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153章 被气着了
  战得胜打心眼儿里佩服他这个大哥,父辈荣耀他不曾看到。但大哥的军功,那是不靠家里的关系,一步步走来那是实打实的,战场上一刀一枪拼杀出来的。

  不像他到现在还在机关工作,做他的营职参谋,他好想下连队,甚至上战场,保家卫国!踏着父辈的辉煌,再创辉煌。

  可惜,始终不能如愿。有个拖后腿的妈,一脸哀怨地看着朱雅琴,只不过他白看了,她现在可没心情顾虑他。

  战常胜拉着丁海杏和段红缨头也不回的走了,直至他们三人的身影彻底消失在食堂门口的那一刹那,餐桌上的人才渐渐的回过神来,一个个的面面相觑,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丁丰收和章翠兰相视一眼赶紧撤,抱歉地看着他们,不好意思的朝他们点点头,快速的离开。

  朱雅琴看着餐桌上那孤零零的留下的信封,心里嘀咕:不要正好,谁会嫌钱多。那可是五百块钱。这是昨晚孩子爸跟她商量得结果,其实也不是商量,而是通知。

  五百块让朱雅琴心疼好久,家里人都挣钱,可花销也大,除了上门打秋风的穷亲戚,主要是她的孩子也长大了,娶媳妇,出嫁闺女哪儿不需要钱。

  朱雅琴知道孩子他爸现在心里肯定不痛快,但也不能干巴巴的坐着,大眼瞪小眼,明知道这时候去捋胡须肯定被喷,但这桌上的人,也只有她合适,于是问道,“他爸,现在怎么办?”

  “能怎么办?”战爸抬眼一道凌厉的眼神看向门口,没好气地吼道,“不要拉倒!”腾的一下起身拂袖而去,这个混蛋小子,气死我了。

  等战爸一走,朱雅琴赶紧将信封收回来,放进了布兜里。

  “妈,钱给我,我给大哥送过去。”战得胜伸手看向她道。

  “人家都不要了,你拿人家热脸贴人家冷屁股,是不是有病啊!”对待自己的儿子,朱雅琴可没有那么好脾气了,“既然不要,我干嘛给他,这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我嫌钱多啊!”

  “妈,哥结婚耶!”战得胜着急道。

  “结婚关我什么事?你看你爸都放弃了。”朱雅琴看着他摆手道,“你少给我罗里吧嗦的,走了,走了。”说着拉着胜利和卫红匆匆离开。

  战得胜失望地跟在他们身后,“妈,多好的和解的机会,这一笔写不出两个战字。”

  “你把人家当一家人,他可有把你当一家人。别一厢情愿了。”朱雅琴气的语气不善地说道。

  这个耿直的儿子,真是把她给气死了,“吃完饭了,你该干嘛就干嘛去!别再我眼前碍眼。”

  “妈,大哥和娘救过我的命,你把钱给我。”战得胜伸出手道。

  朱雅琴一巴掌挥开,“我才是你妈,不许你叫她娘。”

  “娘养过我,不管你承不承认,她是我娘。”战得胜撂下这句话,气地转身朝别的方向去,新来了一批国外最先进的外文军事书籍,他得赶紧翻译出来。

  朱雅琴气的满脸通红,双眸冒火,那个死女人,死了都不安生,让她和她的儿子离心,咬牙切齿的她恨不得咬下她一块儿肉来。

  战卫红挽着朱雅琴的胳膊道,“妈,我在红旗商场相中一款大衣,酒红色,娃娃领,您给我买一个吧!”

  朱雅琴一巴掌拍在她的后脑勺上,“一个不省心,两个也不省心。”

  “妈,我又没惹您生气,谁惹你,你找谁去。”

  “你的衣服还少啊!穿坏了吗?怎么又买呢!”朱雅琴断然地拒绝道,“不买。”

  “妈那衣服好漂亮。”战卫红眼睛闪闪发亮道,“至于那些衣服,您留着送人行好呗!又不是没人要,多少人等着穿呢!”

  “你个败家丫头,那衣服又没破,又能穿,送人,你真不知道心疼钱怎么赚的。”朱雅琴气的斥责道。

  “妈,这钱不是他不要嘛!”战卫红娇滴滴地撒娇道。

  “他不要,这钱也不是白捡的,这是你妈我辛苦存的。”朱雅琴没好气地说道,看着她道,“想买的话,自己存钱买。”微微摇头道,“你这乱花钱的毛病不改改,以后到婆家可怎么办啊?”

  “妈,人家还小呢!”战卫红羞红了脸,满脸娇嗔地说道。

  “不小了,都二十了。”朱雅琴看着亭亭玉立的大姑娘道,“妈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已经嫁给你爸了。”

  战卫红背着双手,脚踩着轻松地步伐,心里嘀咕:一个人多自在,干嘛要结婚。给自己找麻烦。

  “妈,给我买双皮棉鞋好了。”战胜利凑上来道。

  “你脚上的鞋还好着呢?买什么买?”朱雅琴看他脚上完好无损的鞋道。

  “可是它太臭了。”战胜利嫌恶地撇撇嘴道。

  “臭!你多洗洗袜子、洗洗鞋垫就不会那么臭了。”朱雅琴说道,催促道,“行了,别烦我了,赶紧回家写你的作业去。回来就知道玩儿。”

  一听这唠叨声,战胜利一溜烟的跑了。

  朱雅琴看着自己生的孩子,真是一个个讨债鬼。

  “那个,妈,我不会真的叫那女人嫂子吧!我可叫不出口。”战卫红担心地说道,“你看她的脸,黑的跟煤球似的,那皮肤粗糙的,咦……居然跟我同年,简直不敢相信。”

  “现在知道你们生在福中了吧!”朱雅琴趁机看着她道。

  “知道,知道,我有个好妈妈。”战卫红谄媚地说道,话锋一转道,“我爸真是老糊涂,明知道我们和他不可能和平相处,还非让我们上演姊妹和睦的戏码。”

  “去!怎么能这么说你爸!”朱雅琴突然严肃地说道,“在怎么看不管,在外人面前,我们是‘一家人’,不能让外人看了笑话。懂吗?不然给上级一个你小家都不和睦,怎么能让你坐在这个位置上,担重任呢!”

  “哦!”战卫红心不甘情不愿地应道。

  “一个称呼而已,想整人的办法多的事,计较这些无关痛痒的问题干什么?”朱雅琴边走边说道。

  “我知道。”战卫红眼前一亮道。

  “你也别担心,不会叫她嫂子的,常胜那小子,要调去海军,估计以后见面的机会不多。”朱雅琴高兴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