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230章 欢喜雀跃
  “原来我家杏儿想当干部啊?”战常胜深邃的眼神淡淡地扫过她湿漉漉的头发,英俊的脸上一派风轻云淡地调侃道。

  “才没有,只是觉的那头发好打理。”丁海杏淡然地说道,千篇一律的干部发型,丁海杏只是想想就觉的头皮发寒。

  “夏天会热的。”战常胜低沉地声音从头上传来道,“这头发又顺又滑的干嘛要剪了,剪了很可惜。”

  如此近的距离自然能闻见她头发上散发出来淡淡的似有若无的花香直钻鼻翼。

  战常胜嗅嗅鼻子,“你用的什么这么香。”

  “洗发膏。”丁海杏简单地解释道。

  战常胜深邃的眼神直勾勾地看着她,“咦!你的头发好像黑了不少?”初次见面可真是黄毛丫头,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又干又枯。

  “哪儿有?估计是湿头发的缘故,你等干了,估计又是黄毛丫头了。”丁海杏自我调侃道,一脸的云淡风轻。

  “哪有这么说自己的。”战常胜低沉道,“看来得继续给你补充营养,等回来肯定是又浓又密的黑发。”

  丁海杏擦的头发差不多了,将手里的毛巾搭在了椅背上,拿着桌子上的黄杨木梳,由于头发长及腰间,她将长发捋到颈侧,让长发低垂下来,不至于打湿衣服,然后拿着梳子一下一下的梳通。

  “你也去洗洗澡好了,正巧一会儿我把衣服全洗了。”丁海杏边梳头边漫不经心地说道。

  战常胜斜靠在桌子上,双眸不加掩饰的看着她,身上还是那红底碎花的小袄,小媳妇儿样儿十足。厚厚的棉袄,也遮不住她胸前的鼓鼓囊囊,瘦归瘦,身材很好。

  看着凌乱的发丝被梳的顺滑,在灯光下散发着莹莹的光泽。

  等了半天不见身后之人反应,丁海杏梳好了头发,回头看着他道,“我说的话你听见了没。”

  战常胜看着她回眸一笑,长长的头发扬起美丽的弧度,又自然的垂落。

  回眸一笑百媚生,战常胜深邃的眼神依旧的盯着她,英俊的脸上尽是一片不动如风的表情。

  “你看着我干什么?”丁海杏摸摸自己的脸道,“怎么我没洗干净吗?”顺着他眼神,看向自己的胸前,双臂环胸,格挡了他的视线,清亮的眸中有些提防地看着他那古井无波的双眸。

  然而,这并没有阻止他略带侵略性的视线,他的眼神毫不客气的在她的身上打转,把丁海杏给看得心里发毛,生怕他化身为狼,直接扑过来,眼神充满防备。

  那戒备的眼神让战常胜轻轻皱起眉头,“我们是夫妻!”严肃强调地说道,醇厚的声音划过丁海杏心底泛起涟漪。

  丁海杏羞恼地瞪着他,什么意思?那也不会随便让你看。

  战常胜看着她如防狼一般的看着自己,非常不满地撅着嘴,叹口气淡定地说道,“我去洗澡。”

  丁海杏扬眉欣喜道,“我给你拿换洗衣服。”

  用得着这么高兴?战常胜一本正经地说道,“你认为躲的过去。”眼底充满了期待。

  他的话够直接,让丁海杏脸上不禁染上了一道淡淡的红晕,不知道是害羞还是因为怒的。

  战常胜眸光柔和的看着她,剑眉轻扬,露出蜜汁微笑,拿起椅背上的毛巾,欢喜雀跃地哼唱着,“穿林海跨雪原,气冲宵汉,春满人间……”

  丁海杏闻言刷了一下脸就红的滴血,这家伙,真是不知羞。

  丁海杏极快速地从衣箱里拿出他的换洗衣服,用纸袋装着,塞到他怀中道,“快去洗吧!”推着他赶紧出了卧室。

  战常胜端着脸盆,洗澡用具和换洗衣服去洗澡。

  丁海杏则开始洗换下来的脏衣服,‘敲’开段红缨的门。

  丁海杏推门进去,段红缨已经躺下了,看着她要起身,赶紧打着手语道,“别起来,别起来!别着凉了。”接着又道,“我要洗衣服,洗澡换下来的脏衣服。”

  段红缨摆手,又打着手语道,“不用,我自己洗。”

  “行了,别跟我客气了。”丁海杏将她洗澡换下来的脏外罩都拿了出来。

  卫生间内,丁海杏和段红缨两人的贴身内衣已经晾了起来,很显然是段红缨投洗过了,两人的小衣已经在澡堂子里洗干净了。

  丁海杏将两人的外罩放进盆里泡着,开始洗衣服,男人洗澡就是快,前后半小时就回来了。

  丁海杏听见他的声音,头也不回道,“我在卫生间洗衣服,把你的脏衣服拿来。”

  战常胜走进了卫生间,看着坐在小板凳上,正在洗衣板上搓衣服的丁海杏道,“明天再洗吧!”

  丁海杏抬眼看着他认真地说道,“今日事今日毕!”

  “那好吧!我帮你,两个人洗的快。”战常胜蹲下来,一起帮忙洗衣服。

  只是三人身上穿的衣服,这几天又没有怎么出门,所以衣服不是特别脏,又两个人洗,所以洗起来特别的快,很快就晾了起来。

  将衣服晾了起来,丁海杏又刷刷牙,洗洗脸才缩手缩脚的赶紧钻了被窝。

  战常胜紧随其后的洗脸、刷牙,封了炉子,检查门窗后才猴急的进了卧室,掀开被子坐进了被窝里,低声道,“这天可真冷啊?”

  “是啊!”丁海杏淡然地笑了笑附和道。

  “把手给我。”战常胜伸开手道。

  “干什么?”丁海杏不明所以地看着他道。

  “把手给我。”战常胜说着自己从被窝里将她的手给拿出来,“我就知道。”看着她如红萝卜的似的手,“你看看冰冰的。”他厚实温热的大手,使劲儿的揉搓着冰凉的双手,“肯定也没抹雪花膏,还真得盯着你。”说着就要扭头拿床头柜上的雪花膏。

  “大晚上的别抹了,蹭到被子上脏死了。”丁海杏赶紧说道,一双晶莹的黑瞳痴痴地瞅着他,唇角开心的翘起。

  “弄脏,就弄脏呗!脏了再洗,只要手好就好了。”战常胜一脸不在乎地说道,波流转间透露的温柔体贴让丁海杏清晰的感觉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