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172章 动作要领
  “杏儿一准儿听我的,澳门赌博网站:知道还有个结婚仪式,很惊讶的,她以为扯了证就算是结婚了。”战常胜淡定地说道,“不过那怎么能行,我的女人怎么也得有个婚礼吧!这些年我可是出了不少的份子钱。”

  郑芸闻言一愣,随即笑道,“没想到你也是个财迷。”

  “话不能这么说,我成家了,也是要过日子的。”战常胜扬眉微微一笑,理直气壮地说道。

  “这下我放心了,是个会过日子的。”郑芸满脸欣慰的说道,起身道,“好了,我们该回去了,家里的孩子没人照看,不知道把家给造成什么样了。”

  看向自家男人又道,“你呢?回家吗?”

  “我们在和常胜在聊会儿。”于秋实笑着说道。

  “那好我们走了。”郑芸和军嫂们离开了。

  “快,快,常胜拿酒来。”女人们一走,战友们立马说道。

  “喝什么酒,不准耽误我明天的正事。”战常胜拒绝道,“今儿喝了,明儿就没了。”

  “真特娘的憋屈,这日子酒都不能痛快的喝。”

  “老荣,说什么呢?”于秋实瞪了他一眼道,“吃都吃不饱,哪里还有粮食酿酒。”

  “呵呵……我就这么一说。”老荣嘻嘻一笑道。

  “好了,言归正传。”于秋实一脸严肃地说道。

  战常胜抬眼看着他道,“这么严肃,什么事?”

  “关系到男人的尊严。”于秋实板着脸道。

  “关系到男人的雄风!”

  “要认真对待,高度重视!”

  大家七嘴八舌地说道。

  战常胜闻言一头雾水,“你们到底想说什么?”

  “革命的后代啊!”于秋实板着脸说道,“我问你,你和我们一起在朝作战来着,你哪儿没问题吧!”

  没想到当时一语成鉴,真是乌鸦嘴!

  “没有,这药方还是我给你们的。”战常胜满脸黑线地立马说道。

  “那就好!”大家一致点头道,“我们等着小子的喜讯了。”

  “你小子可是落后了,我们都成家立业,孩子可都能打酱油了。”

  “有道是一步落后,步步落后。”

  战常胜看着他们一个个那烧包样,毫不客气地揭他们的伤疤道,“你们臭美什么?都一个个才一个孩子,嘚瑟什么?老子给你们来一个穿糖葫芦,一次生俩。”

  臭小子!找揍是不是。

  看着其他战友那身后一串的小萝卜头,他们谁不羡慕啊!

  “我们就不该心疼你这混小子!”

  “好!有志气。”于秋实笑着拍拍战常胜的肩膀道,咬牙切齿地说道,“不过你以为那穿糖葫芦是那么好打的,你以为革命的火种是那么好点燃的。等你点燃胜利之火,再在我们面前烧包吧!”

  回给他们的是战常胜那欠扁的笑容。

  “好,那我们不耽误你休息了。”于秋实说道。

  “等等!我们先别走呢!”

  于秋实看着他道,“老荣,你又想说什么?”

  “他那没问题,不代表着就没问题了。”老荣看着他们道,“这动作要领也是要注意的。”

  “对对对!”众人忙不迭地点头道,目光刷刷的看向战常胜道,“这动作要领你知道吗?”

  “这不注意动作要领,就像是射击,瞄不准准星,脱靶了,可就有损男人的尊严了啊!”

  “你知道准星吗!”

  “对呀!你婚后夜夜耕耘,发扬愚公移山的精神,每天挖山不止,结果因为动作不标准,其结果就是白白浪费子弹、白白浪费粮食,白白浪费力气……”

  战常胜闻言阴沉着一张如锅底的脸道,“滚滚,我就知道你们留下准没好事,老子能不知道动作要领,还用你们教。”

  “你真知道?”老荣上下打量着他道。

  “就是,这可不是不懂装懂的时候,到时候别让弟妹说你不行,那就……”

  “嘿嘿……”

  “你们这帮子……”战常胜冷冷地手一一指着他们道,最后把他们全都轰了出去,老子还不知道动作要领,你们那荤段子,老子听的耳朵都起茧子了。

  还得撅着屁股和段红缨一起收拾他们造的垃圾。

  &&

  到了正日子,天不亮,丁家人就起来了,洗漱干净,丁爸、丁妈穿着闺女织的毛衣,丁爸低着头,爱不释手的摸呀摸的,“闺女的手就是灵巧,看着毛衣织的多好,跟买的似的。”

  “杏儿她妈,我穿上好看吗?”丁爸在丁妈眼前晃啊晃的。

  丁妈看着他那臭美显摆的样子,真是无语了,“你说年纪一大把的糟老头子,还臭美什么?”

  “糟老头子?”丁爸看着她也道,“你也成了老太婆了。”

  “杏儿看到了没,男人就这德行。”丁妈指着老伴儿,看着丁海杏道。

  “德行?你给我说说男人什么德行。”丁爸追着丁妈问道。

  “看自己就知道,没长大。”丁妈看着他一字一字的说道。

  “呵呵……”

  “咚咚……”敲门声响起。

  “我去开门。”丁海杏说道。

  丁妈嘀咕道,“这一大早,天还没亮,谁来了。”

  “一准是常胜。”丁爸说道。

  “可这个点儿来干什么?”丁妈不解道。

  丁海杏打开房门,果然门外是战常胜,“喂!还不是婚礼时间,你来干什么?”

  “我晨练过来看看你。”战常胜漆黑的眼眸在灯光下忽暗忽明,眼底流淌着丝丝柔情,看着她精致的小脸,“精神不错,看来没有熬夜。”

  “常胜来了,快进来吧!”丁爸在屋里喊道。

  战常胜朝丁海杏咧嘴一笑,忽然靠近她道,“四天没见面,不要这么无情吗?”说着穿过她进了房间。

  婚前三天新郎、新娘不准见面,虽然战常胜不信这封建迷信,但架不住泰水大人相信,丁海杏的饭菜都是丁妈拿到房间吃的。

  “爸妈,昨晚睡的好吗?”战常胜开心地朝他们打招呼道。

  “睡的很好,你呢?”丁妈笑着反问道。

  “我也睡的好。”战常胜看着二老道,看着二老的新毛衣,“这毛衣织好了。”

  “怎么样?四天织好了。”丁海杏微微扬起下巴,笑眯眯地说道。

  “佩服,佩服。”战常胜朗声道。

  “你那么大声干什么?”丁海杏没好气地看着他道,“你还没说你来干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