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235章 礼轻情意重
  “我们来帮忙。”丁国栋他们三个小辈说道。

  丁国栋去铲沙子,丁国良去晒棚把松子扛下来,应解放则去兑些蜂蜜水作为炒松子的作料。

  丁爸将黄沙放入大铁锅内,炒干、炒烫,应解放将蜂蜜水倒入炒匀,甜味儿溢出,将松子放入。

  “爸,我来翻炒吧!”丁国栋接过他手里的大铁铲子道,翻炒可是个力气活儿,尤其是一下子炒这么多,自然是力大如牛的他来了。

  丁国栋翻炒当中,瞥了一眼应解放道,“解放,火小点儿。太大容易糊。”

  “哦!”应解放闻言忙把火苗向下压压。

  小火慢炒,勤翻搅,大约五六分钟后,丁爸眼看着差不多了,“快,捞出几个尝尝。”

  丁国良手快的从锅里抓出几个,好烫,使劲儿的吹吹,砸开,果仁已经呈黄色了,“哥,熟了。”

  “哦!”丁国栋拿着端锅的垫布,也就是老丝瓜瓤,一下子将八印的大铁锅给端了下来,然后拿着大铁铲继续翻炒,均匀散热,直至凉的差不多了。在用筛筐筛净沙子,将松子装袋。

  丁国良砸开松子,放进嘴里,真是越嚼越香,“我姐肯定喜欢吃。”朝丁国栋竖起大拇指道,“哥,你这翻炒的技术真是无人能敌。”

  “这还多亏了你们找来的野蜂蜜。”丁国栋笑着说道,忽然想起来道,“对了,爸、妈,把我们从山里弄来的野蜂蜜给杏儿寄去些多好。”

  “你们没意见?”盘腿坐在炕的丁妈看着丁国栋他们三个道。

  “这有啥意见,明年春天在杏花开满山坡的时候,在弄杏花蜜不就行了。对咱们来说,小事一桩。”丁国栋轻松地说道。

  “这是你们辛苦弄来的。”丁妈双眸一瞬不瞬地看着他们道。

  丁国良黑眸轻闪,微微一笑道,“妈,这跟我姐给我们的东西来说,实在是不算什么?我还怕姐夫看不眼呢!”

  “礼轻情意重。”丁妈看着他们道,“常胜不是那样的人。”继而又道,“你们赶紧准备好了,将这些山货给杏儿他们寄过去。”

  “是!”丁国栋高兴地应道,蹬着梯子趴晒棚,将山核桃和榛子提了下来,装在了布袋里,又将野蜂蜜装输液瓶里,用稻草布条包好了,防止运输途中摔碎了。

  “还有杏仁,杏仁。”丁妈想起来道。

  “已经装了。”丁国良笑道,“我姐可是最爱吃的。”

  “好了,澳门赌博网站:明儿国栋去镇给杏儿他们寄了。”丁爸大布袋子道,他提溜了一下布袋,四样山货加起来有小三十多斤,足足的。

  “爸、妈,还有事吗?”丁国良看着丁爸、丁妈道。

  “没有!”丁爸看着他道。

  “趁着天色还亮,那我去读书了。”丁国良指指晒棚道。

  “好好,快去吧!吃晚饭的时候再叫你。”丁爸忙不迭地说道。

  丁国良蹬着梯子,爬到了晒棚,坐在了窗户边的桌子前。

  “舅舅、舅妈,我也去看书了。”应解放赶紧也道。

  “去吧!好好学习,给你妈争气。”丁爸看着外甥满脸慈祥地说道。

  “嗯!”应解放重重地点头。

  “解放,端点儿水去,刚才吃了那么多的松子,核桃……一会儿准渴。”丁妈抬眼看着应解放嘱咐道。

  “知道了。”应解放倒了两茶缸水,放在小竹篮子里,提着了晒棚。

  丁国栋看着时间还早,“爸、妈,我现在就寄去得了,反正现在没事。”

  “明天吧!我把这鞋垫赶赶,好给常胜寄去。”丁妈盘腿坐在炕低着头忙着做活儿道。

  “那好吧!”丁国栋重新坐回小板凳开始编筐子。

  丁爸端起炕桌大茶缸,灌了一口道,“常胜真的,这孩子咋就知道咱们心里想什么呢?”

  “是啊!太贴心了。”丁妈满脸笑容地说道。

  丁爸长处一口气道,“这下我放心了,咱家杏儿看来日子过的不错。”

  “老头子,你咋就看出来他们过的好呢?你不怕报喜不报忧啊?”丁妈斜了他一眼故意说道。

  丁爸挑眉看着她道,“能把老婆的娘家人放在心,他能对咱家杏儿不好。我可是对常胜很有信心。”

  “再看看吧!”丁妈平淡地说道,眼神也透着股子沉静,“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

  “你们女人就是小心眼儿,都这样了,还想让人家怎么样?把她揣在怀里啊?”丁爸不替常胜抱打不平道。

  丁妈张了张嘴,深吸一口气道,“算了,不跟你说了。”

  “我回来了。”丁明悦大步流星地走进来道,挑开帘子进了东里间,一屁股坐在炕沿,看着丁爸手边的大茶缸,端起来道,“有水。正好。”咕咚、咕咚一口气喝完剩下的水。

  “你干啥了,这么累。”丁爸看着满脸疲惫的丁明悦道。

  “年底嘛!盘帐,每年不都这样,过了这个月就好了。”丁明悦嗑着松子说道。

  丁爸看着她,故作姿态地说道,“明悦咱家今天发生了意见事?”

  “什么事?”丁明悦漫不经心地问道。

  “明悦,你不是一直说俺女婿不好,今儿常胜寄东西回来了。”丁爸不迫不及待地显摆道。

  “哦!”丁明悦挑眉道,“寄什么了?”

  “书,常胜寄来的数理化丛书,对咱家国良考大学很有帮助的。”丁爸嘚瑟地说道,“怎么样?我这个女婿好吧!”

  丁明悦好笑地看着得意洋洋的有些幼稚的大哥,“行,你女婿好!你不就是想听这句话。我说了,满意了吧!”

  “呵呵……”丁爸笑的好不高兴。

  “晚我们吃什么?”丁明悦拍拍自己瘪了的肚子道。

  “还能有什么,早熬的黄糊涂,野菜团子呗!”丁妈随口说道。

  早熬一大锅黄糊涂,一吃就是一天,这既是饭,也是水,闲时吃稀嘛!

  “唉……希望老天爷行行好,给咱们一个好光景。”丁爸抬眼看着窗外的夕阳道。

  “会的。报纸都说今年下半年,经济好转了。”丁明悦郑重的说道,“老天爷不会看着咱都饿死的。”

  “好了不说这个了,我热饭,咱们一会儿吃饭。”丁明悦起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