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146章 捯饬(加更二)
  丁海杏穿上新买的保守的内衣,是传统的背心,是棉布做的无衬内衣。

  如今受受意识形态的影响,劳动是美,简朴是美,内衣等表现女性性感的服饰是被禁止。

  内衣宽大,外罩宽大的干部服,列宁装,女性的曲线优美身材被掩盖在宽大服装之下,实在无美可言。

  丁海杏在这个讲究集体的年代,可不敢特立独行。

  不过呢!由于现在的女性从小锻炼的机会多,多劳动,xiongbu发育好,紧实有弹性,不要内衣修整也可以挺翘。

  丁海杏和章翠兰出了澡堂,端着脸盆换下来的脏衣服直接回了招待所。

  丁丰收看见她们母女俩推门进来,“俺勒个娘哟!你们可真能洗,一个多小时了。”

  “女人洗澡,哪儿像你们男人,沾沾水就跑出来了,那能叫洗澡吗?”章翠兰没好气地说道,“跟你我说不清。”

  “妈,来搭把手缠一下毛线。”丁海杏拿出大红色的羊绒线道。

  “好!”章翠兰撑起毛线,丁海杏麻溜地缠起线团,一口气将二斤大红的线全缠了,还缠了一些藏青色的线,红底波点的长款毛衣,有点儿像她买的酒红色的羊绒大衣。

  丁海杏拿起竹子做的毛衣针就开始织毛衣了,章翠兰看着丁海杏那快速的双手,眼前只留下残影,大红色的毛线如穿花蝴蝶般的在她的双手下,渐渐的成形。

  “杏儿,你这速度也太快了吧!”章翠兰惊叹道。

  “我都说了,我会织了。”丁海杏轻松地说道。

  章翠兰自己也手痒痒了,起身道,“那妈也找点儿活干,把常胜带来的军装,给你改一改,也好有个替换的。”

  心动立马行动,拿起剪刀、针线,就开始忙活了起来。

  这她们母女俩各自手里有活儿,丁丰收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她们道,“你们都有活儿干,我怎么办?”

  “你自己找活儿干。”章翠兰手里拿着剪刀,拆着衣服头也不抬地说道。

  “我这手里没有木匠工具,怎么干活。”丁丰收看着空空如也的双手道,四下瞅瞅也没活儿干。

  “妈,您给我爸剪剪头发呗!看那头发都长了。”丁海杏抬头看了他们两人一眼道。

  “哎!闺女说的是。”丁丰收立马点头道,“你看看长的早上起来都成鸟窝了。”起身拉着她道,“来来,赶紧给我剪剪,晚上还见亲家呢!顶着鸟窝很失礼的。”

  “别拽,别拽,我给你剪头。”章翠兰赶紧放下剪刀道,幸亏自己收手,不然好好的衣服非剪个豁口不可。

  章翠兰搬了个凳子放在房间中央,“屋里热,赶紧把棉袄都脱了,头发茬掉在棉袄上不好捡,扎得慌。”

  “妈,不成,不成。”丁海杏赶紧制止了丁爸脱衣服的行为,澳门赌博网站:“这屋里热,也不能脱光了,我爸刚拉肚子治好了,别再着凉了。”

  “那就别脱了,我剪的时候小心点儿。”章翠兰点头道。

  这万事俱备了,章翠兰迟迟不动剪刀。

  “哎!你咋不剪呢!”丁丰收急着说道。

  “这没有布围着这头发不都落衣服上了。”章翠兰四下找找也没可用的东西。

  “那不是有报纸吗?搭在我爸的肩膀上,让我爸用手拽着。”丁海杏朝茶几上努努嘴道。

  “我咋没想起来呢!”章翠兰拿着两张报纸刷拉抖开垫在他的肩膀上,让他用手拽着。

  只听见房间内着咔嚓咔嚓的声音,丁丰收这头发明显的变短了。

  如今的家庭妇女都好能干,可以是厨师、裁缝、免费的保姆,生孩子、带孩子、养孩子,还可以是理发师、总之什么都会。

  “好了。”章翠兰将丁爸的头发给剪短了,端的是干净清爽。

  剪头发很快,收拾起来可慢了,这头发没落到丁丰收的身上,掉落地上不少。

  章翠兰蹲在地上捡头发,一根根的捡起来,放在了报纸上,把地上捡干净了,刚要包起来。

  丁海杏赶紧说道,“妈,用草纸包起来,扔了,这报纸是人家公家的。”

  “哦哦!”章翠兰赶紧找了点儿草纸将头发用草纸包了起来,装进了兜里。

  “哎!你装进兜里干啥?”丁丰收把报纸叠好了,捋了平了放好。

  “这我不知道扔哪儿?这么干净的屋子,我不好意思扔,想着等啥时候出去了,我扔到外面的垃圾堆上。”章翠兰羞赧地说道,“如闺女说的,这人得有公德心,进城了得守城里的规矩不是。”

  “那就装着吧!”丁丰收随她道。

  “杏儿,你不修剪一下。”章翠兰拿着剪刀咔嚓、咔嚓地说道。

  “不了!”丁海杏停下手里的活儿,看看自己已经快到屁股的长发,打理起来很麻烦,于是道,“妈,您给我剪短点,到腰部好了。”

  待我长发及腰,少年娶我可好莫名的想起这句话,呸呸!胡思乱想什么?丁海杏在心里啐道。

  “行,你过来。”章翠兰说道。

  丁海杏放下手里的毛衣,起身过去,站在丁妈面前,丁妈弯着腰给她剪短到腰部。

  章翠兰站在她面前看看效果,“在剪剪刘海好了,你看都快遮着眼睛了。”

  “好!”丁海杏坐在凳子上,挺直脊背,章翠兰一手拿着报纸接着,一手剪刀贴着额头,咔嚓、咔嚓的剪了下来,露出明亮清澈的大眼睛。

  待收拾干净后,又做起手工一下午就这么过去了。

  &&

  “咚咚……”敲门声响起,郑芸放下手中的病历道,“请进。”

  “郑姐,没打扰你工作吧!”战常胜走进来道。

  “你这家伙,不是出院了,不好好的工作,来干什么?”郑芸食指点点他道,“小心我们家老于来抓你。”

  战常胜关上门,走进来坐在她的对面,春风满面地说道,“我要结婚,所以请假了,半个月的婚假。”面露喜色地又道,“我刚把结婚申请递上去,就来找你这个大救星了。”

  “少给我戴高帽,有什么事就说,有屁……”郑芸突然住嘴道,“真是跟着你们,我有时候,也满嘴的粗话。”

  战常胜立马喊冤道,“姐,你可别冤枉我,那都是你跟你家老于学的。关我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