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222章 突如其来的‘表白’
  “好的,请稍等!”丁海杏笑着退了下去。

  待丁海杏一离开他们的视线,这些男人就拿着战常胜开涮,于秋实率先说道,“行啊!这夫纲杠杠的。”

  “就是,就是,弟妹对你的命令那是坚决执行。”

  “哎!你怎么做到的。”他们好奇地问道。

  “我什么也没做啊!”战常胜得意洋洋地说道。

  “得了吧!听你瞎吹吧!”大家的眼神持怀疑地态度。

  “他是家里的顶梁柱,像她这样的都是这么敬着啊!”其中一个女人阴阳怪气地说道。

  战常胜闻言顿时不乐意道,“哎,秀美嫂子,你这话怎么听着这么别扭,什么叫像她这样的,像她这样的女人怎么了。”别看她是生死战友的爱人,事情一码归一码,这么说他家杏儿就是不中。

  秀美的爱人荣建华扯扯她的衣袖,使使眼色,秀美赶紧解释道,“我的意思是,弟妹在家里就这么看着母亲敬着父亲的,耳濡目染下当然也这么敬着你。”

  把这话给圆了回来,这么听着顺耳多了。战常胜面部柔和了起来。

  真是属狗脸,说变就变。战友们看着战常胜在心里嘀咕道。

  叫秀美的军嫂在心里撇撇嘴,他们男人吹捧丁海杏什么意思,不就是想让男人们振振夫纲。

  我能和她比吗?一个乡下出来的丫头,要容貌没有容貌,要学问没有学问,要工作又没有工作,一副活像是逃难出来的样子。估计在家的日子艰难着呢!一朝飞上枝头变凤凰。

  没有拿的出手的本事,不这么讨好男人,像老妈子一样伺候着男人饭来张口衣来伸手,怎么在这个家里立足。

  能和她相提并论吗!离开男人她照样过的下去,又不是指着自家男人那份工资过活,他的工资一半还要寄回去孝敬老人,接济兄弟姐妹。

  不讨好我能行吗?回头回家就把他要抬头造反的架势彻底给他镇压下去。

  哼……根本没有可比性,她是一个离了男人无法生存的女人,只能攀附着男人生活的女人。

  丁海杏和段红缨端着菜一一摆上了桌子,惊艳了众人。

  于秋实看着桌上的菜,“这也太好看了,我们都不敢下筷子了。”

  “就是,就是跟画一样,我都不舍得吃了。”有人附和道。

  “那就别吃,光看着。他们就等着你说这句话呢!”战常胜瞥了一眼虎视眈眈的馋嘴的家伙们道。

  “那不成,我中午都没咋吃,留着肚子,就等着晚上这一顿呢!”荣建华顿时不乐意,赶紧说道。

  “瞧你那点儿出息。”于秋实指着荣建华笑骂道。

  荣建华咧嘴一笑,一脸的无赖样儿,不就是说说,喂饱肚子才是正题儿。

  现在这年月和谁过不去都行,就是别跟自己肚子过不去。

  于秋实指着盘子边上的雕花道,“这是什么?”

  “这是胡萝卜雕刻的,让你们解解油腻,爽爽口。”战常胜拿着自己珍藏的酒走过来,坐下,打开道,“茅台酒,哥们够意思吧!”

  “废话少说,倒酒、倒酒。”他们纷纷指指酒杯道。

  战常胜起身,弯着腰一一给他们满上,直起身子看了一下桌上的菜色,然后看着厨房扬声道,“杏儿、红缨,澳门赌博网站:端完了吧!来来过来一起吃。”

  丁海杏站在厨房门口腼腆羞涩地说道,“这不好吧!你们喝酒,我在厨房对付一口得了。”

  “这怎么行,辛辛苦苦一下午,那有我们坐着吃,让你在厨房吃的道理。”战常胜干脆走过来拉着丁海杏和段红缨,走到餐桌前,将两人摁在自己旁边的座位上。

  郑芸看着丁海杏局促不安的样子微微一笑道,“弟妹,这里不是乡下,没有女人不上桌那种封建陋习的规矩,你家常胜请客,还专门提了一句,请爱人们陪同,就是怕桌上只有你一个女人不自在。”笑着打趣道,“常胜对你很上心哟!”挑眉看着常胜揶揄道,“真想不到我们结了婚的常胜这么会疼人。我还以为只会在家做大爷呢!”

  战常胜没有一点儿尴尬的意思,反而理直气壮地说道,“看嫂子说这话,我是娶老婆回来过日子的,又不是让她过来给我当使唤丫头的。我要是让她伺候我,饭来张口衣来伸手,那不是地主老财了,可是要挨批的。”

  丁海杏淡淡地仰着头,黑眸轻闪,静静地看着他。战常胜回望着她,清晰的让她看见自己眼底真诚。

  低沉而平静的嗓音又传来道,“哦!他老人家都说:妇女能顶半边天了。现在可是男女平等的年代,口号喊得那么响亮有什么用?得表现在行动上。”借着大家都在的机会,索性给杏儿洗洗脑子,深邃的眸光看着她特爷们儿的说道,“这一辈子只要我不被枪子撞上,你这一辈子就靠在我身上!我这一辈子,会好好待你的。”

  这突如其来的‘告白’让丝毫没有准备的丁海杏闻言一愣,右手不自觉的放在心脏的位置,感觉心跳前所未有加快与失序。

  感觉有一丝暖意从自己的放在膝盖上左手手背上缓缓的传来,这才发现他厚实温热的大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覆在她粗糙的干瘪的且冰冷的小手。

  丁海杏抬眼幽幽地看着他,他撤回手郑重地打了一个手语,‘我让你依靠。’拍拍自己坚实的肩膀。

  丁海杏莞尔一笑,这家伙……

  “哟哟!”男人们起哄道。

  “快说你这小子,给弟妹打的什么暗号!”

  “既然是暗号,当然不能告诉你们了。”战常胜痞痞的一笑道。

  “你这小子,不说是吧!大刑伺候。”他们个个摩拳擦掌道。

  “行了!改日咱们在找这小子算账。”

  于秋实一发话,大家饶了战常胜。

  不过呢!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大家七嘴八舌的又打趣战常胜。

  “你这小子,嘴上抹了蜜是咋地,这甜言蜜语是张口就来。”

  “不用在我们面前做戏吧!你什么德行,我们还不知道。真是光说不练假把式。”

  “谁给你们演戏,累不累,我可是很认真的。”战常胜说道,声音温润悦耳,看向杏儿的眼神,都如春风般的温柔甜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