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131章 今时不同往日
  以前年龄小、什么都不懂,也没有经历过的战常胜,只是简单的恨她抢了自己的爹,害得娘失去了丈夫,他失去了爹。将这恨意倾泻在她的身上,报复的方式,也是简单粗暴。那时候的靠着一身蛮力,横冲直撞的,无理的他自然在柔弱的她手上吃了不少的苦头。

  当然她也好不哪儿去,乡下小子,别的没有就是有一把子力气。最后人家掉几滴眼泪,换来的却是战爸的一顿胖揍。

  然而现在的战常胜真是懒的理她,自己足够强大,未来将会站的更高,对战家已经没有期待,所以也不存在失望,彻底的忽略。

  只不过,军人的性格直来直去,很讨厌战夫人这种这装模作样、明明嫌弃要死却还是要摆出一副很疼爱的前妻孩子的模样,着实将战常胜给恶心到了。

  彻底无视朱雅琴佯装热情的打招呼,战常胜施施然地坐在了单人沙发上,尽管背脊挺得笔直,可眼底却挑起了几分不耐烦地神色,如果不是为了杏儿家所谓的礼数,还有结婚报告怕他使绊子,他根本就不会再踏进这个家一步。

  “你还知道回来啊!你那是什么眼神?”

  见到战常胜面不改色的,还有毫不掩饰的气势与恨意,把他们当什么?敌人吗?这个兔崽子,战爸胸中的怒火再也压制不住冲着战常胜冷声怒喝道,恨不能拿着马鞭抽他一顿。

  战常胜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懵懂无知的少年了,面对着他的咆哮,淡淡地扬了扬眉道,“战大司令不是让我来的?哦!原来没叫我来啊!那我走了。”说着佯装起身。

  战爸的怒气就像是打在棉花上一般无力,而战常胜那吊儿郎当的言语,更是让战爸暴跳如雷,气的他额角的青筋都蹦了起来,抬手近乎颤抖的指着战常胜又吼道,“战常胜!”

  暴怒中战爸咬牙切齿地喊了一声,每一个字都似是从牙齿缝里挤出来,连名带姓,充分表达老子很生气。

  只可惜在战常胜这里再也起不了任何的涟漪了,小手指掏掏耳朵,战常胜懒散地看着暴怒的战爸与眼底那按捺不住欣喜的朱雅琴。

  战常胜悠悠然地将目光落在了战爸身上不耐烦地说道,“有事说事,没事的话,我走了!”他可没有心情陪他们大眼瞪小眼儿。

  将战常胜吊儿郎当的模样映入眼底,战爸这胸中的怒火怎么都压不住,当兵这么多年了,怎么跟个兵痞似的,还有个军人的样子没!

  连最基本的礼貌和孝道都没了,从进门到现在,连一声爹都没喊!好像从他扛起枪走了以后,就再也没有喊过他一声爹!

  “有你这么对长辈说话的吗!你这是什么态度。”战爸啪的一声拍在了面前的茶几上怒声道,木制的茶几顿时在他的动作下发出如鼓般的闷响,就连摆在上面的茶杯都被震的动了动。

  坐在一旁的朱雅琴黑眸微动,不经意间有抹得意从眼底划过。

  在这个家里,战常胜越是不得孩子爸的喜欢,她心里就越开心,做了那么多的事情,总算有了收获。

  对于朱雅琴来说,眼前这个人跟自己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更不存在所谓的情意,甚至存在着利益冲突,有他在自己的儿子永远活在他的光辉之下。这是自己绝对不允许的。

  现在没有办法将他扫地出门,那就让孩子爹越不喜欢他,她就越高兴。

  “你想我什么态度?”战常胜凉凉地看着他,漫不经心地说道,“我有娘生,没爹教!”

  战爸闻言那脸黑的如乌云翻滚似的,紧攥着拳头,心底涌起了滔天的怒火,胸脯剧烈的起伏,然而自己确实亏欠这孩子。

  别看他长的斯文儒雅,可是出了名的炮筒子,脾气火爆,在家里他的话就是圣旨,更奉行棍棒底下出孝子,在家里基本上是没有人敢和他对着干,包括以前的战常胜,就算再如何的张扬也不敢在他面前放肆。

  不过今时不同往日了,雄鹰翅膀硬了,展翅高飞了。

  剑拔弩张的气氛在客厅里持续蔓延,战爸心里很清楚,那就是算再如何的恼怒,也清楚这是眼前这个气死自己的讨债鬼,是自己的崽儿,再愤怒也不可能直接将他给打死。

  战爸心中压抑着自己的怒气,冰冷不耐烦地语气却没有丝毫的好转,沉声问道,“听说你要结婚了。”

  “嗯!”战常胜闲闲地轻哼一声。

  “作为长辈我们最后一个才知道,女方家是哪儿的?干什么的?你就不怕政审在我这儿过不了,你的结婚报告打回去。”战爸从牙齿缝里挤出一句话问道。

  哟!这威胁上了,战常胜靠在椅背上,微微抬起了眼睑,斜斜地扫了他一眼,“这点你放心,我老婆贫下中农出身,父亲也是为我军做过贡献的民夫,姑姑更是烈士遗孀,家庭绝对根正苗红。”无聊地掀了掀眼睑,“还有意见吗?”

  坐在一旁的朱雅琴,听着兔崽子句句讽刺,不就是讽刺她的成分有些高吗?与那些资本家娇小姐相比,她家只是城里的开着杂货铺的小业主而已,只不过父母挣来的钱,都花费在了培养她的身上。能歌善舞的她,参加革命直接进部队的文艺宣传队,在一次慰问演出时,被儒雅帅气的他给征服了。

  结果乡下婆娘和孩子找来,他处处跟她作对,她今天所拥有的一切都是自己拼命挣来的,决不能让他们破坏自己家庭,为了捍卫自己的家庭,她是遇神杀神,遇鬼杀鬼。

  战爸还能说什么?一句根正苗红,堵了所有的路,战爸直到这一刻才发现,自己已经无法掌控战常胜的命运了。在不知不觉中,狼崽子已经长大了,早已脱离了他安排的轨道。

  战爸有些不甘心,冷冷地看着他,突然从沙发上站起来,眉宇间萦绕着难以言喻的怒火,他抬起手,食指狠狠地指着战常胜,咆哮道,“战常胜,别以为你翅膀硬了,就可以肆无忌惮了,你可以不叫我这个爹,但是你别忘了,我还是你的领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