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160章 满心算计
  童爸挂断了战家的电话,澳门赌博网站:看向坐在一旁,从头听到尾的童雪。

  “现在满意了吧!和常胜一起办婚事。”童爸语气温和地说道。

  “满意,满意。”童雪笑着说道,“虽然不知道能否成功,但还是谢谢爸,为伯仁铺路。”

  和战家一起办婚礼,来得祝贺的人肯定多,这样伯仁就可以在这些叔叔伯伯面前混个脸熟,对他未来的发展很有好处。

  冯寒秋看不惯他们父女俩的满心算计,泼冷水道,“你就不怕到时候人多,出丑丢人也丢大发了。”

  “爸,您看妈,她怎么就不盼着我好呢?”童雪拽着童爸的胳膊摇晃着撒娇道。

  “你这话说的可真亏心,我说话可不任何的感情倾向,我只是在提醒你们,凡是都有两面,不要光想着好的一面。”冯寒秋客观地说道。

  童爸低头沉思,冯寒秋心头微动,继续说道,“就比如那么多的首长来了,他小地方出来的能不怯场,小家子气,上不了台面怎么办?你到时让我们这脸往哪儿搁。”

  “我就知道,妈,您看不上他农村出来的。”童雪噘着嘴满心委屈道,“我要结婚了,您还面上同意,心里不同意。”

  “小雪,明儿晚上叫小郝来家里吃饭。”童爸突然出声道,看着闺女道,“别急,你妈说的也有道理,你让他来我跟他说说,这是长脸的机会,得给他们留下个好印象,不能搞砸了。”

  “嗯!”童雪闻言忙不迭地点头道。

  “小雪,你妈希望你过的好,希望你幸福。”童爸看向爱人道,“你看看你,明明关心小雪,说话干什么夹枪带棒的,听着让人不顺耳,还让小雪误会你。”

  “实话通常都是难听的,好歹都听不出来,这脑子真是令人堪忧。”冯寒秋气呼呼地说道。

  “行了,行了,你妈是舍不得你出嫁,所以有些情绪化了。”童爸拉着冯寒秋朝楼梯走去,还不忘回头给童雪使使眼色。

  童雪朝童爸竖起大拇指,也只有爸爸才能治得住妈妈。

  等二老一走童雪迫不及待的给郝长锁连部打电话,电话接通却不是郝伯仁,等了一会儿才等到他。

  “喂!你好,我是郝伯仁。”郝伯仁气喘吁吁地说道。

  “喂!伯仁是我。”童雪高兴地说道,听着那边急促的喘息声,“你去干什么了?这么大的喘息声。”

  郝长锁清咳两声解释道,“小雪,我这不是听到你的电话,我从宿舍飞奔过来的。”

  “我爸请你明天晚上来家里吃饭。”童雪直接说明来意道。

  “那个……”郝长锁为难道。

  “怎么老泰山相请,不愿意来。”童雪甜美的声音一下子低沉了下来。

  “不是明晚该我值班。”郝长锁赶紧说道。

  “这还不简单,跟战友们换一下。”童雪轻松地说道,她还当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那好吧!”郝长锁只好应道,又好奇地问道,“能告诉我是什么事吗?我好心里有个准备。”

  “总之是好事!电话里一时也说不清楚,明晚你就知道了。”童雪笑眯眯地先卖个关子道。

  两人在电话里腻味了一会儿,才依依不舍地挂断了电话。

  郝长锁一路走回宿舍,走到隔壁房间,指导员和副连长外加两人,围在一起打牌消遣。

  于是郝长锁像副连长说明来意,换一下班。

  副连长当场就炸毛了,扔掉手里的扑克牌,“凭什么呀?你谈恋爱,让我去替你受苦。你数数再坐的我们哪一个没替你值过班。你去风花雪夜,甜甜蜜蜜,我们在这里吃苦受冻的。”语气酸了吧唧道,“这得亏是和jun zhang的闺女结婚,这要是siling的闺女,是不是就直接进机关。”

  一番话说的郝长锁满脸臊红,紧紧地咬着下嘴唇,他心里有准备公布婚讯,会迎接来自四面八方的议论。

  没想到亲耳听见,这心里还是有些受不了。

  指导员起身拥着郝长锁一起出去,两人进了自己的房间,他小声地劝道,“别理他,酸葡萄心里,羡慕你找了个**。别往心里去啊!”压低声音道,“我听说他想甩了家里的对象,在这儿找一个条件好的。结果那对象说了,他要是敢,直接扒了他身上的军装。现在他心里正不自在呢!他虽然是城市兵,可也是城市贫民,家境也不富裕。”

  郝长锁脸色和缓了下来道,“等他们谈恋爱的时候,我替他们值班。大家互相帮助嘛!”

  “还是你度量大,其实我要是有时间我就替你了,可谁让你嫂子来了,来一趟不容易,我得多陪陪她,希望能造娃成功。”指导员不好意思地说道。

  结婚三年,他的级别又不够家属随军,他的探亲假,又屈指可数,所以家里做主,让老婆来部队探亲,多住些日子。

  “我知道,我没事!”郝长锁嘴上说道,心里却嘀咕:活该!是你的心地不好,才碰上硬茬了。

  这么一比较还是丁海杏好,那么爽利的就退婚了,不然就有了烦了,下场比他还惨。

  &*&

  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丁家三口就起床了,洗漱完毕后,丁海杏就又开始织袖子,等到天大亮的时候,袖子已经完成,在战常胜带着红缨过来和他们一起去的时候毛衣已经完全织好了。

  “来来,红缨我们试试。”丁海杏拿着毛衣在段红缨的眼前晃晃道。

  段红缨看着毛衣眼前一亮,内心赞叹道:好漂亮。那双会说话的漂亮的大眼睛,闪着迫不及待地表情。

  “走,我们进去,穿上试试。”丁海杏拉着红缨进了卧室。

  “妈,杏儿没有熬夜吧!”战常胜关切地问道。

  “没有,你走后,我们一个小时后就洗洗睡了。”丁妈立即说道,“杏儿的手速快,早上天没亮就赶织,正好你们来之前就织好了。”

  “来来,看看我们红缨漂亮不。”丁海杏拉着段红缨出来,长相甜美的段红缨俏生生的站在他们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