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121章 有啥心思?
  战常胜继续说道,“那些叔叔、婶婶、大爷、大娘都不愿意养。无奈最后奶奶养了奶娃子。烈士家属有村里人的照顾,加上我们寄些钱补、寄粮补贴着,祖孙俩日子倒也挺好的。可你也知道这两年生活艰难,都饿疯了。那些叔叔伯伯狠心的将我们寄去很省出来的粮食给夺了,活活的将自个的亲妈给饿死了,我去的时候,那屋子跟冰窖似的,没有一点烟火气,那孩子躺在冰凉的炕上,身上只盖着一张破的透风的棉被,病的高烧不退,都不知道烧了多久了,人都烧迷糊了。那孩子比你还惨,都饿的瘦脱了形,我连夜带着孩子回来,都说这孩子没救了,郑姐他们熬了五天五夜,总算是救回来了,脑子虽然没有烧糊涂,可是却听不见了,后来也不会说话了,检查过了,耳朵被烧坏了。”叹息的摇摇头,“可这嗓子和声带没问题,怎么就不会说话了。”

  轻轻叹了口气,“红缨那孩子很懂事,她奶奶腿脚不好,从四、五岁都是她开始煮饭、洗衣服,照顾老人家了。村里人看着孩子可怜,小小年纪就撑起家,都愿意帮衬着点儿。这孩子谁家帮了她,就给谁家挖野菜、捡柴火,干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从早到晚,不停的干,就怕还不上人家的人情。”双眼喷火道,“真没见过这么狠心的妈,我从小也没有爸,可我妈把我当眼珠子似的,日子虽然艰苦,我起码有个快乐的童年。我真后悔,应该早些去看看孩子,她也能少受罪一些。”

  战常胜说的口干舌燥,丁海杏没有给半点反应,干脆问道,“你有什么想法没有?”

  “没有!你工资多,领养一个女儿,当亲闺女养着挺好的。生恩不及养恩大,听你这么说,孩子心性也好,你又对她这么好,是个感恩的。”丁海杏点头道,没有任何意见。

  “谁问你这个了?”战常胜气的头冒青烟道。

  “不是说这个,那是说什么?”丁海杏故意装傻充愣道,敲了下脑袋道,“哦!孩子有缺陷也没关系,你养一辈子都养的起。”

  战常胜微微眯起眼睛看着她,故意装傻是不是,“接触了这些日子,我觉得你是个爽利人,我也是个痛快人。你们家有句话是:袖筒里插棒槌,直来直去。不喜欢说半句,留半句,藏着掖着的。”直勾勾地看着她直白的问道,“我昨儿提的我们结婚的事,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你要结婚,你问过你女儿没,她有意见吗?”丁海杏双眸平静,神色淡然地看着他道。

  “是我结婚,我问她干什么?”战常胜不解地看着她道,“不用这么麻烦,你答应就行了。”

  “你还是先回去问问你女儿?有了结果我们再说。”丁海杏起身道,“我得回去了,时间久了,爸妈该担心了。”

  战常胜紧跟着站起来,追问道,“这可是你说的,只要红缨同意,你就嫁给我。”

  “等她同意了,我们回头再说!”丁海杏打开门走了出去。

  战常胜跟着她朝病房走去,丁海杏看着身旁的他道,“你跟着我干什么?”

  “我得进去安抚丁叔和婶子的心,不然老人家非为了钱愁白头不可。”战常胜笑得如奸诈的狐狸似的,“还是你有别的办法?”眉眼懒洋洋地扬起,嘴角扯出得意笑容推开了门。

  “叔,婶子,感觉怎么样了?”战常胜看着他们关切地问道。

  丁丰收和章翠兰看着他来了,澳门赌博网站:挣扎着要起来,战常胜赶紧上前两步道,“别起来,别起来,躺着就好。”

  丁丰收非常不好意思地说道,“昨儿真太麻烦你了。谢谢!”

  “不麻烦,不麻烦。”战常胜立马说道,“您不找我帮忙,找谁帮忙啊!叔,您就别给我客气了。”

  “丁叔、婶子,别为钱担心,医药费有我呢!”战常胜出声宽慰他们道。

  “咳咳……”站在他身后的丁海杏握拳清咳两声,战常胜紧接着又道,“我先垫付,以后你们慢慢还。”

  丁爸、丁妈听到这句话,心一下子放到了肚子里,慢慢还,勒紧裤腰带还能承受。

  “好了,我来就说这事,我还有事就先走了,中午在回来看您。”战常胜直起身体看着他们说道。

  “杏儿,送送常胜。”丁丰收嘱咐道。

  “恩!”丁海杏和战常胜一前一后出了病房,走了两三步,丁海杏停下脚步看着他道,“你走吧!”

  战常胜无辜地说道,“你就把我送到这儿啊?”狐假虎威地又道,“丁叔可是让你送送我。”

  丁海杏看着他锐利的视线盛满锋芒,犹如刚刚出鞘的利剑锋利,瞪着他道,“走吧!”率先迈步朝前走去。

  “他爸!”章翠兰中气不足地叫道。

  “咋了,又想上厕所。”丁丰收抬眼看着她问道,“杏儿不在,你等等。”

  “谁想上厕所了。”章翠兰嗔怪地撇了他一眼道,“你有没有发觉常胜对咱太好了,好的不太正常。”

  “咋了,怎么不太正常了?”丁丰收大大咧咧地问道。

  章翠兰琢磨了一下道,“在咱乡下,男方看上女方家,才这么跑前跑后的,这常胜对咱家杏儿是不是有啥心思啊!”

  “那是人家解放军热心,你别胡思乱想。”丁丰收想也不想地说道,“人家是团长咋能看见咱这乡下丫头呢!想想都不可能。”

  “咋不可能呢!你忘了,在咱们村,这要是男方看上了某个姑娘,小伙子就跑到姑娘家里,挑水,劈柴、挑粪的。重活累活抢着干。姑娘家要是稀罕人家小伙子,就悄悄的做一双鞋送过去。”章翠兰一翻身,低头看着他道,“这事心照不宣,就成了。”

  “你看这常胜不像吗?当然不是挑水、砍柴,你看常胜昨晚上的表现,不厌其烦地搀扶着你一趟又一趟的上厕所,不嫌味儿啊!还有最后甚至背着你。亲儿子也不过如此吧!”章翠兰越说越激动道,“医药费还帮咱垫,他看咱家杏儿的那眼神,双眼放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