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201章 女人真的靠哄
  战常胜神色如常地看着刘所长道,澳门赌博网站:“谢谢你来通知我们,那样的人死有余辜。”

  刘所长目光在丁海杏和战常胜身上转了转道,“你们?”感觉两人身上发生了什么?

  “我们俩昨儿结婚了。”战常胜坦坦荡荡地说道。

  “那恭喜你们了。”刘所长忙不迭地说道,接着打趣道,“算起来,我还是你们的媒人呢!”看向丁海杏真是因祸得福了。

  丁海杏从兜里掏出一把喜糖道,“刘所长,请你吃喜糖。”

  “那我就不客气了,沾沾你们的喜气。”刘所长拿着喜糖笑着说道,“我今儿来就这事,已经说完了,不耽误你们了。”

  与刘所长分开,战常胜他们直接回了家,丁海杏看着紧跟着她们进屋的战常胜道,“你不去工作吗?”

  “你忘了我们结婚,我有半个月的婚嫁。”战常胜朝她眨眨眼,淡淡地说道,“算起来还有一个星期。”拥着她走进去道,“快进去,外面冷,看你的手冰冰的。”

  &*&

  火车上,丁妈的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似的流个不停。

  丁爸不耐烦道,“你说你当着常胜的面一直哭,多不好。”

  “你懂什么?”丁妈嗔怪地白了他一眼道,“你以为结了婚了就万事大吉了,他们这日子过好了,才行。杏儿从小就没离开过我们身边,一下子嫁进城里,跟无头苍蝇似的,哪儿都摸不找哪儿。我能不担心吗?”

  “不是还有常胜吗?”丁爸呐呐地说道。

  “指望你们男人?常胜不工作了,见天介围着杏儿转啊?像什么样儿!”丁妈数落他道,“你们男人无论到什么时候都那么粗心。”

  “行行,你细心。”丁爸一裹大衣,看着窗外疾驰向后的风景。

  “你哪里懂得我的用心。”丁妈瞥了他一眼道,“我们掉掉眼泪,常胜会上心些。他这一上心,多教教杏儿,她的日子才会过的好。”

  丁爸闻言咧嘴一笑道,“还是老婆子你聪明。”

  “现在杏儿我这放心了,倒是回去怎么跟国栋还有明悦他们说啊?婚是结了,可这新郎变人了。”丁妈眉头紧锁,犯了难道,“也不知道老郝家,回到家里向村里人怎么说的。”

  “想那么多干什么?他老郝家,才不用担心呢!咱给他烧把火,让他家一团乱麻。”丁爸大大咧咧地说道,“回去显摆显摆,他家养的那好儿子,结婚都不请爹妈参加,哼哼……”冷哼一声道,“就够他们受得了。”

  “自家乱成一锅粥,哪里还有心情管咱们呢!”丁妈同意道,死道友不死贫道,事情是你儿子做出来的,就别我们顺水推舟,‘煽风点火了’。

  坐了一上午的火车,丁爸拿下一个帆布包道,“常胜说里面装了吃的,我看看都有啥?”说着拉开拉链,翻找了一下,拿出一个牛皮纸包,打开,“呀!鸡蛋、葱油饼。这孩子想的真周到。”

  “你看着东西?我去趟茅厕。”丁妈站起来拽了拽自己的上衣,感觉兜里有东西,一掏兜,“她爸,你看。”

  从兜里掏出钱和粮票,丁爸看着她手里的东西,“还有字条。”拿过来,展开看了看,“你闺女不让咱们亏着自己,记着在火车上买饭吃。火车上的饭菜不要粮票的,挺值得。”

  “那咱们买饭吃,凑合一顿好了。”丁妈直接做主道。

  “你这娘们儿舍得花钱了。”丁爸诧异地看着她道,“这很不符合你的性格。”

  “我想着这十来个鸡蛋和这葱油饼带回去给国栋他们吃。”丁妈缓缓地说道,“都两年了没吃过鸡蛋、没尝过白面的味道了。”

  说的丁爸鼻头酸涩,点头道,“行,听你的。”

  “赶紧收起来。”丁妈拿过他手里的牛皮纸,重新包了包塞进了帆布包里。

  丁爸、丁妈坐的始发车,有座位,可更多的是没有座位的,站在过道上,满满当当的,走动都不太方便。

  丁爸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从餐车那边买回来两份午饭四个大白馒头,外加一份炒土豆丝,简单的对付一口得了。

  &*&

  温暖如春的家里,段红缨拿着手语书,教战常胜比划手语。

  “对了,你要离开了,不请你的战友聚一聚。”坐在他们旁边的丁海杏想起来问道,手中织毛衣是速度不变。

  “是啊!这一别不知何时在相见。”战常胜闻言漫不经心地点点头道,给段红缨打了个手势,自己看,我和她有事情谈。

  段红缨乖巧地点了点头,然后拿起书移到了餐桌前,坐下继续练习。

  丁海杏见红缨离开,双眸闪了闪,“到了新地方,还得办洗尘宴。”冷不防地又说道,“你打算怎么办?”

  “嗯!”战常胜理所当然地说道,“当然是你来操持了,让他们来尝尝我老婆的手艺。”

  “在你的战友们面前,显摆、显摆,心儿里很美啊?”丁海杏抬眼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道。

  战常胜扬眉看着好整以暇地她,后知后觉地说道,“哦!这当然得老婆你全力配合。”轻笑地看着她道,“杏儿你没问题吧!”

  “那如果我说我不行呢?”丁海杏放下手中的毛衣异常严肃地看着他道。

  战常胜疑惑地挑眉看去,凝视着她一本正经的脸,一挥手大大咧咧地说道,“那我们就去吃食堂呗!多简单的事情。”眼神偷偷瞥着她,不紧不慢地说道,“只是不能让他们尝尝我老婆的手艺,很是遗憾!”眼角的余光偷偷瞥瞥无动于衷的丁海杏,还不接话茬,继续说道,“让他们也看看好饭不怕晚,结婚晚咱娶了好老婆。”那装腔作势的样子,无论是动作还是神色,都夹杂在明显的夫妻间特有的狡黠。

  丁海杏看着他那般唱念做打,横了他一眼好笑地说道,“要做多少?食材你得准备好了,不然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我可给你变不出来。”这家伙跟谁学的这一套。

  ‘成了!’战常胜心里嘀咕一声,嘿嘿……从老哥哥们总结出来的经验,这女人真的靠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