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237章 生活毫无起色
  “啧啧……”郝母砸吧着嘴进了屋子,澳门赌博网站:一屁股坐在了炕上道,“老头子,这下子放心了,可以好好的反击一下嘴里的那些碎嘴的娘们了。让他们嘲笑咱们,这下子我看老丁头他怎么说?还敢编排咱们的不是,黑老鸹(乌鸦)别笑话猪黑。”

  “唉……”郝父重重地叹了口气,“晚了!”

  “怎么晚了?一点儿也不晚。”郝母信心十足道,撸起袖子,“我现在就堵上他老丁家的门,把他骂个狗血淋头。”

  “行了,别丢人现眼了。”郝父愤恨地说道。

  “怎么是丢人现眼呢!”郝母大拇指指指自己道,“俺年轻的时候,吵架就没输过。”

  “不是,我不怀疑你的战斗力,而是一步晚,步步晚,明白吗?”郝父叹息道。

  “不明白。”郝母老实地摇摇头道。

  “言论现在一边倒的倒向丁家,在先入为主的情况下,我们即便说了,人家也只会认为,我们在辩解,或者老天开眼,给你了海杏一个好姻缘。”郝父攥紧拳头苦笑一声道,“这真是到头来我们算计着对付人家办法,没想到到最后,招呼到我们身上了。”

  “那怎么办?”郝母闻言傻眼了,着急地问道,“这眼巴巴的盼着长锁来信,结果是长锁解释了没请咱的原因,真的是时间上来不及,还怕老丁家大闹婚礼,再有就是知道海杏也攀高枝了,这合着写了半天,一点儿有用也没有。咱的生活岂不是还没有改变。”

  “你想要什么改变?一步登天吗?”郝父长叹一声道。

  “难道你不想?”郝母眼巴巴地瞅着他道。

  郝父瞥了她一眼道,“想啊!不知道什么时候脱离苦海。”叹声道,“有一点就是现在起码心里的负罪感少点儿。”

  “咱们有啥负罪感?”郝母恍然道,“你说海杏那丫头啊!要不是咱家长锁抛弃她,她能飞上枝头变凤凰,严格说来他应该感谢我们才对。”

  真不愧是两母子,所思所想是一样,一样的无耻。

  “这话可别再老丁家面前说,咱还在他手底下讨生活。”郝父严肃地看着她道,希冀道,“现在只希望丁家知道咱们知道了真相,手底下松松手,我们的日子好过一些,长锁那里是远水解不了近渴啊!”

  心中的疑问得到了解答,可生活依然没有起色,就像郝父所担心的那样,知道了‘真相’又如何?

  因为信息的不对称,没有及时做好沟通,郝父失了先机。

  其实最主要的是郝长锁醉卧温柔乡,哪里还管得着杏花坡的郝家人呢!

  丁爸占据着道德的制高点,只要继续不偏不倚,就够老郝家喝一壶了。

  &*&

  郝银锁跑到了村口丁家门口,踌躇不前,他以什么身份来质问,嘴角泛起一丝苦涩。

  “你来干什么?”丁国栋堵住大门双眼猩红怒瞪着他道。

  “我想知道杏儿是不是结婚了。”郝银锁鼓起勇气问道。

  “我妹妹是结婚了,跟你们郝家没有任何关系了。”丁国栋直接毫不留余地的说道,“你可以走了。”

  懒的在跟他说任何的话,直接把院门啪的一下合上了。

  “大白天的你关什么门啊?”从后面菜园子走过来的丁妈问道。

  “哦!这不是傍晚了,也没什么人来,关上门正好。”丁国栋摇头道,又转移话题道,“快点儿,洗洗手,咱们吃饭,姑姑热好粥了。”

  母子俩一前一后跟着进了堂屋。

  郝银锁在外面听着,失魂落魄的转身回去了,她嫁人了,嫁给了‘救命恩人’,那么高的大官,希望他对她好一些,杏儿姐不再受苦。

  &*&

  第二天一早,丁国栋吃完早饭,放下碗筷,扛着东西就去镇上寄东西了。

  几天后,“我回来了。”战常胜提着包裹进了家门道,“杏儿来看看,家里寄东西来了。”说着提着包裹放在了茶几上。

  “你回来了,晚饭马上好。”丁海杏和段红缨从厨房出来,就看见茶几上的大布袋,“这是什么?”

  “爸妈寄来的。”战常胜低沉略有磁性的嗓音伴有一丝若有若无的淡笑道,“快,快打开看看,家里寄什么来了。”

  丁海杏将布袋拆开,拿出里面的小袋子,迫不及待地拆开,“是山货,松子、榛子、核桃、杏仁。都是我爱吃的。”看着熟悉的山货,嗑开松子,还是那熟悉的味道,瞬间让她眼角湿润了起来。

  “你怎么了?”战常胜担心地看着她道。

  “哦!没什么?”丁海杏吸吸鼻子道,低垂着头闷声道,“只是好久没吃过,想念的紧。”

  “那就多吃点儿。”战常胜嗑开松子,将仁拿出来,顺手就塞进了丁海杏的嘴里。

  丁海杏面色一僵,随即若无其事地说道,“我自己来,你也吃,我们杏花坡的松子,可是最好吃的。这个可是长寿果,吃多了对身体好。”

  “长寿果,我记得不是花生吗?”战常胜随口说道。

  “这个也是,又被称为坚果中的鲜品。这可是健脑佳品,总之好处多多……”丁海杏嗑着松子看着段红缨打着手语问道,“好吃吗?”

  段红缨重重的点头,朝她竖起了大拇指。

  “怎么样?好吃吗?”丁海杏看着他有脸期待地问道。

  “难怪你心心念念的,果然好吃,好像还甜丝丝的。”战常胜仔细品味儿道,“而且越嚼越香。”

  “里面放了蜂蜜水。”丁海杏笑了笑道,“我们家的独门秘诀。”继续掏布袋道,“这是什么,包的奇奇怪怪的。”边拆边自言自语道,将缠着的布条拆开,露出里面的稻草,看着灌满蜂蜜的输液瓶,好笑地摇头道,“原来是杏花蜜。”

  “爸、妈真是的,寄这么多东西来干什么?”战常胜看着茶几上的山货道,“拿去集市上买也好。”

  丁海杏好笑地微微摇头道,“这漫山遍野都是,在集市上根本就买不上价钱的。每到秋季,村里的大人小孩儿都会进山捡,捡来后,猫冬时炒着当零嘴,过年也有干果,不至于家里啥都没有。”

  “那可以去买到农产品收购站,也能增加点儿收入。”战常胜随即又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