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229章 战斗的号角
  丁海杏将织好的袖子织在了衣身上,做完最后的收尾工作,“好了。”将毛衣拽拽平展了,抖开,“来试试大小合适不。”举在战常胜的面前道。

  战常胜利落的将毛衣换上,咖啡色的毛衣,简洁大方,与军装相比,少了一份肃穆与刚毅,却多了份儒雅和亲和。

  丁海杏退后两步,看着整体效果,此时阳光缓缓的西下,他高大挺拔的身形沐浴在夕阳中,晕红的暖光冲散了他身上的肃穆气息,夕阳在他身上勾出一个个七彩的光晕,让他看起来分外柔和。

  挺美的视觉的享受,丁海杏看的有片刻恍惚。

  丁海杏拉平他身上的毛衣,绕到身后,又拍拍他的肩膀,抬起他的胳膊,“袖长也合适。”接着又道,“你活动一下,看看肩膀处紧不紧。”

  战常胜做了做扩胸运动,丁海杏问道,“感觉如何?”

  “很轻松!不感觉勒。”战常胜如实地说出了自己感觉,摸着身上的毛衣,绵软柔和,“你这织毛衣织的就跟买的一样。”赞美道,“比卖的还好。”

  “行了,别老王卖瓜,自卖自夸了。”丁海杏笑着说道,她对自己的手艺很有信心,不过做人得谦虚点儿。

  “晚上吃什么?”战常胜看着她问道。

  “你做主。”丁海杏看着他眉宇间泛起浅浅的笑容,如春天里融化的雪一般,大地回春。

  &*&

  新婚生活甜蜜而温馨,丁海杏织完了他的毛衣,终于轮到了自己的了,所以她有事情可做。

  与丁海杏轻松相比,战常胜比较郁闷,能看不能吃,迟迟不能与老婆并肩作战、干革命,能不郁闷吗?

  两天后的傍晚,丁海杏终于将自己的藕荷色的毛衣织好了,浅紫而略带粉色的颜色,没有纯粉色那么甜美,也没有纯紫色那么深邃浪漫,而是给人一种非常清新干净的感觉。

  战常胜面容柔和的看着被夕阳染红脸颊的丁海杏,夕阳下的她空灵宛如人间精灵!

  她真是一个有着迷一样气质的女人,在刚与柔的气质风格之间随性转换,藕荷色的毛衣裙,气质优雅温婉、军常服穿在她的身上则知性潇洒。

  干练中透露着一丝俏丽,目光清透灵动,坚韧中透着温柔,尽展女人百变魅力的独特气质。

  时儿天真善良、时儿又坚毅刚强百折不饶,刚柔并济间流露独特的魅力。

  丁海杏看着他直勾勾地、热辣辣的眼神,还用问吗?伸手在他眼前晃晃道,“我有那么好看?”俏皮地看着他。

  战常胜回过神儿来,一把将她拥在怀里,这个磨人的小妖精,真想立马将她拆解入腹。

  “喂喂!你勒死我算了。”丁海杏被他坚实的双臂给箍的快喘不过气来了。

  战常胜闻言松了松手臂,始终将她圈在了怀里。

  “快松开,红缨该出来了,马上到了晚饭时间。”丁海杏拍拍他的手臂道。

  战常胜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下自己的翻腾的心绪道,“晚上想吃什么?我来做。”

  “随便!不过要快,吃完饭我想去洗澡。”丁海杏话音刚落,就感觉他的手臂又收紧几分,战常胜压下内心的雀跃,这是吹响战斗的号角了,声音有些发紧道,“那简单,熬些粥,去食堂打馒头和菜好了。”说着松开了她。

  “好!我来熬粥。”丁海杏说着进了厨房,此时炉火上的水已经开了,麻溜地找玉米面。

  战常胜则拿着饭盒和布兜、饭票去食堂打饭。

  丁海杏站在炉火前,不停的搅着锅底,怕糊了。

  段红缨拿着自己一下午的大字出来了,丁海杏看着米字格的大字本,那认真劲儿,看着红缨低头,不着痕迹地叹了一声:可惜了。

  扬眉轻笑,打着手语道,“写的很好!”段红缨看着她喜笑颜开,丁海杏又打着手语道,“都认识吗?”

  段红缨重重地点头,丁海杏给了她一个鼓励的手语,继续努力。

  耳朵尖的丁海杏听见战常胜回来的声音,扯扯段红缨胳膊,指了指她是身后,然后将大字本给了段红缨。

  “我回来了。”战常胜端着铝制的饭盒提着布兜走了进来。

  “看看我们红缨的写的大字,写的很好。”丁海杏笑着接过他手里的馒头与饭盒,放在了炉火旁边。

  战常胜闻言兴致勃勃地接过段红缨手里的大字本道,“来让我看看。”重重地点头,“写的很好,不错。我家红缨真能干。”轻轻叹了口气。

  丁海杏感觉到他同样的惋惜着段红缨,扭头看着他道,“别这样,红缨很敏感的。我们应该庆幸她活的好好的。”

  “是我想差了。”战常胜迅速恢复了过来道,他得给孩子鼓励,可不能泄孩子的劲儿。

  段红缨一头雾水的看着他们两个,纯净的双眸在他们身上转来转去,打着手语道,“你们在说什么?”

  丁海杏看着她温柔笑着打手语道,“我们吃完饭,去洗澡如何?”

  段红缨点点头,丁海杏忙又打着手语道,“红缨摆碗筷,我们吃饭。”

  三人分工合作将饭菜端到了外面的餐桌上,菜是食堂里打来的,辣白菜、醋溜土豆丝,三合面的馒头,就着丁海杏熬好的玉米粥。

  吃过了晚餐,“碗筷就交给你了。”丁海杏看着他不客气地说道,自己去房间拿上换洗衣服衣服,洗澡的用具,端着洗脸盆和同样收拾好的段红缨拿上澡票一起去了澡堂子。

  丁海杏和段红缨带着一身的寒意进了家。

  战常胜看见她们俩,感慨道,“你们可真能洗,看看表几点了。”

  “才七点半多,不迟。”丁海杏把脸盆放在架子上。

  “快去擦干头发,看看这头发上都结了冰花了,别到时候生病了。”战常胜催促她们两个道,尽管头发包在毛巾中,可刘海处还说结冰了。

  丁海杏赶紧进了卧室,将包裹在头上的毛巾拿下来,一头带着水汽的秀发从头顶滑落下来。

  丁海杏换了一条干毛巾坐在桌子前侧身擦拭自己的头发,战常胜走进来道,“用我帮忙吗?”

  “不用!”丁海杏微微摇头拒绝道,“头发长洗一次头就是麻烦,应该剪短些,剪个干部头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