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248章 采购
  “你好!昨晚儿上看着你们家灯亮了,就知道人搬来了。”对门的男人笑道,自我介绍道,“我是景海林,是这里的老师,教授电力技术方面。”推推身边的景博达道,“叫叔叔。”

  “叔叔好!”景博达立正站好了,微微欠身道。

  “你好!我是战常胜,新来的教官兼学员。”战常胜却只是不动声色地看着眼前斯文儒雅地男人,介绍自己道。

  景海林也算是军人,在学校见过的军人也不知凡几,从未见过像战常胜一般的军人,那漆黑如墨的视线藏着锋芒,如被鲜血淬炼过的沉着冷静,尽管锋芒收敛后只剩下沉默依然有很强的威慑。

  这是景海林第一次见到一个军人只是单单的就这么站着,就能感受到那纯粹强大的气场。

  景海林看着眼前的煞神,面色微僵,赶紧道,“不打扰你忙吧!以后对门住着,慢慢就熟悉了。”话落就带着孩子离开了,以后还是少惹为妙。

  战常胜摸摸自己的脸,有那么吓人吗?亏他还穿着军装,就这点承受能力。

  微微摇头,他去了后勤借了平板车,去食堂拿着煤票,买了一车煤球回来。

  丁海杏卷着袖子,要搬煤球,战常胜赶紧拦着她道,“别动手,我来,我来,这是男人的活儿,不用你们女人动手,这点儿活儿小意思。把手弄脏了不好洗,你的手好不容易细腻了些。”

  如此为她这般着想,丁海杏就果断的接受了,拉着段红缨回了家。

  煤球票是一月一月的购买的,当月就五十公斤,而一块煤球的重量大约是两斤半,也就是四十多块煤。

  一天烧三块煤球,正好挨到月底,公家也计算的很清楚的,杜绝浪费。

  战常胜直接上手一次搬十块煤球,四趟就搬完了,全部进了厨房,码放整齐了。

  搬完了煤球,战常胜洗干净了手,一家三口穿戴整齐了就出了家门。

  目标百货商场,三人乘公交车到了市中心。百货商场永远是这个时代最气派的建筑物,也是人流最多的建筑物。

  即便不是星期天,百货商场也是人流如织。

  带着目的来的,战常胜他们直奔一楼最为僻静,且冷清的柜台。

  售货员一看见战常胜他们穿着打扮,就非常的热情介绍各类缝纫机的价格、优劣、产地。

  “我们买沪海的无敌牌如何?”战常胜歪头看着丁海杏道,低沉而温和的嗓音伴着浅浅的暖意。

  她可是缝纫机的使用者,当然最有权利决定买哪一个。

  “好!”丁海杏淡然一笑,点头说道,唇角轻扬起的弧度很柔和,终于可以大干一场了。

  无敌牌就是后来风靡全国的蝴蝶牌儿缝纫机,有意思的是,“无敌”和“蝴蝶”在沪语中的发音完全相同。

  对于普通的老百姓来说,拥有一台缝纫机更是难上加难的事。因为缝纫机一直供不应求,实行凭票供应办法,由政府印制“缝纫机购买券”在各系统、各区县的企事业单位内部进行分配,凭票供应缝纫机。

  而在缝纫机的产地沪海平均每年每80个人发一张购买券……

  可想而知其他的地方了,将会更加的稀少。

  一台缝纫机是比较高档的家庭装备,是身价的象征,所以见丁海杏他们买下缝纫机,路过之人都投去艳羡的目光。

  不过在看到战常胜一身军装,大家又都理解,因为军装代表着高收入之人。

  即使有缝纫机票,一台缝纫机卖一百三十块钱,外加二十张工业券。对于现在的人的收入来说,也是一笔不菲的钱,得攒好些年,前提是你还得有缝纫票才行。

  而这缝纫机票在黑市倒卖要五六十块钱一张才能买的到。只要有利益的存在,私下交易永不停歇。

  丁海杏又买了好些缝纫机线,没有线可用不了。

  “等等……”丁海杏看着战常胜道,“来一趟买些吃的糖果、点心、果脯什么的东西回去,刚般这里,怎么也得睦邻友好、表示、表示吧!以后可都是同事,一个战壕里的战友了。”

  “你说的对,还是你想的周全。”战常胜低声说道,声音温润悦耳,“走咱去买些糕点。”

  段红缨拉着他们俩,指指缝纫机,丁海杏一拍额头把它给忘了。

  售货员立马殷勤地说道,“先放在这儿等你们买完了,再回来提货也不迟。”

  说起缝纫机,丁海杏想起来道,“这怎么运回去啊?”

  这时候可没有送货上门的服务,都是自己想办法运回家去。

  战常胜挠挠头,还真没想到,这大家伙总不能扛回去吧!

  售货员又热情地说道,“这商场后面有拉平车的,你付两毛钱,他保证给您拉回家去。”

  “这下解决了。”战常胜看着她们道,“走咱们买东西去。”

  他们又去商场的食品柜台,买了些水果糖两斤、桃酥二斤……

  “红缨想吃什么?”丁海杏看着她问道。

  段红缨摆摆手,表示自己不想吃什么?

  “还有些糖票,这不买可就作废了。”丁海杏打着手语看着段红缨说道。

  售货员一脸的吃惊,随后又一脸的可惜与同情,在战常胜凌厉的眼神中,吓得不敢在看她们。

  “那就买些白糖。”段红缨直接捡最实惠地打着手语道。

  “行,听我们红缨的。”丁海杏又买了一斤白糖,然后看着他们边说边打手语道,“来一趟不容易,想想还有什么想买的没有?”

  战常胜和段红缨想了想没有要买什么的。

  “想不起来就算了,反正学校的服务社什么都有,去那里买也一样。”战常胜干脆说道。

  “那我还想买两个樟木箱子。”丁海杏闲闲地说道。

  “那我们去楼上买家具的看看。”战常胜直接说道。

  “别别,没有票,买不到的。”丁海杏赶紧拦着道。

  “那怎么办?”这下子战常胜没辙了,他向来都是用后勤送来的家具,从来没有为这些东西操过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