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169章 拆台的闺女
  郝长锁兴奋地一路急行军跑到了大院门口,大冬天愣是跑出了一身汗,与门口的警卫敬礼,出示证件后,慢慢的走进了大院。

  天空昏暗,寒风凛冽肆意,银灰色的云块在天空中奔腾驰骋,预示着又一场暴风雪即将到来。

  待郝长锁慢步走到童家的时候,气息已经调整均匀,身上的汗已经被吹散了。

  站在门前,郝长锁整理了一下衣服才敲开了童家的大门。

  “爸、妈,伯仁来了。”童雪拉着郝长锁的手走进来道。

  “叔叔、阿姨,好。”郝长锁欣然地笑道,“叔,您找我有事!”

  “来,来,咱们边吃饭边说。”童爸热情地招呼道。

  现如今粮食紧张,战士们都得定量,而那点儿粮食根本不足以保证他们的训练,吃到肚里那点儿食,早就消耗完了。

  四个人起身坐到了餐桌前,童爸看着他说道,“小郝,知道你要来,你阿姨亲自下的厨。尝尝这红烧肉,可是你阿姨的独门秘方做的,这大院里谁吃了都说好。”

  郝长锁闻言有点儿受宠若惊,忙不迭欠了欠身道,“谢谢阿姨。”

  “我们也要吃饭的。”冯寒秋不咸不淡地说道。

  潜台词,不是给你专门做的,别急着高兴。

  童爸闻言,朝孩子妈使使眼色,‘都已经同意了,还这么板着脸做什么?’夹了一块红烧肉放在了郝长锁盛满米饭的碗里,“马上就是一家人了,就像在自己家里,别那么拘谨,我知道你们下面饭食如何?所以一定要吃好,吃饱!”末了又来了一句道,“这是命令!”

  郝长锁反射性地放下筷子,挺直腰板说道,“是!首……”然后又不好意思的看着他们。

  童雪娇嗔埋怨道,“爸,您干吗非要说这是命令,把家里整的跟兵营似的。”

  “好了,好了,爸爸说错话了,我们吃饭。”童爸不以为意地笑道。

  郝长锁对于童雪在童爸心中的地位有了很深的认知,女儿敢这么没大没小的跟爸爸说话,他可是头一次见,他都不敢这么和爸爸说话。

  “快吃,快吃,饿了吧!”童雪又夹了一块红烧肉放在他的碗里。

  郝长锁拿起筷子夹了块红烧肉放进嘴里,眼前一亮,入口即化,一点儿也不油腻。

  “好吃吧!”童雪笑眯眯地说道。

  “嗯!”郝长锁点头如捣蒜道。

  “我妈特意做的,招待你的。”童雪瞥了一眼自个儿妈妈,故意说道。

  “是啊!好吃你就多吃点儿。”冯寒秋说着夹了块红烧肉放在他碗里。

  “谢谢阿姨!”郝长锁欣喜若狂地说道。

  冯寒秋则不动声色看着他不紧不慢地问道,澳门赌博网站:“你们家就你一个人出来了,负担挺重的吧!”

  郝长锁咽下嘴里的肉,抬眼看着冯寒秋赶紧说道,“家里三个弟弟一个妹妹,爸妈岁数也大了。”

  “哦!”冯寒秋挑眉道,“那除了养父母还得养兄弟姐妹吗?”

  郝长锁握着筷子的手一紧道,“弟弟妹妹都大了,在家也能挣工分了。而且我平时很节俭,不会乱花钱的,婚后我的工资都交给小雪。”

  童雪闻言得意地朝冯寒秋一笑,听听,听听……

  冯寒秋垂下眼睑,夹着白米饭送进了嘴里。

  郝长锁见状,这是还不满意吗?立马又道,“我妈说了,结婚以后就管好自己的小家就成了,大家不用我管,只要把老婆孩子养好就成。”

  “吃饭,吃饭,吃完饭我们再聊正事!”童爸招呼道。

  童雪看着冯寒秋,‘这下子满意了吗?’还非得听人家伯仁亲口说才相信啊!

  “伯仁,哪能只顾我们的小家呢!婚后我会和你一起孝顺爸爸、妈妈的。”童雪非常认真地说道。

  有个如此拆台的闺女,就是王母娘娘再世也不成了,好像王母娘娘发力无边,也没挡住七仙女下凡嫁给放牛郎董永。

  冯寒秋一番作为又付之东流了。

  童雪不停地给郝长锁夹着肉菜,“你训练辛苦了,多补补!”

  真是女大不中留啊!

  吃完饭,家政人员收拾碗筷,他们四人回到了客厅坐在了沙发上,家政人员上来茶水,退了下去。

  童爸端起茶杯轻抿了一口,润润嗓子道,“小郝,这次叫你来,是来跟你说件事儿。四天后,也就是星期天,战ng家的常胜结婚,要举行婚礼,我想呢!借这个机会,把你和小雪的婚事,跟他们合在一起给办了。啊!”

  郝长锁闻言眼神闪过一丝欣喜,忙不迭地说道,“叔叔听您的安排。”

  他又不是傻子,童家的用意他很明白。

  童爸眯起眼睛看着他,他眼底的兴奋与野心瞒不过他,有野心才好,找个碌碌无为的,那还不如找个门当户对纨绔子弟。

  “到时候你和常胜好好聊聊,他可是咱们团级干部里最年轻有为的。”童爸乐呵呵地说道。

  战……战tn&nbp;zng&nbp;,不会的一定是巧合,郝长锁不愿意相信,迟疑地问道,“叔叔,那战斗英雄战tn&nbp;zng&nbp;与战&nbp;ng……”

  “他们是父子,只不过常胜不想靠父辈的关系,所以不光你不知道,许多人都不知道。”

  童爸的话音还没落呢!已经打碎了郝长锁的自欺欺人想法,冷意从尾椎骨冒气,冷汗瞬间踏湿了后背,然而面色却神色如常,微微含笑。

  这个年纪,这番定力,能短时间爬上来,自有他的过人之处。

  完了,完了,那家伙知道他的底细,他会不会当中拆穿他啊!

  不会的,不会的,要拆穿几天前就应该了,哪里会等到现在。

  即使拆穿了丁海杏他们也走了,‘死无对证’,tn&nbp;zng,又如何,无凭无据的他能把他怎么地!

  这是他脑中一瞬间的想法,提着的心,又落到了实处,面色沉静了下来。

  不能一起举办婚礼,虽然对自己的损失不小,可是为防万一,还是不要的好!凭自己的实力,也会让更多的人知道他的名字的。

  所以犹豫了一下,郝长锁推辞道,“只是时间上是不是太紧了。”

  “怎么你不想娶我啊!”童雪嘟着小嘴娇滴滴地说道。

  得他这边华英刚落,童雪先不乐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