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180章 尽情的使唤他
  “我又不是天生天养的,我是我娘一个人艰辛带大的,这样祭拜她没有什么不合适。”战常胜格外淡定沉稳地说道。

  丁海杏抬眼讶异地看着他,与战常胜相处的越多,丁海杏对他的了解也越深,是个有自己思想与头脑的人。

  在世界第一大组织‘洗脑’那么多年,还能有独立思辨的能力。这是非常难得的!在这个时代,全民都喊一样的口号,做一样的事,听一样的宣传的,不允许特立独行的思想,他还能这么做,简直是一朵‘奇葩’。

  说实话,就算在嚷嚷着追求个性的年代,愿意用自己的头脑思考,不人云亦云,或者不为了反叛而反叛的人也不多。盲从,是一种人类本性,难以抗拒。

  “那么惊讶干什么?”战常胜看着清澈秋水般的双眸道,不疾不徐地说道,“人之体肤,受之父母,乌鸦尚能反哺,羊能跪乳,何况人乎?”轻笑着托起她的下巴道,“快合上嘴巴!”平淡而温和地又道,“天与地孕育了人类及万种生灵。古人跪天与地,是对大自然的敬畏。人应该有自已的信仰,只有有了革命信仰,行为才有了约束力,但和孝顺父母不冲突吧!”轻皱着眉头道,“怎么嘴巴又张开了,小心吸进凉气。”

  丁海杏惊讶不是他的话,当然他的话够让她惊讶了,他惊讶是,他身边飘着一个美丽的女性,一脸慈爱地看着战常胜,笑容很美,温柔得如春风一般,眼睛看着他们两个,让人心都柔软了。

  丁海杏灵动的双眸微微闪动,“我看见娘了。”

  “胡说!”战常胜手搭在她的额头上道,“没发烧啊?”

  身为魂魄的战妈妈惊讶地看着丁海杏,指着她激动的问道,‘你能看见我!’

  丁海杏微笑着淡然地看着她,用意念交流道,‘能!’

  战妈妈惊喜的无以复加,右手放在并不会心跳的心脏处,“好孩子,告诉常胜,不要怨恨任何人,好好的生活。娘在这里祝福你们两个幸福美满。娘把他交给你了。”话落深深地朝丁海杏一鞠躬。

  “使不得,使不得!”丁海杏赶紧摆手说道,转移话题道,“娘,常胜决定离开这里去当海军了。”

  “啊!”战妈妈一脸的惊讶,随后眼神暗淡了下来,又打起精神道,“走了也好,是我不该勉强孩子,有自己的生活也好。”

  “杏儿,我的儿子,我知道,请你相信,对于这段婚姻,他是认真的,他会是个好丈夫的。我的婚姻给儿子做了坏榜样,他从小看着我如何辛苦过来的。所以他知道该怎么做?你们将会一起度过未来几十年的生活,然而,幸福快乐与否,关键就是看你们自己如何过日子。”战妈妈温婉地笑道,“你是他的老婆,应该是爱人,你有权利要求他为你做任何事!”末了还俏皮地朝丁海杏眨眨眼,“不需要客气,尽情的使唤他吧!你不使唤他,难道让别人使唤他。”

  “噗嗤……”丁海杏不客气地笑了,真是非常的遗憾,并重重地点头道,“谢谢娘!”

  “你笑什么?”战常胜眸中尽是担心地看着她道。

  战妈妈看着儿子那满眼都是杏儿的样子,就知道他很喜欢儿媳妇,更加放心了。

  “看见他娶妻,我也无憾了,我要走了。”战妈妈恋恋不舍地看着战常胜道。

  “您不想抱抱他吗?”丁海杏看着她不舍的样子道。

  战妈妈激动地说道,“想,当然想,我可以吗?”

  “当然可以了。”丁海杏默念咒语,飘在上空的战妈妈惊喜的发现,虽然自己不是人形,但透明如水,而儿子可以清楚的看见自己,看他震惊的样子就知道了。

  战常胜揉揉眼睛,不敢相信,轻声叫道,“娘,是你吗?”

  战妈妈点点头,慈爱地伸手揉揉孩子的头,轻抚着儿子的脸颊,那种实质的碰触的感觉真是让她了无遗憾了。

  能如此‘见’上一面,澳门赌博网站:她可以安心的上路了。

  战妈妈目光看向丁海杏,看着她脸色苍白,“好孩子,让你费心了,我走了。”

  丁海杏心中默念往生咒,看着战妈妈缓缓的如彩虹般的散发着七彩的碎光,点点消失在空气中……

  “娘,娘……”战常胜凄厉地喊道,伸手想要抓住,却只抓住一团空气,看着战妈妈在他眼前一点点消失。

  丁海杏砰的一下倒在战常胜的身上,吓的战常胜赶紧扶着她道,“杏儿怎么了?快说话。”抓着她的手担心道,“你的手怎么这么冰,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扶着她站起来道,“肯定是在雪地里跪久了。”

  丁海杏回过神儿来看着关切地眼神道,“我没事!”一下子消耗太多的修为,才会这么虚弱的。

  “你怎么了?”战常胜追问道,“刚才怎么了,整个人跟丢了魂似的。”担心地问道。

  丁海杏美眸轻转,看着他那双漆黑深沉的双眸道,“我看见娘了。”

  “什么?你也看见娘了。”战常胜震惊地说道。

  “也?”丁海杏挑眉道,“你也看见娘了。”

  “哦!是幻觉吧!”战常胜不确定地说道,他无法解释刚才那一刻是不是看着白雪看多了,眼盲看花了眼。

  “我真的看见娘了。”丁海杏认真地说道,那煞有介事的样子,说的跟真的一样。

  “那娘都跟说什么了?”战常胜眸光深邃饶有兴致地问道。

  “娘说让我不需要客气的使劲儿使唤你。”丁海杏清澈如水的双眸看着他饶有兴味地笑道。

  “好啊!尽管来吧!”战常胜轻轻地搂着她将她拥入怀里道,周身的冷意被他驱散在外面,“你不使唤我,你想使唤谁啊?”

  “小心被人看见。”丁海杏四顾看了一下,捶着他的后背道。

  “这里哪有人?”战常胜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娘会很高兴地看见我们夫妻恩爱!”

  丁海杏闻言抬头一脸错愕地看着他,“真是服了你了。”身体却诚实的靠在他的身上,她是一点儿力气都没了,感觉腿肚子都在打颤,双手缓缓的搂住他精壮的腰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