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105章 我不认识他们
  “回来了。”童雪送走买药的病人,回身看见刚回来的宋雨道,“想什么呢?这么入迷?”

  宋雨一双黑眸一瞬不瞬地看着,想了想道,“我刚才送药的时候,在病房区,好像看见你家长锁了。”

  “怎么会?他现在正值冬训紧张时期,忙的要死,怎么可能会在医院出现。”童雪摇头轻笑肯定地说道,“你肯定看错了。”

  “是嘛?”宋雨歪头想了想道,“也许是我看错了吧!那人脸上被打的鼻青脸肿的,怎么可能是你家郝大连长呢?”

  童雪闻言黑眸晃了晃,随即就道,“对嘛!伯仁可是军人,怎么可能被人家打的鼻青脸肿的,又不是普通人。”心底却上了心,受伤了,着急地问道,“小雨,你在哪儿见到他了。”

  宋雨闻言满脸戏谑地看着她道,“哟哟,这么关心他啊?一听见人家受伤了这么着急啊?还没确定是不是他呢!”

  童雪满脸娇羞地娇嗔道,“快说,快说,在哪儿见到他的。”

  “你去后门看看,如果没走的话。”宋雨看着她说道。

  话音刚落,童雪就消失在药房内,空气中只留下,“这里交给你了。我去看看是不是……”

  宋雨耸耸肩,坐在了桌子前,“同志,拿药。”窗口处递进来了药方。

  宋雨拿着药方,开始照方抓药。

  &*&

  眼看着兄弟俩又是掐的不可开交,郝父大喝一声道,“够了,你们俩像什么样子?不嫌丢人啊?让人看见了。”

  郝长锁黑着一张脸,扭过头,却看见童雪推门朝这边张望,吓得魂儿都没了,脸色煞白、煞白的。

  紧攥着拳头,剧烈的疼痛让他快速地冷静下来,转过身看着郝父、郝母道,“爸、妈,我对象过来了,你们赶紧走?”

  “啥?你对象来了,俺正好瞅瞅,是不是像照片里似的那么漂亮。”郝母高兴地说道。

  “我的亲娘耶!现在是见面的时候吗?”郝长锁着急地说道,“爸,赶紧拉着妈走,快点儿,快点儿。”

  “你什么意思?我们那么见不得人吗?”郝母眼眸一沉顿时不乐意,阴下脸来道。

  “现在不是时候……”郝长锁一脸的哀求地看着郝父到,“爸!”

  郝父双目微沉,凝眉往郝长锁身后扫了一眼,映入眼帘的便是个面容姣好的女人,认出了郝长锁,脸上露出很温柔灿烂的笑容,浑身都散发着青春朝气。

  郝父抿着唇,上前拉着郝母道,“走走!”一抬腿瞥见一脸看戏,且幸灾乐祸的郝银锁,又上去一把扯着郝银锁迈着沉重的步伐朝前走去。

  “爸,你拉着我干什么?”郝银锁双眸微微眯着愤愤不平道,“爸,他都不敢正式介绍我们和他的城里对象认识,他这么看不起我们,我们还替他遮掩什么?”扯着郝父的胳膊,“爸。”

  郝父不得不停下脚步抬眼看着他,郝银锁一低头看着郝父眼睛中的泪花,喉咙发沉,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就这么被郝父给拉着走到了一旁。

  “伯仁,伯仁。”童雪笑着招手道。

  郝长锁抬脚快步走,童雪娇声道,“郝伯仁,你给我站着。”

  郝长锁闻言原地立定,却背对着她一声不吭的,心里在琢磨着,该怎么解释脸上的伤,眼前一亮,不由得计上心来。

  童雪拧着眉头,疾步走过来,绕到他身前轻声问道,“怎么了?”

  郝长锁低垂着闷哼道,“没什么?”

  “没什么你干嘛不看我啊?”童雪弯腰看着他道。

  郝长锁赶紧背过身去,沉声道,“小雪你赶紧回去,别耽误了工作,我没事!我先走了。”

  “走什么走?”童雪一把扯着他的手,走到他身前与他面对面,惊呼道,“你的脸怎么了?”

  郝长锁赶紧单手捂着自己的脸不好意思地说道,“你别看。”

  童雪抓着他的手放下,清楚的看见脸上的红肿一片,嘴角的血迹,大怒道,“谁打的?”

  “没有人打,我自己不小心摔的。”郝长锁躲避着她的视线道。

  “自己摔的,我眼睛可不瞎。”童雪眼底闪着寒光道,声音冷冰冰的,比这阴沉的天气还要森冷,“你告诉我,我找他们算账去。”

  “我也不知道谁打的。”郝长锁偷偷瞄着因怒气而泛红的娇脸,小心翼翼地说道,“我被人套了麻袋,打了闷棍。”垂头丧气地说道,澳门赌博网站:“我是不是很没用。”

  “有心算无心,防不胜防。”童雪拧着眉头道,“这肯定发是熟人干的。”看着他道,“你得罪谁了。”

  郝长锁尽力压制着翘起的唇角,蹙着眉头冥思苦想道,“没有啊?我敢得罪谁?夹着尾巴做人都来不及。”

  童雪闻言不悦地说道,“干嘛要夹着尾巴做人。”微微扬眉,唇角流露出些许笑意道,“要不我们公开恋爱关系好了。”

  郝长锁闻言心底有些失望,他期盼着赶紧结婚,他妈虽然不靠谱,说话露底,可是有句话是对的,那就是吃到肚子里的鸭子,才不会飞了。

  嘴上却说道,“别,这样都人家嫉妒不已了,如果公开了,岂不更人家红眼。”

  “哎……你真是冥顽不明。”童雪心疼地看着他道,“你到底在怕什么?”看着他的脸上的伤,拉着他的手道,“走我们先去治疗一下伤,不然怎么回去见人。”拉着他刚走了两步,就看见不远处的郝父看着他们,童雪停下脚步道,“伯仁,那边的人你认识吗?他们一直看着我们。”

  郝长锁回头看着郝父他们,脸色微沉,紧抿着,犹豫了一下道,“我不认识他们,他们是问路的,刚从乡下来,不知道红旗街怎么走。”眼神游移了一下,看着他们又提高声音道,“大爷、大娘,红旗街从这里直着走就好了。”

  “走吧!”童雪拉着他就进了医院。

  郝银锁看着他们俩的背影,怒指着郝长锁道,“爸,我找那混蛋,他连您这亲爹都不敢认。他这样的人还有什么资格当兵。他不配为人。”说着抬脚就要追过去,“我找他回来给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