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224章 退而求其次
  “看来常胜真是找了个好老婆,这才几天手语都能打上了。”秀美惊讶道,眯起眼睛道,“有心机,有手段。”

  “怎么说话呢?”郑芸面露不悦道。

  “郑大姐,我这可不贬义的意思?我是说她聪明。”秀美赶紧解释道。

  “好好好,是我误会你了。这娶个聪明的老婆,总比娶个笨蛋要好吧!还影响下一代呢!”郑芸笑道。

  “哎!这谈吐,举止行为,可真不像乡下出来的,也不像没文化的。”有的人努努嘴道。

  “这没文化不代表人家不知理儿,不代表人家没心计。”郑芸又道,通过这些日子的认识,考校,她目前来说非常满意。

  众人点头,有道理。

  “这样子,咱们也放心了,还怕这新媳妇儿进门,我们红缨受委屈呢!”郑芸松口气道。

  “只希望能一直保持下去。”秀美意味深长地说道。

  这个秀美人长的漂亮,工作也好,孩子也聪明可爱,哪儿都好,就是有一点说话,能怼死个人,大家认识久了,知道这人其实她没有恶意。

  而通常实话难听,很少人能接受的了,因为她已经把人给惹恼了。

  所以如她这种人通常不讨喜。

  秀美无辜地看着她们道,“我说错了吗?就看她有了自己的孩子,是否能待红缨如初。”不顾她们的黑脸又道,“我就怕聪明反被聪明误。”

  秀美话落其他人齐刷刷地看向她。

  秀美毫无所觉地又道,“这当面一套,背后一套,见的太多了。”

  “嘶嘶……来了,别说了。”有人提醒她们道。

  丁海杏照顾着红缨睡了,和她们又聊了起来,话题歪到了欠债的滑头李彦生身上。

  秀美看着丁海杏道,“弟妹,那个李彦生真的把钱还给常胜了。”

  “嗯!”丁海杏点点头道。

  “这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众人咋舌道。

  “哎!你是怎么做到的。”有人好奇地问道。

  这能说吗?当然不能说了,丁海杏脸不红气不喘地说道,“我刚嫁进来,具体情况不知道,欠债还钱,理所当然。”

  众人闻言,也不在追问了,郑芸黑眸轻闪吗,似笑非笑地看着丁海杏。她总觉得这事情没有丁海杏说的那么轻描淡写,不然昨儿也不会问的那么详细了,问人家李彦生的生活习惯与脾气秉性。

  丁海杏自然也察觉了郑芸投来的目光,看向她,四目相对,微微一笑。

  散场时,夜已深沉,战常胜和丁海杏将他们一一送走。

  战常胜关上门,进了餐厅,看着满桌的杯盘狼藉,卷起袖子,收拾起来。

  “我来吧!被他们灌了那么多酒,去洗脸刷牙,早点儿躺下休息吧!”丁海杏摁着他的手道。

  “那不行,让你独自忙活了一下午,也该我收拾一下。”战常胜坚持道,看着她的双眸,又黑又亮。

  “行了,你有心就成了,醉醺醺的你不难受啊?”丁海杏唇角染着如一弯新月般的浅笑道。

  “我没醉,六个人才三瓶酒,都没喝多。”战常胜看着她道,“你看我像喝醉的吗?”

  “行行行,你没喝醉,你想干就干吧!”丁海杏无可奈何地看着他道,跟一个喝了酒的人,能争执出什么结果。

  夫妻俩一起收拾餐桌,自然就快的很,战常胜洗碗刷筷子,丁海杏则先打开窗户,散散这屋里的云山雾绕的烟味儿,看着桌子下面随地扔下密密麻麻的烟屁股,这是抽了多少的烟。

  “嗯!”丁海杏微微摇头,浑身打了冷颤。

  “杏儿你冷?”战常胜洗完碗筷走过来道,“你开着窗户干什么?”说着走过去,关起了窗户。

  “你自己看?”丁海杏指着被扫到一起堆积如山的烟蒂道。

  “男人嘛!烟酒不离手。”战常胜随意地说道,在他眼里很正常的现象,宁可不吃饭,也不能不抽烟。

  “以后请客最好是夏天,在院子里,你们想怎么抽,就怎么抽。”丁海杏退而求其次道,让他戒烟很显然不太现实。

  “你不喜欢烟味儿。”战常胜双手撑在餐桌上,幽黑的双眸紧盯着她道。

  “对!”丁海杏静静地凝视着他认真的说道,“你在外面怎么抽烟,我管不到,但是在家里,我希望你憋住,我和红缨拒绝抽二手烟。吸烟有害健康。”幽深的眸光划过一抹狡黠的光芒道,“这是我这个领导的第一条家规,你遵守与否。”

  战常胜闻言一愣,随即笑着点头道,“遵守,第一条家规嘛!”忽然又问道,“我以为你会下令让我戒烟。”

  丁海杏轻轻一笑,红唇轻启道,“你会吗?”

  “不会!”战常胜回答的也挺干脆道。

  “那就不就得了。”丁海杏推推他道,“你干完了,去洗漱睡觉。剩下的扫尾工作我来。”

  “好!”战常胜转身去了卫生间。

  丁海杏将烟蒂灰尘扫进了撮灰斗里,将垃圾倒了,笤帚和撮灰斗放好了。

  丁海杏进到卫生间里,战常胜还没离开,人看着疲倦的很,不停的打着哈气。

  “你洗好了没?”丁海杏走过去问道。

  “嗯!”战常胜突然靠近她,整个人挂在了丁海杏的身上,吓了她一跳,“你没事吧!快起来。”推推他道,“快起来,你嘴巴都是酒臭味儿。”

  战常胜下巴抵在她的肩头,澳门赌博网站:呢喃道,“老婆,帮我倒刷牙水如何?”

  这……这……刚才还生龙活虎的,现在撒起娇来了。

  “老婆……”低沉的声线,拉长的尾音,叫的丁海杏浑身酥酥麻麻的。

  “重死了,你不起来,我怎么给你倒刷牙水。”丁海杏屏住呼吸闷声道。

  战常胜闻言立马站了起来,嘴角挂着似有若无的淡笑……

  丁海杏好笑地看着他道,“你幼不幼稚。”

  “目的达成!”战常胜无赖地说道。

  丁海杏给这家伙倒上温热的刷牙水,牙膏也挤好了,将牙刷递给了他道,“这样可以了吧!乖,刷牙。”亲切地如小孩子似的拍拍他的黝黑的脸颊,“我去给你倒洗脚水。”

  “嗯!”战常胜点点头,洗漱完转身晃晃悠悠的回了卧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