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254章 态度
  战常胜搬着凳子,踩在凳子上,忙活着将家里的窗帘一一挂上,窗户上都是现成的钉子和铁丝,直接找合适的窗帘挂上去就好,“这样好了,不怕外人看见了。”

  丁海杏闻言就想起昨晚临时的作为窗帘的床单,我说咋那么积极的先挂窗帘,媚眼一横。

  战常胜幽深的双眸低垂看着她道,“我说的不对吗?”

  “对对对!”丁海杏无奈地看着他道,“赶紧的,还有别的。”

  战常胜从兜里掏出新拿来的灯泡,又将厨房里坏了的灯泡也给换了。

  丁海杏在他去后勤的时候已经将墙围给裁剪好后,踩好了边儿,墙围是白底碎花棉布。

  丁海杏将墙围递给他道,“将它们钉在挂钩的下面。”

  “好!”战常胜拿来从后勤取来的图钉,摁在了挂钩下面的墙上。

  战常胜退后两步欣赏着自己的杰作道,“你别说,这墙围钉上去,还真是实用、好看。挂上衣服也不怕蹭的满身的墙灰了。”

  “走走,给红缨钉上墙围。”丁海杏推着他道。

  两人走到了段红缨的卧室门口,门口半掩着,战常胜扯扯门框上的绳子,除了门框上的铃铛声,还有段红缨书桌前红色的彩带轻轻舞动。

  正在看小人书的段红缨,扭过头来,看着他们两个,展颜一笑,站了起来。

  丁海杏挥挥手里墙围,比划着道,“我们给你钉上。”两口子拖鞋上床,蹲在床上,用图钉给床上钉上了墙围。

  然后又把她屋里的挂钩下钉上墙围,为屋子沉闷的色调增添了一抹亮色。

  段红缨高兴打着手语谢谢。

  “谢什么,我们是一家人。”丁海杏打着手语道,然后继续道,“你接着看小人书。我们出去了。”

  这一次,段红缨看的是《三国演义》,丁海杏莞尔一笑和战常胜四目相对笑着退出了屋子。

  将手里剩下的一块墙围,钉在了门口的挂钩下面,挂衣服,挂包、军帽都很方便。

  丁海杏开始收拾昨儿全塞进柜子里的衣服之类的包裹。

  战常胜则拿起书坐在了书桌前,丁海杏叠着衣服,悄然抬头目光幽深地看着他的后背道,“那个常胜咱们住在他们的对面有危险吗?”

  战常胜放下手里的书,扭过身子低垂着眸光看着她反问道,“你觉得有危险吗?”

  “是我问你的。”丁海杏噘着嘴娇嗔地看着他道。

  战常胜食指点着她,宠溺地看着她一眼,忽然收敛脸上的笑意,又认真起来这个事还真的给她说道,说道。没想到这学校里‘鱼龙混杂的’,不像陆军,那都是自己人,她那单纯的性格,别被人给骗了。

  战常胜严肃地看着她道,“说起这个,我还真的告诉你,如高进山所说,时刻提高警惕性,以后啊!敬而远之。”

  “你还真觉的有危险。”丁海杏声音微冷惊讶道。

  “当然了,他和咱们不是一条道上的,立场不同。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必须和党的政策保持高度的一致。”战常胜声音低沉而有力道。

  这不怪丁海杏惊讶,毕竟战常胜代表着主流观点。而且想起几年后席卷全国的运动,他们是最倒霉一群人中的之一就是知识分子。

  不过这知识分子也是有区别的,真正的搞技术的,也就是一心钻研科技工作者,为国家立下汗马功劳的,那是值得尊敬的。

  可惜到时候一竿子打翻……

  唉……丁海杏轻叹一口气。

  别怪丁海杏心性凉薄,滚滚洪流之中,个人却是渺小了许多。

  “我看着高进山年纪比你大,也参在朝作战过,怎么跟你一个级别。”丁海杏好奇地问道。

  “估计是被爱人拖累了吧!”战常胜保守地说道,看着她满脸的疑惑,解答道,“他爱人的成分高,大资本家出身,家庭复杂。”

  “哦!”丁海杏恍然道,于是又问道,“那以后两家的关系怎么处。”

  “我们依然是革命同志关系,该怎么处,就怎么处。老爷们儿事,跟老娘们没关系。”战常胜立即说道。

  “那对门现在不也是国家干部,革命同志,还拿老眼光看人。”丁海杏自言自语地嘀咕道。

  “你嘴里嘟嘟囔囔地在说什么?”战常胜语气温和地说道。

  “没说什么?”丁海杏微微摇头道。

  战常胜深邃的黑眸若有所思的望着她道,“对了,你刚才笑什么?”

  “什么笑什么?”丁海杏一脸懵懵地看着他道。

  “就是老高介绍对门情况的时候啊?”战常胜沉寂的双眸一瞬不瞬地静静地道。

  “哦!你说这个啊?它们的名字好奇怪。”丁海杏若无其事地说道。

  战常胜静静地看着她,澳门赌博网站:深邃的双眸溢出柔光,随即道,“外国的名字都这样,就如他们听到我们的名字一样感到奇怪。”

  丁海杏一拍大腿,突然想起来,转移话题道,“对了,常胜给我家写一封信,我们搬到这里来了,告诉他们一声。别让他们还往原来的地方寄信。”接着又道,“还有问问家里有没有老粗布,让他们寄些过来。”

  “行!”战常胜转过身去,伏案开始给杏花坡写信。

  “你慢慢写信,我去市场逛逛,看看有啥可买的,总不能晚上空着手去吧!”丁海杏起身道。

  “说起这个,市场离这里不远,出了校门大约走二十分钟。”战场胜停下笔道,说着站起来道,“我陪你去好了。”

  “不用,不用,你赶紧写信吧!我自己完全可以,我又不是路痴,你只要告诉我方向,我能找到的。”

  开玩笑,他要是跟着了自己还怎么‘买’东西。

  “我去去就来。”丁海杏提上买菜的篮子,拿上钱和票就出了门。

  丁海杏和战常胜在讨论对门邻居的时候,他们也在讨论战家一家人。

  &*&

  在家的洪雪荔楼一听到道里出现动静,就轻手轻脚地趴在大门上,听外面的动静。

  不怪她好奇心太盛,有点儿风吹草动,就跟惊弓之鸟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