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190章 财政大权
  “你一直盯着我干什么?”丁海杏感觉他炽热的目光,澳门赌博网站:忍不住问道,被他这么盯着,饶是她定力如斯,也打错了一针。

  “你跟郑姐在厨房说什么呢?看你们聊的很起劲儿。”战常胜随便找了个话题道。

  说起这个丁海杏放下手中的毛衣,抬起琉璃般的双眸,划过一抹幽光道,“郑姐在厨房里不停的说你的好话,大赞你能力强,战斗英雄、为人正直、善良……”

  战常胜眉头都不皱一下,对这些赞美统统接下,眸光流转尤为自然地说道,“重点呢……”

  “郑姐说你是散财童子……”丁海杏优雅地叠起双腿,懒洋洋地看着他道。

  战常胜闻言一愣,随即双眸浸染笑意道,“郑姐肯定还说,他们男人一心扑在工作上,你一定要管好钱袋子,抓好家里的财政大权。”

  丁海杏惊讶地看着他惟妙惟肖地学着郑姐说话的声音与语气道,“郑姐还真了解你。”

  战常胜站起来拉起她道,“跟我进卧室。”不由分说地拉着她进了卧室。

  走到卧室的高低柜前,抽出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带锁的小铁盒子,又从另一个抽屉里拿出一把钥匙,转过身打开铁盒子,递给她道,“呶,这是咱家的钱袋子,现在财政大权交给你了。”

  “喂!我可没有抢班夺权的意思。”丁海杏抬眼凝视着他的黑眸道,对于推到眼前的钱袋子看都没看一眼。

  “谁说你抢班夺权了,这是你该管的,你是我老婆。”战常胜干脆将铁盒子直接塞进了丁海杏的怀里,然后稍有认真地看着她道,“如果战友有难我还是会接济的,你没意见吧!”

  “我没意见。”丁海杏轻松地说道。

  战常胜幽黑的双眸狐疑地看着她,“真没意见?”

  “当然!”丁海杏重重地点头道。

  战常胜竖起食指,点点她道,“以为对你浅薄的了解,肯定有后招。说吧!我听听。”

  “要借钱给别人的话,你给我写借据。”丁海杏看着他缓缓的说道,眼底尽是笑意。

  “夫妻间还要写借据吗?”战常胜剑眉轻挑看着她道。

  “别忘了还有两分利息呢!”丁海杏眨眨眼悠悠然说道。

  “什么?”战常胜错愕地看着她道。

  “别这么惊讶好不好,亲兄弟还明算账呢!”丁海杏明明白白地说道,斜睨着他道,“怎么想说,这是我赚的钱,还要借啊?”大拇指指着自己道,“别忘了,财政大权交给我了。”

  战常胜很欣喜地看着她,虽然是戏谑的口吻,有进步总算不分的那么清楚了。

  “好好好!”战常胜忽然正色道,“杏儿记住一点,我会留下咱家的生活费的,不是那种打肿脸充胖子,为了所谓的名声让老婆孩子饿肚子之人。”

  她闻言眼底闪过一丝讶异,说不出来这种感觉是什么,多少人为了名声,苛刻的对待自己的如所有物般的妻儿。有他这句话就成了。

  那种在血与火的淬炼下来的战友情可不是她这个刚进门的女人就改变的。

  都说妇女能顶半边天,可在实际生活中根本就不可能。

  钱是人家挣的,当然也是人家想怎么花就怎么花,嫁汉嫁汉、穿衣吃饭,有你吃的,有你穿的就知足吧!还想着爬到男人头顶上吗?还想掌管家里的财政大权,别做梦了。

  就在丁海杏失神之际,战常胜靠近她,挺拔精壮的身躯,站到她的身旁,非常的有压迫感,“杏儿我们是夫妻了,这一辈子就栓在一起了,有什么就说,不需要藏着掖着,看你小心翼翼我都累的慌。我虽然有些大男子主义,但却不是一言堂,明白吗?”

  丁海杏浅浅吸了一口气,抬眼看着他道,“我明白,我会试着来的。”

  “不是试着来,而是一定要将我当成你的依靠。”战常胜拍着自己的肩膀道。

  “好!给我时间。”丁海杏简单的应道。

  战常胜深吸一口气,望着她清澈的双眸,慢慢来吧!“你不看看咱家的家底儿。”

  丁海杏看着眼前的铁盒子,一目了然,里面静静的躺着一些散钱,和一本活期存折。

  丁海杏拿起活期存折打开,里面大都是存钱,很少支取,大约一千多块。

  这家底却是够丰厚的,难怪人家有底气。

  “哦!对了。”战常胜转身走到挂衣服的地方从里面掏出一个信封,“这是我们结婚大家随的份子钱,大概有两百多块。等我们到了新地方,在到银行存起来。”

  “你的人缘蛮好的。”丁海杏惊讶道。

  两百多块可真不少,要知道现如今红白喜事随份子钱,城里她不清楚,农村都一毛、两毛,那还是关系亲近的,村里人随份子钱都是物品,几个鸡蛋就算份子钱了。

  城里即便再有钱,左右不过几毛,撑死一块了。

  “礼单呢!”丁海杏看着他道,“以后要还的。”

  “在信封里。”战常胜随口又说道,“要是还的话,估计得一二十年后,他们的儿女长大结婚了。”看着丁海杏疑惑的样子道,“别忘了我的年纪,他们的年纪可都比我大,且我结婚又晚,可不就……”

  “原来是收回啊!”丁海杏打开礼单道,上面详细的记录着,“难道当兵的这么有钱,随的都是五毛、一块。”

  战常胜闻言轻笑道,“我吃亏了好不好,他们结婚我随钱,生孩子办满月我随……”

  这年月鼓励生孩子,一家二三个很正常,七八个都有,生一回孩子,都随的话,加起来可真不少。

  “我是他们年龄最小的,结婚又晚,所以大家随的有些高了。”战常胜声音中有自己未察觉的遗憾,“况且我要走了。”

  “你要走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丁海杏感触颇深地看着他道。

  “没有!于老哥的意思是到最后再说。”战常胜转移话题道,“对了刚才拿钥匙的抽屉里,放着我的每月的工资和发放的粮票等票证,票证有当月必须用的,你要看清楚了,别留着作废了,就浪费了。可以送人或者相互取长补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