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无标题章节
  143小狐狸

  这当然让售货员通融了一下,丁海杏嘴里皮子利索,毛线和布料也都是机器织的,那用工业券就完全没问题。

  加上她的军大衣天然产生好感,

  反正死缠烂打最后花了一百三十多块将要买的东西全买了。

  章翠兰掰着手指算了算,“现在花了二百四十五,还差五十五。接下来怎么办?”

  丁海杏数了下手里的票证,“手里剩下些糖果票、糕点票,只能买些糖果,澳门赌博网站:糕点给红缨了。”

  于是丁海杏就买了两斤水果糖,两斤白糖、半斤红糖、两斤核桃酥,总共花了十块钱。她想买面包、奶油蛋糕,可惜没有。

  “这还剩下钱咋办?”章翠兰担心道,“咱这么回去,常胜不会说咱们吧!”

  “放心他不会骂咱们的,我把手上的票证花完了,有钱也地儿花啊!”丁海杏笑眯眯地说道,笑的像只狡猾的狐狸。

  “我说呢!你可劲儿花工业券,原来目的在这儿呢!”章翠兰满脸笑容地说道。

  母女俩提着大包小包,就这么聊着回了军区招待所。

  丁丰收一看见她们母女俩进来,“你们俩可真能逛,瞅瞅现在几点了,肚子不饿啊!”

  “我们也没觉得逛得时间久。”章翠兰坐在沙发上道。

  “爸,您不说还真不觉得,我还真饿了。”丁海杏摸摸自己干瘪地肚子道。

  “你们都买了些什么啊?大包小包的。”丁丰收看着她们手里沉甸甸的东西道。

  丁海杏将东西一一拆开放在茶几上,“看看,这是我们……”

  “咚咚……”敲门声响起。

  丁丰收催促道,“杏儿快开门去,准是常胜过来了。”

  丁海杏上前两步,将门打开,果然门口站着战常胜,朝她咧嘴一笑道,“这么快就回来了,我来叫你们去食堂吃饭。”

  丁丰收听见他的声音,提高声音道,“常胜快进来,看看她们买的东西。”

  “我看看!”战常胜绕过她走了进去。

  章翠兰高兴地招手道,“这是我们买的东西。”将东西一一放在了茶几上。

  “行了,行了。”丁海杏眼见着丁妈要拿出女性私密性的东西,立马捂着帆布包口道。

  “哎!干啥不拿出来啊?”丁丰收好奇地问道。

  “女儿家的东西,没什么好看的。”章翠兰将帆布包一折塞给了丁海杏,“这东西你自己收。”

  这越不让看,他们越好奇,丁丰收眼巴巴地问道,“到底什么吗?鼓鼓囊囊的至于这么神秘兮兮的吗?”

  “里面是草纸。”章翠兰干脆说道。

  丁丰收立马明了,老脸一红。

  战常胜疑惑道,“草纸有啥好不好意思开口的。”看着丁爸脸红也意识到了什么,不自在的握拳轻咳两声。

  “常胜,不舒服吗?“丁丰收关切地看着他道。

  “没事,没事!”战常胜一本正经地摇头道。

  丁丰收闻言随即赶紧转移话题道,“哎!你们买这么多毛线和布料干什么?”

  “当时买的时候,我就劝她来着,可是这丫头死活不听我的。”章翠兰催促道,“快说,你买这些东西干什么?”

  “给你们做的呗!”丁海杏指着茶几上的毛线和布料道,“这大红色的羊绒线给红缨织毛衣,这豆青色的是我妈的、这藏青色的是爸您的,这酒红色的是我的,正好和衣服相配……”

  战常胜等了半天不见丁海杏继续,“没了?”

  “那这咖啡色就是你的!”丁海杏满心不情愿地说道。

  “闺女你会织毛衣吗?”丁丰收问道。

  “当然会织了。”丁海杏轻松地说道,在号子里她什么都学了。

  “我咋没看见你织过。”丁丰收又问道。

  “我不是和姑姑一起织过线衣嘛!这毛衣和线衣不都一样吗?”丁海杏激灵地说道,她买的时候早就想好借口了。

  那线衣的线是废旧的劳保手套,拆了洗干净后,又结上去,最后织成的线衣。当然她打下手的时候帮着拆线居多,反正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那这布呢?”丁丰收指着余下的布道。

  “做衣服呗!”丁海杏看着他们道,“见者有份。”目光看向战常胜道,“你有军装穿,所以抱歉了。”

  “除了军装,我别的衣服也不喜欢穿。”战常胜看着她道,眼底带着温柔地笑意,突然想起来道,“哎!这不对啊?你哪儿来那么多布票和毛线票。”

  “杏儿把工业券当布票和毛线票用了,这些东西花了一百三。”章翠兰揭了闺女的老底道。

  “还能有这种操作。”战常胜惊讶道。

  “杏儿软磨硬泡,说的人家无言以对,最后只好同意了。”章翠兰好笑地说道。

  战常胜将东西粗略的算了一下,漫不经心地说道,“钱没花完吧!”

  “工业券用完了,所以留了一点儿钱没花完。”丁海杏咧嘴一笑道,“对了,这些糖果、核桃酥是给红缨买的。”

  “这是大头,还有一件羊绒大衣,花了八十,十张工业券。”章翠兰拆开纸袋提溜出来道。

  “这衣服真漂亮,杏儿赶紧穿上试试。”丁丰收眼前一亮,随即看了看战常胜,生怕他生气,毕竟这大衣太贵了。

  丁爸那火热的眼神战常胜怎么看不出来,轻轻扬起眉头,语带笑容地说道,“这件衣服正好可以结婚穿。”催促道,“快去试试看,合身不。”

  丁海杏拿着羊绒大衣进了卧室,脱下军大衣,穿上了大衣,走了出来。

  中长款羊绒大衣,下摆到膝上十公分左右,即使穿着大厚的土棉袄,穿上腰身有些宽松,可见丁海杏有多瘦。

  “真是人靠衣装马靠鞍,这一穿上衣服,人立马不一样了。”丁丰收看的眼眶发酸道,“一点儿不比那城里的姑娘差。”情绪失控地别过了脸。

  “这颜色显得你更黑了,杏儿的肤色要是再白点儿就好了。”章翠兰也附和道,“不过,捂捂就白了。”

  战常胜闻言也笑着说道,“要是在胖点,这衣服就撑起来了。”

  见战常胜没有在意自家闺女现在拿不出手的容貌,偷偷松了口气,心地更恨老郝家磋磨他姑娘。

  丁丰收平复内心的负面情绪后,附和道,“对对!”看向丁海杏说道,“这以后你们俩一定要好好的过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