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106章 满心 算计
  郝父死死的拽着郝银锁的胳膊道,澳门赌博网站:“银锁,别去,他有他的苦衷。”

  “他有什么狗屁苦衷。”郝银锁气愤地说道,“我们就那么见不得人吗?”紧接着又道,“爸,您放开我,我找他的去。”

  “银锁,爸求你了别去。”郝父抱着郝银锁的腰道,“银锁。”

  “银锁,你就听你爸的吧!”郝母哽咽道,“俺们不能给长锁丢人。”

  “妈,怎么连你也这样。”郝银锁颓然的放下手,“爸,您放开我,我不去找他。这个样子在大街上很难看的。”

  “哦!”郝父松开了郝银锁,手却拉着他的手不放。

  “现在怎么办?”郝母抬起手臂粗鲁地擦擦双眼道。

  “等!”

  三人无精打采地蹲在马路牙子上,寒风瑟瑟,冷厉如刀,吹着他们粗糙的脸,显得格外的凄凉。

  “爸、妈为什么?”郝银锁满眼迷茫的看着二老问道。

  “等你生了孩子,当了父母就知道了。”郝父唏嘘道。

  郝银锁皱着眉头气愤地说道,“如果我有这种忘恩负义的儿子,非打断他的狗腿。”

  郝父看着不解地郝银锁微微摇头道,“你还小,等你做父母就知道了。”继而又说道,“你不觉得长锁和她站在一起很般配的。我儿子穿军装多俊啊!长锁从小就懂事,孝顺,帮着照顾你们四个,如果不是因为家里穷,他一定能上学。不过他很争气,为了读书认字,不知道付出了比别人多出多少倍的努力。现在一点儿都不比城里的孩子差,老天爷开眼,让他遇上贵人了。别说不认我们了,就是让我替他去死,我都愿意。只是受这些委屈算什么?”

  “你爸说的对,你看看咱们身上的衣服,补丁落补丁的,这脸上的褶子。实在太给长锁丢脸了。”郝母也附和道,“长锁现在心里比我们还难受。”

  “难受?我看他现在心里美的很!”郝银锁撇撇嘴,不屑地说道。

  &*&

  郝长锁被童雪给拉进了自己的宿舍,郝长锁面色犹豫道,“你怎么拉我来这里。不太妥当吧?有碍你的名声。”

  “你这样去病房合适吗?”童雪指着他的脸道。

  郝长锁想起脸上的伤,去门诊处理的话人来人往的,还是在这里好了。

  “你坐好,我给你抹抹药膏,可以马上消肿的。”童雪拉开抽屉翻找出来一管药膏拧开盖子,挤在手上,轻柔地涂抹在他的脸颊上。

  郝长锁当场僵立,如此近的距离,他可以看见她脸上的毛细孔,她身上阵阵幽香,直窜鼻翼,闹的他血气上涌,双颊绯红,刚想说,‘我自己来。’却听见童雪道,“在基层竞争是不是很激烈。”既然是熟人干的,想来想去只有嫉妒他能力的人,“你有没有争斗过。”

  郝长锁温润一笑道,“刚入伍的时候,血气方刚,争强好胜的,和我的一个战友,明里暗里争斗的好几年。好在部队是靠实力说话的。”

  “那你最后是胜了还是输了。”童雪漫不经心的问道,手认真的涂抹着药膏。

  郝长锁莞尔一笑,“嘶……”抽动了嘴角的伤口。

  童雪紧张地问道,“你没事吧?”

  “没事。”郝长锁摆摆手,接着又道,“明着是我胜了,结果实际上是我败了。”

  “那你什么心情。”童雪看着他问道。

  “生气,非常生气。”郝长锁坦坦荡荡地说道。

  “呵呵……生气?我以为你的脾气怎么会生气呢!”童雪闻言笑着问道,“为什么?”

  “我记得有一个人说过:一定不要对失败满不在乎,一定要生气,而且要生很大的气,但是好的失败者的衡量标准就是生自己的气,不生获胜对手的气。严格意义上来说,获胜对手是我前进的动力。”郝长锁微微扬眉,浅笑道。

  “那你会不会像拿破仑那样,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童雪笑眯眯地看着他问道。

  “当然想了。”郝长锁很坦白地说道,随后讪讪一笑道,“但是我凭什么呢?”

  “你有坚韧的性格,还有坚定的信念,有在基层奋斗的经验,还读过那么多的书。”童雪满脸崇拜地看着他道。

  “我恰恰是书读的少,见识又少。”郝长锁抿了抿唇说道,“纵使我再怎么能干,学历是我的短板,人家还是照样嘲笑我没文化。”突然又道,“你不会想是他们打我闷棍的吧!不可能,即便争斗,那也是直来直去,怎么会用这么下三滥的招数呢!”双眸偷偷地瞄着她。

  “那会是谁?”童雪放下手,认真思索道。

  “算了别想了,吃一堑长一智,最多我以后不单独行动好了。”郝长锁感觉自己火辣辣的脸,在抹上药膏后,瞬间冰凉了许多。

  童雪冷冽如霜地说道,“这种嫉贤妒能之人,绝不能留在部队祸害人。我一定将他找出来。”

  郝长锁黑眸晃了晃,能把自己头号的竞争敌手给干下去,最好不过,这一顿打也没算白挨,但这事可不能明说。

  想起门外的爹妈,不能再这里久留,他站起来道,“好了,我也上了药,你也赶紧回去工作吧!”

  童雪倒是想两人多相处一会儿,可职责所在,只好跟着直起身子,将手里的药膏递给他道,“回去自己抹抹,很快就消肿了。”

  郝长锁接过药膏,“那我走了。”说着就走到门边,拉开了门。

  “我送你。”童雪跟在他身后道。

  郝长锁低声说道,“不用了,上班时间脱岗时间太长,宋雨又该打趣你了。”

  “那好吧!我们星期天,再见面。”童雪目送他离开,才回了药房,一路上琢磨着,得找人问问谁欺负她家伯仁了。

  郝长锁挥着手与童雪分开,一拐弯儿,撒腿就跑,一口气跑到了大门外,看着不远处蹲在马路牙子上的二老,快步跑过去道,“爸、妈。”

  “走吧!咱们回去。”郝父看着他直说道,没有一句埋怨,闻着他身上的药膏味儿,又道,“抹药了,好好好,这样回去也好。”

  “爸妈,对不起。”郝长锁愧疚地说道,“刚才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