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120章 坦白(四更)
  丁海杏当然不可能理所当然用他的钱,紧皱着眉头仔细想,钱啊钱?从哪儿弄钱啊?

  “啊?有了,有了。你等等我。”丁海杏风一般朝厕所跑去,少倾又如风一般的跑了回来。

  “我用这个赔给你如何?”丁海杏举起拳头在他的眼前,松开攥着的拳头,小麦色的满是老茧手心儿里,静静的躺着一枚花生仁大小的如玉一般莹白,饱满圆润,散发着莹莹光泽的珍珠。

  “你咋有这玩意儿。”战常胜惊讶道。

  丁海杏顾不上他惊讶不惊讶道,“这个顶我爸、妈的医药费可以吧!”

  战常胜凝重着脸拉着她直接进了自己的病房,砰的一声关上房门,回身严肃地看着道,“你这个哪儿来的?”双眸微转,挑起几分疑惑地看着她。

  丁海杏无辜地眨眨秋水般清澈的双眸看着他道,“俺下海抓鱼的时候,逮到蚌子,从蚌肉挖出来的。”故意装傻地说道,“一个不够啊?俺还有。”摸索着身上的兜。

  她绞尽脑汁,想破了脑袋,身上值钱,又可以拿出来而不被人猜疑的东西。

  最终想到了珍珠,这个师出有名可以拿出来。

  战常胜哑然失笑,他都忘了她家靠着海边,海边长大,水性那么好的她,捡到珍珠很正常。

  看她这么没心没肺的就拿出来,没有一点儿的警惕性,战常胜决定给她一点教训,上前一步靠近她,黑着脸道,“下次不要随便拿出来,这个很危险。”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带着足够的气势,这是第一次在丁海杏面前释放,那种一寸寸的增强的凝重和威压,如果是自己的兵早给就给压趴了崩溃了。

  可是碰上傻不愣登的丁海杏就不灵了,丁海杏后退一步,靠在门板上,这下子退无所退。

  两人近距离地彼此能感觉到对方的气息,战常胜能闻见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温暖的气息,看着她浓密的挺翘如小扇子的睫毛,心猿意马起来。

  丁海杏毫无所觉地看着他,眨眨纯真的双眸,“俺这不是为爸妈的医药费着急吗?想了半天才想起俺带的这个,在这里俺只认识你,只想到了你。”

  战常胜闻言,双眸瞬间如冰雪融化般的,温柔的目光刹那间如瀑布般倾泻下来,哪里还记得给她一个教训,好长长记性。

  脑子里只有我只认识你、只想到了你……

  “这个可以吧!”丁海杏眨眨眼又问道,很奇怪他变脸咋那么快。

  “可以什么?”回过神儿来的战常胜懵懵地问道。

  “珍珠顶药费啊?”丁海杏拇指和食指捏着那颗珍珠道,满脸疑惑地看着他,“合着我说话你没听清啊!”

  这鸡同鸭讲,合着我说的话,你也没听见?

  “听着呢!”战常胜面色有些不快,“刚才不是说好了,在医院的一切医药费用,我来付。”压抑着内心不愉道,“你我之间还用的着分那么清吗?”

  丁海杏抬眼看着他很认真地说道,“你我之间还没到那种程度。”说着将珍珠直接放到他的兜里。

  战常胜刚要将手伸进兜里,丁海杏立马说道,“不许拿出来。”

  战常胜看着她坚定的目光,胸中的怒火翻涌,喷火的双眸看着她的眸子,旋即望进了她的眸底,深邃而平静地眸底,平静的惊不起丝毫的波澜,却奇异的浇灭了他心头的火气。

  “你过来,咱们把话说清楚?”战常胜走到从床下,拉了张凳子坐下来道。

  “你觉得我现在有心思跟你说话。”丁海杏手背在后面拉着扶手道。

  丁海杏的小动作自然逃不过战常胜锐利地双眸,“你最好现在就过来,两分钟就够了。”淡定从容地看着她道,“我今儿不会逼你表态的。”若有似无地威胁道,“除非你想我找叔和婶子谈谈?”

  思索了一下,丁海杏识趣地走了过来,坐在他对面的椅子上,语气不善地说道,“说吧!有什么事?”

  “有件事,我得像你坦白?”战常胜目光清明地看着她道。

  “你说?”丁海杏漫不经心地看着他道。

  “严肃点儿!我在给你说正事!”战常胜板着脸道。

  丁海杏看着他少有的严厉的样子,“好,我严肃。”挺直脊背,双手扶膝,如他一般,正襟危坐,娇弱中多了一抹英气。

  “我有个女儿!”战常胜眸光一瞬不瞬地看着她缓缓地说道。

  “啥!”丁海杏杏眼瞪的溜圆道,“你的枪能用。”双眸盯着他的裤裆,战常胜赶紧并拢双腿,脸刷的一下红幸好这脸色较黑,不然丢大脸了。

  丁海杏看他的样子,内心却憋笑憋的痛苦,一本正经地说道,“不可能,我的诊断不会出错的。”疑惑地看着他问道,“这女儿怎么回事?除非……”一惊一乍道,“哎呀!你那么小就当爹了。”

  为了化解尴尬,澳门赌博网站:红着脸的战常胜,赶紧说道,“红缨是我牺牲战友的女儿,今年十岁了。从朝鲜战场下来后,我们活下来的几个战友就凑钱一直寄钱过去。这不前两年日子闹灾荒,也知道有钱也买不到粮食,所以大家省下一口粮食,给红缨寄去。有一次我出差办完事情回来,我正巧路过孩子的家,心血来潮就去看看了,差点儿没把我气死,如果不是部队纪律,老子真想拿枪突突了那帮畜生。”

  丁海杏看着义愤填膺的他问道,“看你这么生气,发生了什么事!”

  战常胜絮絮叨叨地说道,“我的战友牺牲后,孩子的妈妈拿着抚恤金改嫁了,把没断奶的孩子扔给了男方家。你也知道乡下如果是个男孩子还好些,有口饭吃,好歹长大了,那就是个大劳力,而女孩子,摆明了赔钱货……”

  战常胜心细如发看见她听到赔钱货,皱了下眉头,“那给我没别的意思,不是贬低女同胞。”

  这眼睛够尖的,丁海杏点头道,“我明白,你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