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161章 全家福
  “很合身嘛!”丁妈走上前将毛衣拽平整了道。

  “有点儿大。”丁爸上下打量了一下,澳门赌博网站:看着盖着孩子屁股的毛衣道。

  “你可真是当爸的,不看孩子,孩子不长了。”丁妈笑道,“而且杏儿织的有弹性,红缨就是长胖了,也能穿的下。”

  段红缨低着头,略有肉肉白皙的小手不停的摸摸身上的毛衣,看那样子就知道很喜欢。

  小姑娘攥着拳头,伸出手,伸出拇指,弯曲两下。

  “她这是?”丁爸不明所以地问道。

  “红缨这是谢谢你。”战常胜充当翻译道,简单的手语,如你好,谢谢、对不起之类的他还是会的。

  “都饿了吧!咱们先吃饭去。”战常胜看着他们道。

  战常胜带着他们去食堂吃了简单的早餐,白面汤,三合面的有些发黑的杂粮馒头,就着食堂大师傅腌制的小菜,辣萝卜、酸菜。

  一早上,吃的暖意融融的,吃完饭,战常胜看着他们道,“我去拿结婚报告,一会儿咱们去领证。”看向段红缨比划着道,“留在这里好吧!”

  段红缨领会过来,重重的点点头,脸上扯出一个比太阳还灿烂的笑容。

  “那我走了。”战常胜看着他们道,话落转身离开。

  “记得把德国造拿来。”丁海杏冲他喊道。

  战常胜转身抬眼看着她道,“德国造什么鬼东西?”

  “照相机!那个莱卡。”丁海杏赶忙又道,“我们红缨穿的这么漂亮,不得照一张相留念。”

  战常胜闻言应道,“好!”眼前一亮,脸色柔和道,“还是杏儿想的周到,正好我们照一张全家福,还有结婚照。”

  果然看见杏儿脸色微变,战常胜心情大好,转身都透着优雅,眼神中流露出愉悦。

  战常胜顺利的拿到了被批下来的结婚报告,拿着德国造,步履轻快地赶到招待所。

  “杏儿戴上这个。”战常胜从兜里拿出两条红丝带,这是拿相机的时候,从服务社买的。

  丁海杏红丝带,嘴角直抽抽,她是三岁的孩子吗?

  “快带上,大喜的日子,喜庆。”丁妈忙不迭地催促道,更干脆地直接上手拿过战常胜手里的红丝带,夸赞道,“还是常胜细心,想的周到。”

  “我来,我自己来。”丁海杏赶紧说道,对于她的审美观,她可不敢冒险,接过她手里的红丝带,麻溜地绑在了辫子上,扎了个蝴蝶结。

  丁妈退后两步,仔细端详道,“好看。”

  战常胜眉眼弯弯,显然也很满意,酒红色的大衣,红色的丝带都透着喜庆,映着她的精致的小脸都满面红光的。

  既然要照相,都穿的干干净净的、打扮的漂漂亮亮的,战常胜掌镜,带着他们去了冬日里人很少去的大院外的山坡上。

  四顾一望,并无二色,琉璃世界,段红缨在白雪皑皑中,如天使般的笑容定格一瞬间。

  而一席酒红色羊绒大衣的丁海杏就如胭脂一般,映着雪色,分外显得精神,美如画,好一幅冰清玉洁的白雪‘红梅’,靓丽、耀眼!

  而一身军装的战常胜,就这么笔直的站着,如雕塑一般,一动不动,神情刚毅,是这白雪茫茫中一抹鲜亮的绿色,真是帅的一塌糊涂。

  冬日的柔和的阳光下,融化了皑皑白雪,却融化不了他那分属于军人的沉稳与肃穆,沉着与冷静,深邃的双眸扫向掌镜的丁海杏,冰凉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勾起唇角,露出一抹笑容,瞬间融化了他身上的冰冷的气息。

  战常胜一脸笑眯眯从上到下,从下到上,打量着丁海杏,她只感觉浑身每寸肌肤都被巡视遍了,才收回视线,那嘴角带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丁海杏从镜头中看着‘不怀好意’的那混蛋家伙,在大院里长大的孩子,天生的优越感,没办法投胎可是个技术活。

  不管战常胜在大熔炉熔炼多年,这天老大,他老二的霸道性格,还是改不过来。

  无论怎么正直,骨子里还是霸道不羁的。

  轮到丁海杏他们两人照结婚照,那是红配绿本该俗不可耐,却意外的雅致,有道是:大俗即大雅。

  男的刚毅,女的娇俏,站在一起十分的登对!对比身后那风景壮阔的冰雪琉璃世界,灿烂的阳光洒在皑皑白雪中,折射出七彩斑斓的光,修剪出他们俩优美的身影。

  也定格在,这童话般的世界中。

  少不了全家福,战常胜还带着相机的三脚架,顺利的捏了几张,才缩手缩脚的往回跑。

  下雪不冷,化雪冷,赶紧跑回屋暖和、暖和。

  一进屋丁海杏就朝战常胜使使眼色,他秒懂!还真是着急,我还能把这事给忘了。

  坐在沙发上的战常胜拿出一个信封道,“这是聘礼。”

  “呃……”丁爸、丁妈相视一眼,丁爸看着战常胜和蔼地说道,“这不是给过了。”

  “给过了?”战常胜轻蹙着眉头,他咋不知道呢!

  “不都穿在杏儿的身上了。”丁妈看着闺女的新衣道。

  战常胜恍然,随即就道,“那是两码事,我给杏儿是让她买东西的,这是给爸妈的。”

  “不中,不中,你们在城里过日子也得要钱,”丁妈摇头如拨浪鼓道,“不能因为结婚就让你把家底给掏干了,况且我们是嫁女儿,又不是卖女儿。这钱拿回去,你们只要把日子过好了,比啥都强!”

  “常胜,听话。”丁爸也附和道,“说起这个,我就要说说你了,你给杏儿买什么手表啊!不当吃,不当喝的。结婚可不是为了那一天的风光,这以后的日子可长着呢!我还想着你纪律性强,约束着杏儿呢!你可倒好,比她还能花钱。以后啊!你们得精打细算地过日子,你可不能把女人给宠的没边没沿了。”

  战常胜抬眸看向丁海杏,‘你说怎么办吧?’钱没送出去,还挨了一顿批。

  丁海杏颇有些无奈地看着父母,事已至此,云淡风轻地微微朝战常胜摇摇头。

  算了,以后用实物补贴吧!如今这年月有钱无票你照样买不到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