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187章 酒和水
  “对什么对?别喝了。”郑芸看着他们二人劝说道。

  “少废话,澳门赌博网站:你这娘们儿给我拿酒来。”于秋实拍着桌子喷着酒气说道,身子歪歪扭扭的。

  “好好好,我给你们拿酒。”郑芸拿着茅台空酒瓶起身走到客厅,拿起茶几上的凉茶壶,茶壶里的水是吃饭前倒的,还有些温热了,不管了,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对着酒瓶口就灌了进去。

  丁海杏看的眼睛都直了,还有这种操作。

  郑芸似是感觉到了丁海杏那‘火热’的眼神,食指放在嘴边,嘘……

  丁海杏忙不迭地点头,战常胜挑眉顺着看过去,嘴角微微翘起。

  察觉战常胜的眼神方向,丁海杏夹了一口鸡蛋,“吃菜,吃菜。”胳膊抬起正好挡住他的视线。

  “好了没!”于秋实拍着桌子道。

  “来了,来了。”郑芸拿着酒瓶回到餐桌上道,“我给你们倒。”说着为他们二人满上。

  于秋实端起酒杯道,“常胜,来干杯。”

  “干杯。”战常胜端着酒杯与他碰杯道。

  战常胜滋溜一口一饮而尽,于秋实一口闷进去,“阿噗……”侧身全喷在了地上。

  “这什么酒,这根本就不是酒。”于秋实啪的一下将酒杯放在了桌上。

  “这是酒,你看看这还是茅台呢?”郑芸拿着酒瓶说道。

  “胡说,这明明是水。”于秋实瞪着酒瓶,迷瞪地眨眨眼道。

  “呃……”郑芸一时语塞,不是喝醉了吗?还这么机灵干什么?“这是酒,你喝醉了味觉失调了。”

  “老子喝了那么多年酒,水跟酒我还分不清,你见过谁家的酒特么的是温热的。”于秋实摇摇晃晃地手指着酒瓶道,拍着桌子道,“去拿酒来。”看着晃晃的郑芸指着她又道,“你别晃。”踉踉跄跄的起身道,“你不去,我去。”

  郑芸摁着他道,“这是酒。”

  “我自己拿。”于秋实拂开她道,喝醉酒的人没轻没重的差点儿把郑芸给推倒了。

  丁海杏眼明手快地扶着郑芸,才没摔倒,这种喝醉的情况谁也劝不住。

  正着急的时候。

  战常胜长臂一伸拽住于秋实的胳膊道,“老哥,来来喝酒,我们继续喝。”

  “等着,我去给你拿酒。”于秋实脚下一软坐在了椅子上道。

  “拿什么酒啊?这不是有酒。”战常胜拿过茅台酒为他斟满了道。

  “这是水,哪是酒,还温热的。”于秋实端着酒杯说道。

  “老哥,我姐好贤惠啊!这酒都给咱们热了,这样喝着不伤胃。”战常胜端着酒杯与他碰杯道,“来来干杯。”一口闷了,还砸吧着嘴,喷着酒气说道,“这是醇正的茅台酒,香气幽雅,醇厚谐调,绵甜爽净,回味悠长。”

  “真的!”于秋实迷蒙地眨巴眨巴眼,滋溜一口灌进了肚里,砸吧砸吧嘴,“还真是酒。”热情地说道,“来我们继续喝!”

  还有这这种操作,丁海杏看向战常胜,朝他竖起大拇指。

  战常胜端着又满上白开水的酒杯,俏皮地朝她眨眨眼,那样子好不可爱。

  丁海杏错愕地看着他,随即笑了,“这家伙装醉呢!”抬眼看向于秋实,那是真的有些醉了。

  酒和水都分不出来了。

  有战常胜打掩护顺利的遮掩了过去,丁海杏与郑芸两人四目相对,相视一眼同时,笑了起来。

  郑芸更是长出一口气,感激地看着战常胜。

  结果一人半斤酒,又一人喝了些水,虽然有些醉,但不至于醉的出溜到桌子下面,丑态百出。

  走路踉踉跄跄的,丁海杏和红缨搀扶着战常胜回到了家,他自己去厕所解决了生理需要。

  如于秋实所说,喝了酒的他真的很老实,躺在床上。

  丁海杏脱了他的鞋,将腿抬上了床,刚刚拉开被子,一抬眼就看见他睁着清亮的有眼神看着自己。

  丁海杏看着战常胜挑眉道,“怎么不舒服?”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道,“怎么酒喝多了。”竖起食指杵着下巴笑看则他调侃道,“我记得某人可是喝了不少的水。”

  战常胜黑而亮的双眸,凝视着丁海杏她身上的红底碎花红棉袄,还真像是新娶的小媳妇儿,微微勾起了唇角。

  被他这么紧紧盯着,心里毛毛的,不自在地说道,“看着我干什么?”

  战常胜使劲儿一拽,在丁海杏地惊呼声中,趴在了他的身上,与他脸对脸的,彼此能感觉到对方的呼吸。

  战常胜脸刷的一下乍红了,脸上热气腾腾的,感觉要冒烟似的,幸好喝了酒,脸本身就红。

  她身上似有若无的馨香味儿钻入他的鼻翼,他忍不住动了动鼻子,眼神就落在她的身上。

  看着她清澈如水般的双眸,他的心脏不受控制地噗通噗通激烈跳动着,费了好大的力气他方才压制心里的蠢蠢欲动。

  “好臭,一股酒臭味。”丁海杏娇嗔地拍着他的胸膛道。

  那一嗔一笑的风情却让他莫名心跳加,一种极为陌生的燥热感自身体内攀升而起。

  战常胜双手环上她的腰,让她紧紧的贴合着自己的身体,感觉她趴在自己身上根本就没有什么重量,尤其是那纤细一把的小蛮腰,他一把就能握住,太瘦了。

  心里那股冲动也没了,房间内刚升起的旖旎氛围消失的干干净净。

  “快放我起来,快被你熏死了。”丁海杏屏住呼吸道。

  “没那么臭吧!”战常胜咕哝道,“我们喝的又不多。”

  “半斤还不多啊?你想喝多少。”丁海杏手指戳着他的胸口道。

  “老子的酒量可好着呢?一两斤不成问题。”战常胜吹嘘道。

  这是真的,想当年在朝作战的时候,那个冷啊!猫在哪个山坳坳里打埋伏,就得全靠酒扛着才不至于冻僵,久而久之不但杀敌勇猛,这酒量也练上来了。

  “那你干嘛配合我们啊!”丁海杏眼眸里跳动着光芒,看着好奇地问道。

  “于老哥酒量就半斤,喝多了吐的那都是,那不是给郑姐添麻烦吗?”战常胜面部表情柔和地说道,“而且喝醉容易出洋相,让人看了笑话不好。”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