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123章 文字游戏(加更)
  段红缨惊讶地看了看战常胜,见他点点头,又看向丁海杏只见得她双眸中淡然外,就再也见不到其它,没由来的她松口气。她也希望战爸爸能找个知冷知热的好女人照顾他。不再被那些坏人欺负。

  这要是让战常胜知道,准大跌眼镜,在他眼里的内向的小姑娘,其实心有内秀。

  战常胜拉着红缨走过来,“杏儿,你不是医术好吗?来给我家红缨看看。”自言自语道,“怎么发个烧而已,就这么严重。”

  战常胜撸起段红缨的袖子,露出右手手腕。

  “别害怕,我只是摸摸脉。”丁海杏柔声细语地看着她道,声音柔和温暖,眉眼里萦绕着尽是温柔,三根手指搭在小姑娘白皙的手腕上,虽然知道她听不见,但眼神释放着善意。

  凝眉静气,仔细的品脉,看着小姑娘手上的老茧,虽然养的两年,依然清晰可见,这是劳动人民的手。

  丁海杏在看段红缨的的手的时候,她也在看丁海杏的手,手背瘦弱,能感觉指腹上满是茧子,是个勤劳之人,好像日子过的比她还苦。

  大约十五分钟丁海杏非常遗憾地朝战常胜摇摇头,“我很抱歉!”

  “这不是你的错,医生说烧坏了耳朵,怎么可能治的好,你又不是神仙,是我痴心妄想了。”战常胜摆摆手颇有些失望的说道。

  段红缨略微肉呼呼的小手抓着战常胜宽厚的大手,战常胜看过去,她笑着摇摇头,然后抓着丁海杏粗糙的手,和战常胜的大手交叠的放在一起,又放上自己的小手。

  满脸笑容地看着他们两个,战常胜突然眼眶湿润,好好的孩子,老天爷也太残忍了。

  丁海杏察觉他心绪不稳,看着他微微泛红的眼眶,再看看天使般的红缨,澳门赌博网站:紧绷着下颚抿了抿唇。

  战常胜感觉到丁海杏情绪变化,于是哈哈大笑道,“这一回相信了吧!我家红缨答应了咱俩的婚事了。”

  “那么高兴干什么?我又没答应。”丁海杏微微扬起下巴,神色从容地说道。

  “你明明答应的,你说了只要红缨答应,你就……”战常胜猛然住嘴,好气又好笑地看着她,眼神中淡淡地宠溺。

  丁海杏如小狐狸似的看着他得意洋洋地说道,“怎么不把话说完?我说了什么?”

  “再说!”战常胜指着她摇头轻笑,突然感慨道,“中华文字真是博大精深。”

  丁海杏眉头微微挑动,朝他咧嘴一笑,眸光转向段红缨,平和地指指他,又指指自己,“我和他之间的事情。”然后朝她摆摆手,表示“和你没关系。”

  战常胜满眼欣慰地看着丁海杏,顾及了红缨的感受,不会因为她有缺陷而忽视了她的存在。

  战常胜起身道,“我先送红缨回家,我们的事情等我回来再说!这一次我要确切的答案,不接受任何模糊性的字眼。”这一次他学乖了,不能再被她糊弄了。

  丁海杏笑着耸耸肩,神色淡然地朝门口走去。

  战常胜则拉着段红缨出了医院,将她送回了家,吃了午饭才赶回来。

  这时候丁爸丁妈正好午睡了,丁海杏被战常胜威胁着进了他的病房。

  双方面对面的坐着,战常胜将铁皮饼干桶递给她道,“吃吧!我知道你中午和叔、婶子,又是只喝了粥,这是沪海的饼干,你们女人和孩子最爱吃了。”

  丁海杏抱着被塞过来的铁皮饼干桶,桶上画着大大的金鸡,上面写着泰康公司,下面写着金鸡饼干。

  这饼干是很有名的。

  “你留给红缨吃好了。”丁海杏婉拒道。

  “这是红缨让我拿来送给你的,可见她很喜欢你。”战常胜高兴地说道,“奇怪她很内向的,除了熟识的她很少这么热情的。”

  “替我谢谢她,不过这个我不能接受。”丁海杏还不至于抢小孩子的饼干,“我不饿!”

  “这可是红缨交给我的任务,我只负责送到,你要是不吃的话,你自己还给她好了。”战常胜一脸无辜地爱莫能助地说道。

  这摆明的欺负丁海杏嘛!看着他无赖地样子,微微摇头,突然正色地问道,“哎!你怎么没交孩子手语?这样交流也方便一些。”

  “你还知道手语?”战常胜挑眉惊讶道。

  “呃……在书店看见过。”丁海杏随口找了个借口道。

  战常胜也无意纠结这个,一脸苦恼地说道,“我给红缨买了前年,教育部重新修订刊发的手语图册,可惜我没时间学习,红缨即使会了也是白搭。我经常在部队,回家的时间少之有少……”不好意思地又道,“好像都是她跟着大院里的郑姐就是郑姐生活更多些,我是不是很不负责任。”

  “嗯!”丁海杏点头道。

  “喂!我就真的很差劲,也不用这么直白吧!”战常胜不满地说道。

  “呵呵……”丁海杏优雅的一笑,神色悠然而淡定,旋即又悠悠地反问,“你自己说呢?”

  战常胜被堵的无话可说,站起来道,“我给你倒杯水,你赶紧吃饼干。”说着走到床头柜,拿起暖水**倒了半茶缸水,端了过来,放在长椅上。

  丁海杏只好打开饼干桶,浓郁的奶香扑鼻而来,从里面拿出一块圆形饼干,吃了起来,饼干奶香浓郁,酥脆可口。

  味道很好!

  “谢谢你!”战常胜突然说道。

  “谢什么?”丁海杏抬眼奇怪地看着他道,“没头没脑的。”

  “谢谢你没有歧视或者同情红缨,还很顾及她的感受却把她当做正常人。”战常胜真诚地开口道,他真怕孩子受到伤害。

  丁海杏懒散地看了眼战常胜,颇为随意地开口道,“不客气!”

  “你怎么做到的?”战常胜好奇道,她不想自己见多识广,这么年轻,心性这般的稳重,“恻隐之心人皆有之,不可能那么……我还是一直在心里提醒自己,克制自己才做到的,眼里才不流露出怜惜的眼神。”

  丁海杏不急不躁,神色淡淡地说道,“不歧视、不踩踏、不伤害,是对待……不应该是做人最基本的底线。事实上这些事情已经是他们严重的伤害,我们不能再人为的再去第二次伤害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