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150章 护妻狂魔
  “大哥,该你了。”战得胜笑着说道,耐心地等着。

  没有让他们多等一分钟,战常胜声音略微低沉道,“这是我结婚对象丁海杏,这是我的岳父、岳母,普通的农民。”

  岳父、岳母?还没结婚呢!就这么叫上了,让他们这婆家脸往哪儿放,还怎么摆款。朱雅琴眉目轻挑,真是连亲爹都不乐意喊出一声,对着还没过门的老婆的父母,就这么迫不及待。目光看向孩子他爸,果然看见他神色依然如常,眉头都不带皱一下的,可是生活多年彼此了解。当着外人的面,他越是生气,越是和颜悦色。

  战爸心里也恨啊!可自己亲手将孩子给打成这样的,谁让他是棍棒底下出孝子坚定的执行者,心里再难受也得受着。

  “大哥,您也太简单了吧!”战卫红嘟着嘴不满地说道,一副小女儿的娇态。

  “你想知道什么?这些还不够吗?”战常胜双手抱胸好整以暇地看着她道,他这个妹妹惯会做人,看着单纯,如她娘一般,喜欢绵里藏针。

  战卫红一脸纯真的笑意道,“那姐姐是干什么的?能让大哥相中,一定有过人之处。”

  战常胜懒懒地抬眼,将战卫红的那点儿不入流的小心思给了摸的一清二楚,不就是想挤兑他眼光差吗?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到了年纪男婚女嫁,战家那基本上都是在部队就内部消化了,最不济的这结婚对象最起码也是城里人,又不是刚解放前,大部分娶的都是乡下女人,大字不识一个。

  丁爸丁妈虽然不知道战家人有多高的官位,但从战爸的年龄摆着呢!解放前参加革命,活下来到现在官位能低了。不说这个单单一家子都在部队,已经是他们这些土里刨食儿的望尘莫及了。

  所以丁爸、丁妈面对着战家人,面色局促不安,自惭形秽,手脚不都不知道往哪里摆了。

  丁海杏侧头看向他,似笑非笑地看着战常胜,我也很想知道,我有什么过人之处?

  战常胜看向丁海杏,那一副戏谑的样子,用脚趾头想,都知道她那小脑袋瓜里想的什么?

  突然,战常胜微微抬眼,眉眼如画的他在晕黄的灯光中,熏染的俊美异常,硬朗的脸庞没有任何变化,但眉眼里却流淌出几分柔和,看着丁海杏却淡然地开口道,“很抱歉,让你失望了!”声音干净、清澈、温润如水道,“我家杏儿没有什么过人之处,只是一个普通的农家女孩儿。”漫不经心的语气,锋利如刀般的眼神射向战卫红悠然一笑道,“可我就是喜欢!”看向丁海杏的眼神,如冰雪消融般温暖一切。

  “你喜欢就好!”战卫红被臊的满脸通红,颇有些尴尬,便有些敷衍地说道,

  这下,别说朱雅琴了,就连战爸脸色都变了变,不敢置信地看着他,面色狐疑的看着他,这么短的时间喜欢的不顾一起,简直不可思议?

  这家伙心硬如铁,也会喜欢人,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朱雅琴笑的温柔优雅地说道,“常胜他爸,农家女孩儿也好,不娇气,勤劳、能干,在家务事上肯定在行!不像城里女孩儿,十指不沾水,娇生惯养。这下子你可以放心了,她能再生活上照顾我们常胜,也有人照顾红缨了。”

  章翠兰不明就里,还以为朱雅琴帮着说话,闻言忙不迭地说道,“我家杏儿很能干的,烧饭、洗衣服都不在话下,砍柴、挑……”

  迎上朱雅琴错愕的目光和讥诮的笑容,战卫红和胜利年纪小更是当场不客气的耻笑了起来,章翠兰这脸刷的一下就红了。

  章翠兰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神色不安地看着丁海杏,杏儿,咋办?妈给你丢人了。

  听到和见到可是两码事,看见战家一家人那通身的气派,丁妈脑中是一片空白,急切地想表现,却弄巧成拙。

  丁海杏轻轻抓着章翠兰的手,朝她微微摇头,露出一个温暖的笑容。

  眼神微冷地看着战常胜,人家讽刺你的老婆是一个只会烧饭洗衣服,劈柴院、挑水上不得台面的乡下土包子。

  战常胜眼眸微闪,脸上的神情永远是冷冷淡淡,声音低沉,不紧不慢地说道,“战首长也是泥腿子出身,砍柴、挑水可没少干,嘲笑农村人就是嘲笑你亲爹!啧啧……您这家教真是好!不让人佩服都不行。”讽刺地看着战爸,微微摇头,一副你不行!

  此话一出战卫红和胜利给吓的大气都不敢喘一下,不用看就能感觉的出来自家爸爸那黑的如锅底的脸,那浑身冰冷的气息,冻得他们浑身僵硬,动也不敢动一下。

  战常胜静静地看着他们两个,闲闲地说道,“没有农村人你特么的吃什么?没有农村人辛苦种出来的棉花,你哪来的衣服蔽体?对国家没有一点儿贡献的人,躺在父辈的功劳簿上混吃等死,有什么资格嘲笑别人!不知道哪里来的可笑而愚蠢的想法!啧啧……就这家教也好意思带出来丢人现眼。”

  战卫红硬着头皮为自己辩解道,“我可是凭实力!”

  迎接她的是战常胜毫不客气地嗤笑,“哈……”实力?这话也就骗骗无知的人。

  战卫红和胜利被训的面红耳赤的,却不敢辩解。旁边战爸那凌厉地眼神,他俩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朱雅琴瞪了他俩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这个闷亏不吃也得吃下去,淡淡的一笑,转移话题道,“你爸很高兴你终于肯结婚了,别看你爸嘴上不说,其实他很担心你。训练回来吃不上口热饭,穿不上干净的衣服,现在好了,有她照顾你,你爸也放心了。”

  “我娶的是老婆,又不是保姆,饭杏儿想做就做,不想做的话我们可以去吃食堂,衣服不想洗的话,我可以洗。从当兵那一刻起,整理内务可是必修课。良好的内务可是军人必备的素质。”战常胜轻挑眉头,唇角含笑悠悠然道,朦胧的灯光,将他俊美的脸衬得越发的温柔,只是这温柔不是对战家。

  丁海杏闻言杏眼圆睁,转过头看着他,清澈的双眸里尽是不敢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