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127章 胜利歌声 (加更)
  “没关系,这事你们早晚要知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到时候杏儿离娘家就近了。”战常胜唇角含笑,眉眼里萦绕着平时里少有温柔,让他整个人又俊美了不少。

  这样要是在听不出来,丁海杏找块儿豆腐撞死得了,这个不要脸的家伙,居然曲线迂回,抄她的后路。

  当场如炸了猫的毛似的,丁海杏腾的一下站起来低声喝道,“战常胜!”连姓带名的叫道。

  眸光杀气乍现,警告和威胁犹如利刃般,直扫向战常胜的面颊,如若眼神的利剑可以化作实质,那战常胜此刻定然被扎成了刺猬。

  可战常胜又是何人,神色自若地接下的目光,甚至微微弯起了嘴角,不知为何增添了几分柔情。

  “杏儿你给我坐下。”章翠兰沉下来脸道,“我们平时是这么教育你的吗?这么跟人说话。”

  “不是,不是,妈,他……他……”丁海杏结结巴巴地说道。

  “我们知道,常胜向我们求娶你。”丁丰收高兴地说道。

  “爸,看你的样子,您答应了。”丁海杏不满地说道。

  “本来还有些犹豫,看着常胜诚意十足,我没有理由不答应。”丁丰收眉开眼笑地说道。

  “常胜,你先出去。”章翠兰看着执拗的闺女,生怕她说出什么伤人的话,立马说道。

  “正好,要到饭点儿了,我去看看食堂做了什么好吃的。”战常胜从善如流地说道,说着离开了病房。

  &&

  战常胜高兴地出了病房,嘴里哼着:五星红旗迎风飘扬,胜利歌声多么响亮歌唱我们亲爱的祖国,从今走向繁荣富强。

  郑芸迎面走来,看着春风满面的他道,“看这样子形势大好啊!这胜利歌声多么响亮……”

  战常胜谦虚着叹口气道,“形势大好谈不上,不过形势还是不错的。”

  “嘿……看把你给美的。”郑芸揶揄他道,嘴角含笑地又道,“继续努力,争取早日攻下高地。”

  “是!”战常胜红光满面的说道。

  “好了,不跟你聊了。”郑芸看着他道,“我回办公室了。”

  “等等……郑姐,这结婚的事情,还得麻烦你。”战常胜追进了她的办公室道,“姐,这结婚该准备什么?我也不懂,姐你可得帮帮我。”

  “呶!我连单子都给你列出来了。”郑芸抽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张纸道,“给你。”

  “密密麻麻地这么多。”战常胜看着一张稿纸上都写满了。

  “女方家离得这么远,估计这嫁妆也够呛,所以这结婚需要的东西,即便兜里有钱,没有工业券也是白搭,所以咱们都得给置办了。”郑芸委婉地说道,“虽然现在日子艰难,可这喜被、过日子的家伙事儿,都得有吧!”

  “嗯嗯!”战常胜忙不迭地点头道,“反正我也不差钱。”认真地看起单子来。

  “我们很快就走了,这些东西也不用准备的那么齐全吧!”战常胜提出很现实的问题道。

  “我已经替你考虑到了,这些都是必须准备的,这结婚得穿新衣吧!”郑芸说道。

  两个人开始合计了起来,删删减减的,在郑芸下班前总算定下来了。

  战常胜一离开,丁丰收立马看着闺女道,“说说吧!为什么不答应,常胜这么好的条件,你为啥不答应。”耐着性子说道,“女人早晚都得嫁人,这常胜可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好姻缘。我们还为你的婚事发愁呢!你回到村里肯定找不到常胜这么好的男人。”

  “所以啊!我高攀不上,我一个被退了婚的女人。”丁海杏低垂着头闷哼地说道。

  “今儿你必须听我们的,长锁是你自己要嫁的,我们都说不好,结果灵验了吧!”丁丰收为了说服闺女,措辞严厉道,真是打脸啪啪的。

  “爸!”丁海杏红着眼眶伤心地叫道。

  章翠兰扯了扯丁丰收的胳膊,“你这个当爸的怎么说话呢!揭人不揭短,打人不打脸的,你怎么在闺女的伤疤上撒把盐。”

  “我这不是被她给气糊涂了。”丁丰收看着丁海杏眼眶里的泪花,“这婚事还得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的事情。”拍着大腿道,“这次无论如何得听我们的。”

  章翠兰看着丁海杏,抓着她粗糙的手道,“杏儿,这次你爸说的对!我们过的桥,比你走过的路都长。原本我还有疑惑,感觉跟天上掉馅儿饼似的,不敢相信。不过看他的表现,我被他的诚意打动了。你不想听听他都说了什么?”

  “说什么?关我屁事!”丁海杏讨厌他如此的穷追猛打,连口气都不让人喘一下。

  章翠兰嘴角噙着笑意看着她道,“他以军人的名誉像我们保证他不会抛弃你的。”

  “你听听,听听,军人的名誉那可是比生命还重要的。”丁丰收插话道,拍着大腿道,“你听听!”

  丁海杏心头微动,倒真是惊讶了,她真没想到他会以军人名誉做保证。

  章翠兰看着无动于衷地她,温柔地又说道,“老话说:嫁汉嫁汉,穿衣吃饭。他可是说了只要有他一口吃的,就少不了你的。”

  “是啊!是啊!他还说饿不着我们呢!这女婿多好啊!知道孝顺老人的男人能差到哪儿去。”丁丰收随声附和道,“你们说是吧!”一抬眼看着两双瞪视自己的眼睛。

  “哎!你们瞪我干什么?”丁丰收一脸无辜地说道。

  章翠兰竖起眉毛双眼喷火地看着他道,“咱是为了那粮食把闺女卖了的父母吗?不会说话就别说话。”

  “你们是听了这个想把我嫁过去的吗?”丁海杏佯装生气地说道。

  丁丰收闻言哭笑不得道,“你们女人可真是胡搅蛮缠。”耐心地解释道,“我只是想表达他有心了,我不知道,现在粮贵,各家都紧张的要死。他就是给,我们也不好意思要。”

  “那杏儿,你以后不许对人家这么无礼,说话给吃了呛药似的,阴阳怪气的。”章翠兰认真地看着他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