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117章 我要结婚
  丁丰收也走过来轻轻皱起了眉头道,“杏儿你哪来的皮棉鞋。”

  “战大哥给的。”丁海杏犹豫了一下决定还是坦白道。

  她发现讲一个谎言,要用多个谎言来掩盖,还不如一开始就直说。

  “你这孩子,咋恁不懂事呢?你怎么能乱要人家的东西呢?”章翠兰食指戳着她的脑袋道,“不会人家让你叫他一声哥,你就昏了头,就真的当他是你哥了吧!”

  现在可不是当她哥哥了,这么简单了,人家宵想的女儿了。

  丁海杏没有将战常胜求婚之事告诉丁爸丁妈,这事自己还在考虑中,没答应呢!

  “这又不是我要的。”丁海杏低垂着头咕哝着嘴道,“人家不是看我脚上没鞋吗?”小声地嘀咕道,“又不是新鞋。”

  “算了,算了,都已经穿上了还能怎么办?”丁丰收指着病床下面的破布鞋道,“你看那鞋不单是单鞋,还破着洞,常胜实在是看不过眼了,才给你家闺女一双鞋的。等回来想办法找补给人家好了。”朝闺女使使眼色,快走、快走。

  丁海杏收到丁爸的眼神,赶紧道,“那我去打水了。”

  拿着热水**去了医院的水房,打了一壶热水,一家三口洗漱了一下,躺在床上休息了起来。窗外寒风凛冽,窸窸窣窣的雪粒子敲打着窗棂。

  “老头子,下雪了,明儿还走的成吗?”章翠兰听着窗外地动静道。

  “咱们坐火车,下雪照样开。”丁丰收咕哝道,“赶紧睡,明儿一早咱们就走。”

  “哦!”章翠兰合上眼道,“下雪了,对咱们村来说是好事。”

  瑞雪兆丰年!

  &&

  与丁家人安然的躺在床上,郝家人可是愁云惨淡的,郝银锁被丁家拒绝后,那是瞅谁都不顺眼,尤其是看着郝长锁,那是杀红了眼。

  晕黄的灯光倾泻一地,郝长锁瞥了眼盘腿坐在床上的二老道,“爸、妈,来了这么久了。”

  “明儿一早我们就回家。”郝父拍着大腿决定道,“在这里一天不知道要花费多少钱。”

  “你倒是称心如意了,把我们利用完了就赶回去了。”郝银锁阴阳怪地气的说道。

  郝长锁闻言怒火中烧,郝父赶紧道,“长锁你回去吧!别跟你弟弟一般见识,他那是在丁家吃了闭门羹了,有气没地儿撒了。”

  郝父以前还觉得银锁能娶回海杏是一件好事,现在看来这海杏真要嫁进来,那可真是家宅不宁了。现在就兄弟离心,吵个不停,再好的兄弟感情,也惊不起这么折腾。现在就是老丁家同意,也不能让海杏进老郝家的家门。

  郝长锁深吸一口气,不在做无意义的争吵道,“爸、妈那明儿一早我送你们回家。”

  “赶紧回去吧!这两天为了我们的事,让你迟到早退的,不能好好的安心工作,也不知道你战友有意见没有。”郝父挥着手道。

  “爸,这个您就别担心了,谁家没有一个急事。”郝长锁笑了笑道,“他们都很体谅我的。”

  “那就好。”郝父松口气道。

  “我走了啊!”郝长锁说着起身道。

  郝母眼巴巴地将儿子给送到了外面,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黑暗中才转身回来。

  郝母关上房门,蹬蹬跑到郝银锁身边,食指使劲儿戳着他的额头道,“你个笨小子,你哥现在出息了,现在不扒着你哥不放,你就等着种一辈子地得了。”

  “我才不要这出息,我宁可种一辈子地。”郝银锁闷着头固执地说道。

  “那当兵的名额你不要了。”郝父黑着脸道。

  “不去!这样要来的名额我不要。”郝银锁很认真地说道。

  “你不去,有人去,家里的铜锁可是会高兴的一蹦三高的。”郝父瞥了他一眼故意说道。

  “那你让给他好了。”郝银锁特干脆地说道。

  “你这头倔驴。”郝母气的胸口剧烈的起伏,撂下狠话道,“我死都不管你了。”

  “不管就不管。”郝银锁直接拉开被子蒙上头道。

  郝家两口子微微摇头,这傻小子。

  熄了灯,两人也躺到了床上,郝母担心道,“这回去之后,咱们怎么说啊?怎么跟村里人解释。”

  “看老丁家怎么说吧!”郝父想了想道,“他们不吭咱也装做不知。”

  “那他们要说咱家长锁是陈世美呢!”郝母忧心忡忡地说道,“给咱们穿小鞋,整咱们怎么办?”

  “人家都原谅长锁了,整咱还有啥意义,就是为了老丁头,他的面子,这好人也得做到底。不可能像以前一样,对咱诸多照顾了,只要大面上过的去就中。”郝父长长的叹口气道,“都这个时候还奢求什么?”

  “你说的对,等长锁成了高官的东床快婿,咱们老郝家也算是熬出头了,到时候咱们都成了城里人,还怕个老丁头个球。想整咱,澳门赌博网站:咱不整他,那还是看在他今天这般轻松地放过咱的原因。”郝母想着未来的日子,黑暗中笑的满脸褶子道。

  仿佛这未来美好的生活,在向他们招手……真是做梦都能笑醒。

  黑暗中的郝银锁长长的叹一口气,好好的家怎么会变成这样,简直是面目全非,却也无能为力,不知道该怎么办?

  &&

  “结婚?你和他结婚?”冯寒秋坐在沙发上看着坠入爱河之中春风满面的一副小女人的童雪道,“小雪,你考虑清楚了没?对他了解吗?对他的家庭了解的清楚吗?咱是不是在多考虑一些。”

  “爸,您看妈又反悔了。”童雪着急地坐到了童爸旁边挽着他的胳膊撒娇道。

  童爸放下手里的报纸道,“该了解的都了解了,我看小郝这个人不错,三代农民,根子多正啊!底子多厚啊!虽然没有正经的上过学,可文化水平不低,的造诣很高,你看他写的报告,神情并茂的。你看那字写的多好,跟报纸上刊印的字体一样。他所在连队的报栏都是他撰写的。这在军事技能上年年是先进,尤其是在射击上,真是堪比神枪手,自身的实力,足以弥补他的出身了。那些你所谓的出身好的,有他这个实力吗?一个个操蛋的,躺在父辈的功劳簿上混吃等死。”看着她道,“你呀!眼光放远点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