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265章 ‘揠苗助长’
  “你这左手写的字可真行。”丁海杏朝他竖起大拇指道,澳门赌博网站:字体工整,一点儿右手的痕迹都看不出来。

  “多练练就成了。”战常胜扔掉手里的笔道。

  “哎!你怎么给他。”丁海杏好奇地问道。

  “山人自有妙计!”战常胜神秘兮兮地说道。

  “不说拉倒!我睡觉了。”丁海杏躺下来道,事情有眉目了,心宽自然困意上来了,其实她的想要出手办法多的是,不过她离开的实在太久了,还是多听听他的意见的好。另外就是她的私心了,想知道他真正的态度,结果嘛!丁海杏嘴角翘起弯弯的弧度。

  “哎!你怎么不问了?”战常胜黑眸低头看着地说道,那眼巴巴样子,一副等着你问。

  丁海杏哪里不知道他那点儿小心思,不就是等着她问呗!我偏不!“我的事情已经干完,剩下的交给你了。”

  “真不想知道。”战常胜看着她深邃的眼神幽暗起来。

  “不想,我相信你的能力。”丁海杏满眼小星星地看着他道。

  战常胜莞尔一笑,看着她那崇拜的眼神,眼底升起烈焰。他的薄唇重重地压上来,强势的攻城略地,以摧枯拉朽之势,摧城拔寨,将自己的小红旗顺利的插上她的山头。

  &*&

  到底丁海杏没有问他如何办的,不过事后战常胜告诉她,他将方子夹在了景海林上课的用书里了。

  战常胜是神不知鬼不觉,可把景海林吓得不清,主要是丁海杏他们怕景海林不相信,写的太详细了。

  本就是惊弓之鸟的夫妻俩,拿着方子给吓的脸色煞白、煞白的。

  自古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啊!

  卧室内,景海林使劲儿的扒拉扒拉脑袋道,“咱也别胡思乱想,人家不是写着发病时再服药吗?人家没必要害一个孩子,有啥事冲着我来不就行了。”

  “那这人在身边实在太可怕了。”洪雪荔浑身颤抖道。

  “人家对咱没有恶意,怕咱们不相信,也许这样是为了保护自己呢!看着孩子受苦于心不忍,才这么做的。你也知道咱现在的情况,那是能不挨边就挨边。”景海林经过最初的惶恐,冷静下来道,抱着她安抚道,“只盼望着儿子别再犯病,不就好了。”

  “对对对!你说的对。”洪雪荔心慌慌地说道。

  “抛开阴谋,这人的医术够高明的。”景海林拿着方子道,“你看看,连脉象都不品,就知道的这么详细。”

  “也许是咱去医院看病被有心人看到了呗!”洪雪荔趴在他的怀里胡思乱想道,“咱儿子都快成了医院的常客了。”

  “不对,这可是在我教材中发现的。”景海林微微摇头道。

  两口子都化身为名侦探,七想八想的,找不到‘嫌犯’。

  “那这个怎么办?”洪雪荔看着他手上的方子道。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这方子好生收着。”景海林认真地说道,将它放在床头柜上的书夹了进去。

  洪雪荔推开他起身道,“我去看看儿子。”

  景海林一把拉住她琥珀色的双眸认真地看着她道,“你要看儿子我不反对,但是你坚决不能问孩子在学校有没有受到欺负。”

  “你……”洪雪荔一脸震惊地看着他道。

  “我怎么知道的,我虽然泡在书堆里,可我不是傻子。”景海林拉着她坐下道,“儿子不想让我们担心,你就别戳破了。”

  “可是这方子上写着儿子是因为受到惊吓的缘故才……”洪雪荔实在说不下去了。

  “就当一种历练吧!你没看儿子天天捧着《三国演义》以为是看画呢!”景海林一脸的傲娇与有荣焉道,“那些个莽夫加起来,都不是博达的个儿。”

  “有你这么当爹的吗?”洪雪荔当即生气道,“心可真够狠的。”

  “现在这样还能怎么办?只能揠苗助长,让博达迅速的长大,懂得自保。”景海林心疼的在淌血,可现实摆着,只能逼他快速的成长。

  “走,收拾好情绪,咱们去看看博达。”景海林起身道。

  洪雪荔手背抹了抹脸上的眼泪,鼻音浓重道,“我还是去洗把脸吧!”

  收拾好内心的情绪,夫妻俩一脸笑意的敲开了儿子的门。

  “儿子,看书呢?”洪雪荔满脸笑容地说道。

  站在书桌边的景博达转过身,狐疑地看着突然出现的父母,“爸、妈!”

  “坐,坐下说话。”洪雪荔将儿子摁在了椅子上道。

  景海林坐在床边上道,“儿子晚上光线不好,仔细看坏了眼睛。”

  “我没看书,我在写大字。”景博达一侧身让他们看见书桌上的笔墨,和米字格,写字本,“这样离的远,不会伤了眼睛。”

  “这孩子!”景海林欣慰地又哭又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爸,好好的您这是咋了?”景博达慌忙地说道。

  “没什么?没什么?”景海林摆摆手道,失控的他不好意思地擦擦眼角道。

  “你爸,被沙子眯了眼睛。”洪雪荔随口找了个理由,看着儿子明显不相信的眼神,好吧!小崽子忒聪明了,转移话题道,“儿子,最近身体怎么样?有没有发烧啊?如果发烧一定要告诉妈妈,别硬撑啊?”

  原来是担心他的病啊!

  “我很好啊!”景博达摸摸自己的额头道,“不烧!您天天看得我跟眼珠子似的,让我穿的厚厚的,吹不得风。今年入冬还没着凉呢!”

  “那就好!别掉以轻心了。”洪雪荔仔细盯着他道。

  “儿子,以后每晚爸陪你做手工。”景海林突然说道。

  “做手工?”思绪挑的太快,景博达有点儿跟不上。

  “你不是一直想知道真正的军舰什么样吗?”景海林慈爱地看着他缓缓地说道。

  “真的吗?”景博达激动地说道,双眼放光地说道,“您要带我去护卫艇。”

  “就那小舢板似的护卫艇有啥好看的。”景海林撇撇嘴道,眼睛那是神之蔑视。

  “那您带我看什么?驱逐舰、航空母舰咱也没有啊?”景博达失落地说道。

  “那个咱却是看不见,爸爸可以带你做啊!”景海林兴致勃勃地说道。

  “做?拿什么做?”洪雪荔没好气地说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