不能都寄过去。”丁妈赶紧拦着道。

  “咋了,你还不愿意给啊!这么小气抠门,留着它们也没用。”丁爸竖起眉毛看着她不悦道。

  “你这老头子,胡想什么?你忘了咱不是要给杏儿做喜被的吗?这是被里。”丁妈没好气地说道,“真是门缝里看人,我是那种人吗?”

  “我都把这一茬给忘了。”丁爸一拍额头道,“哎呀,这钱也有地儿花了,再添点儿买个被面啊!”

  “被面,我给杏儿买了一个,怎么说我是做姑姑的,哪有大侄女结婚不出礼的,一会儿拿过来。”丁明悦笑着说道,“我还以为你们不给杏儿准备嫁妆了。”

  “哪儿能呢!虽然嫁妆常胜也许看不上眼,但咱也得拿出诚意,不是吗?不能什么都当做理所当然。”丁妈语气温和道,言语间可是毋庸置疑的。

  “那就赶紧置办起来。咱娘家人缝制的喜被,则是嫁妆中的重中之重。”丁爸催促道。

  “这简单,两条被子还不好缝,关键是这缝被子的人得好好找。”丁妈思索着说道。

  喜被,也是所有父母的心之所愿,所以那一针一线缝制的喜被,饱含着家人的牵挂和期盼,希望女儿有个温暖幸福的家。所以缝制喜被的人也是有讲究的。

  “咋不好找?”丁爸指着她和妹子道,“你们不是人啊!”

  “大哥,你这都经历的多少人的喜事了。”丁明悦非常遗憾地说道,“我不行,知道吗?”

  “为啥?”丁丰收不解地问道。

  “这喜被,一被子谐音就是一辈子,也代表了新人新的开始,希望他们能够幸福一辈子。二是希望他们早生贵子,新被子一般都是选择红色,红色在我们是吉祥喜庆祝福的颜色,也是承载了对新人浓浓的祝福,”丁明悦不紧不慢地继续说道,“这被子,表和里都是有讲究的,缝被面和被里的时候,必须一线到头,中间不能断线,不能接线,不能结线疙瘩。这一条线寓意千里姻缘一线牵。缝婚被的线不能断,断线寓意夫妻不能白头偕老。如果缝线不够长一定要抽出重缝,不能接线。缝婚被不是说针脚越密越好,而是讲究寸针寸线,寓意是新郎和新娘婚后要和睦,谁也不要得寸进尺。”

  听得在场的男人们目瞪口呆,以前谁注意这个啊?这都是女人家的事情,老爷们儿谁操这个心?

  丁妈接着小姑子地话道,“婚被的被角要缝成斜的,斜谐音谐,寓意夫妻要和谐相处。每一个被角都要缝上两枚硬币,一床被子要缝上八枚,寓意小家庭财源……。”赶紧改口道,“不愁吃穿。”

  丁明悦瞥了一眼自家嫂子道,“对,还要缝进去,花生、莲子,红枣、桂圆……”

  “这个我知道,早生贵子嘛!”丁国栋乐呵呵地笑道。

  丁明悦不疾不徐地又道,“制做婚被的人,一般选择“五福太太”,就是父母、公婆、配偶、子女都齐全的幸福妇女。”遗憾道,“所以大哥,这缝被子,小妹不是不帮,而是真帮不上忙了。我怕坏了……”

  “明悦有心就好了。”丁爸心里也不好受道,想起他那个牺牲的妹婿,重重的叹了一声。

  “那就找老帽家的,咱们村结婚的人都找她。”丁明悦黑眸晃了晃,出声岔开话题道。

  “等置办起东西咱就找老帽家的过来。”丁妈点了点头道,“老头子,你这家具什么时候打呀!孩子可都搬家了。”

  “冬闲有的是时间,有我和国栋,这还不简单,明儿我就和国栋去县城商场里,看看家具,回来就开始做。”说起自己的老本行,丁爸可是信心十足。

  “去县城的话,先把杏儿要的老土布给她寄过去,也不知道干啥用的?”丁妈满脸疑惑地说道。

  “管她呢!给她寄过去不就得了。”丁爸倒是干脆道,看向孩子们道,“今儿的事情,你们尽快传出去啊!务必让老郝家知道。”

  对于给老郝家添堵他们是乐意之至,干起来更是不遗余力。老郝家心里不舒坦,他们心里就舒坦了。

  “明白。”三个小伙子嘴角掀起一丝笑纹,一副坐等看戏的样子。

  “我去做题了。”丁国良起身道。

  “等一下。”丁妈叫着他道。

  丁国良重新坐回炕沿上,看着丁妈道,“妈,咋了,您有啥事?”

  “国良,你姐给你寄来的书有用吗?”丁妈看着他问道。

  “当然有用了。”说起这个丁国良激动地说道。

  “那你都会吗?”丁爸眼瞅着他问道。

  “这个,有些不太会!”丁国良保守的说道。

  “会就是会?不会就是不会?什么叫不太会?”丁爸听着他模棱两可的话,急脾气的他直接说道,“我不接受这种回答。”

  “爸,我把书给了老师,他给我们刻卷子,给我们全班讲解。”丁国良小声地说道。

  “你傻啊?好不容易弄来的复习资料,你可真是大方。”丁爸闻言气坏了,这种事吃独食还来不及,怎么还给分享给别人。

  不是丁爸小气,考大学关系到能否跳出农门,说句不客气的生死攸关。

  “爸,你这么不相信儿子的能力啊?”丁国良闻言莞尔一笑道。

  “你刚才不是说不太会吗?”丁妈担心地看着他道。

  “所以老师提出的要求我能拒绝吗?”丁国良认真地看着他们道,“爸、妈放心,我一定好好复习,争取考上大学。”

  “算了,你自己的心里有数就成。”丁妈轻叹一声道,还能怎么办?已经这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