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207章 挑灯夜战
  “小郝坐。”童爸看着还站在一旁,澳门赌博网站:不敢坐下的郝长锁,指着旁边的长沙发道。

  “爸妈今天早上,我错了。”郝长锁低垂着头,诚惶诚恐地承认错误道。

  “爸,您就原谅我们这一次好了,以后不会了。”童雪敲着边鼓道,“伯仁知道自己错了,心理非常的不安,还写了深刻的检查呢!”视线看向冯寒秋道,“妈。”一脸的央求,朝郝长锁使使眼色。

  “妈,以后不会再发生今儿早上的事情了。”郝长锁弯腰不起道。

  “妈,今儿早上起的晚了,是因为伯仁这几天一直在整修我们的小家来着。您也知道那筒子楼,不修整一下怎么住人。白天工作,也只能晚上干,晚上干的很晚,所以才睡过了。”童雪为心爱之人说着好话。

  冯寒秋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童雪推推童爸的肩膀,童爸出声道,“孩子妈,年轻人吗?理解一下,小郝知道自己错了。”

  冯寒秋叹声摆摆手道,“算了,下不为例。起来吧!我们去吃饭。”看向童爸,两人起身朝餐桌走去。

  童雪赶紧颠颠儿的跑过去将郝长锁给扶了起来,“我就说我妈说通情达理之人,会理解我们、体谅我们的。”

  冯寒秋闻言嘴角直抽抽,无声地摇了摇头。

  郝长锁还晕乎乎的,这么轻松就过关了,简直不符合冯寒秋的性格,坐在餐桌前,一脸狐疑地时不时偷偷瞥一眼冯寒秋。

  童爸也很诧异,这早上出门前还信誓旦旦地要给他脸色看,这么轻松地就放过他了。

  “妈多吃点儿,今儿是我做的饭。”童雪一副求表扬地看着她道。

  “一个个看我干什么?我脸上又没饭。”冯寒秋冷冰冰地说道。

  “吃饭,吃饭!”童爸笑着说道。

  一时间餐桌上安静的很,只有吃饭发出的细碎的声音。

  “我吃饱了,你们慢用。”冯寒秋放下碗筷,推开椅子,径直上了楼。

  童爸忙扒拉两口饭,放下碗筷道,“你们继续。”匆匆地追上了楼。

  走进卧室,关上了房门,看着坐在床上发呆的冯寒秋道,“发生了什么事?”

  “没有啊!”冯寒秋躲避着他如鹰一般锐利的眼睛道。

  “你说呢?还是我打电话去医院问。”童爸拉过梳妆台前的椅子坐在她对面道。

  “我说,我说。”冯寒秋无奈地看着他道,“我们医院的外科一把刀刘教授去农场种地了。”

  “他不是你的老师吗?”童爸拧着眉头道。

  “是啊!因为是美帝哈弗医学院回来的,前两年被人揭发是dite,打扫了两年厕所,今儿被发配去农场了。”冯寒秋浑身打了个冷颤,瑟瑟发抖道。

  童爸抓着她的手摩挲着,“别害怕有我呢!”

  “我不担心自己,我怕连累你们。”冯寒秋抬眼泪眼婆娑的看着他道,带着狠绝又道,“真到了那时候,一根绳我吊死自己,也不能让他们折磨、羞辱我。”

  “傻话!我还护不住你。”童爸坐在床上揽着她的肩头道,“以后在政治上积极一点儿,多向组织靠拢。”

  “嗯!”冯寒秋点点头道。

  童爸转移了话题道,“我说呢!今儿怎么轻松放过小郝了,原来原因在这儿呢!”今儿估计被吓坏了。

  冯寒秋嘴硬道,“我是看他认错态度良好,才不是因为他的家庭……”捂着嘴捶着他的肩头。

  &&

  楼下,童爸他们走了,可把郝长锁给吓了一跳,“妈这是还生我的气呢!”

  “不会!如果生气还能说算了,下不为例。”童雪宽慰他道,“可能是单位有什么事吧!”看着他道,“吃饭,吃饭,中午都没好好的吃,现在没事了,赶紧吃,浪费可是极大的犯罪。”

  郝长锁想想也有道理,甩开膀子开吃,直到吃完饭童爸他们都没下来。

  卧室内,新婚的郝长锁与童雪,翻云覆雨,颠鸾倒凤后,郝长锁看着她沉沉的睡去。

  郝长锁穿上衣服悄悄地拿起童雪睡觉前看的那一本安娜卡列尼娜出了卧室,又拿着手电筒去了卫生间。

  此时夜已深沉,万籁俱寂,卫生间内,头顶一盏晕黄的小灯,郝长锁极快速的翻看手中的。

  “娘的!原来这就是童雪推崇的涡轮司机,特么的不就是一个到处勾引女人的小白脸,我才不学他呢!还爱情,狗屎一堆,不守妇道,水性杨花。给男人戴绿帽子,还理直气壮。她们这些人就说忘不了小资产阶级情调,真是吃饱了撑的闲得慌,特么的没有吃的,我看她还有心情去追求什么所谓的爱情。”将书啪的一下合上,“这种破书看个屁!”感慨道,“大丈夫果然不能一日无权啊!”

  此时门响了,吓得郝长锁赶紧将书塞进了腰里。

  “伯仁是你在里面吗?”童雪冲着门喊道,睡的迷迷瞪瞪中,一翻身,身边没了爱人,想着他上厕所了,左等不来,右等不来,就披上衣服出来找。

  郝长锁拉开插销,“吱呀……”一声门开了,他出现在门口道,“小雪上厕所啊!正好我上完了。”

  童雪被他这么一说,还真有些想上厕所。

  郝长锁赶紧返回卧室,将腰中的书放在了她的枕头边上,脱掉衣服出溜一下钻进了被窝。

  呼!长出一口气,躺了下去。

  童雪从厕所回来,脱掉披着的衣服,钻进被窝,侧头看着他道,“你见我的书了吗?”

  “书,什么书?”郝长锁懵懂地看着她道。

  “就我看的安娜卡列尼娜啊!”童雪问道。

  “不是在你头顶吗?”郝长锁指指她的枕头上方道。

  童雪一翻身抬头看见书正在她的头顶,又自言自语地说道,“真是奇怪,刚才明明不在啊!”满脸疑惑,微微摇头。

  “小雪。”郝长锁搂着她严肃地说道,“跟你说件事?”一下子转移了她的注意力。

  “什么事?这么严肃?”童雪看着他板着的脸孔道。

  “关于你看的那本书。”郝长锁长臂一伸拿过来道。

  “这书怎么了,世界名著。”童雪满脸疑惑的说道。

  “这书说老毛子的写的,咱现在跟老毛子闹翻了,你看它的书像什么话。”郝长锁轻抚着她的后背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