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101章 都是戏精
  丁海杏目光平静地看着他道,“长锁哥,我哪里做错了吗?”

  郝长锁闻言一愣,随即摆手道,“不,你没有错。”

  “那为什么你不要俺了。”丁海杏双颊绯红小声地说道,故意带着一口的乡音。

  听到熟悉的乡音,郝长锁眼底闪过一丝厌烦,生怕别人不知道你乡下出来的,又不是不会说普通话。

  “这个?”郝长锁一时语塞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的问题,难道实话实说自己嫌贫爱富,你根本不能再事业上给自己以任何的帮助。

  丁海杏抬眼看着他羞涩地说道,“长锁哥,你起来,坐下说话。你这样俺不知道怎么说,只是想说说咱们俩的事情。”

  郝长锁飞快地瞥了她一眼,眼底闪过一丝错愕,这与设想的不一样,他以为她会像泼妇一样,对他又打又骂的,骂他陈世美,忘恩负义、一哭二闹三上吊……闹得人尽皆知。

  这样一个不识大体、上不了台面的泼妇,多少会引起男人们的同情。

  千想万想,没想到如此‘平静’的说话。抬眼认真地看着她,一脸的认真,郝长锁起来,揉着自己的膝盖坐到了凳子上。

  “还记得我们小时候的事情吗?小弟教我们俩读书认字,我把我妈烙的葱油饼偷偷拿出来,我们一起分享……”丁海杏自顾自的回忆当年,满脸的甜蜜与怀念……

  而这些是郝长锁最不愿意听见的,让他感觉自己当时是多么的狼狈,像一个吃软饭的小白脸,太伤男人的自尊心了。

  郝长锁心里冷笑一声:原来是改变策略了,真是以为这样我就会回心转意。看着丁海杏地眼神更加的厌恶。

  郝长锁尴尬地别过脸打断她的话道,“过去的事情咱都别提了,省的都难受。”

  “过去的事情他过不去,说真的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俺满怀欣喜的来找你结婚?”丁海杏闭上眼睛,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滑落,过了几秒再缓缓地睁开双眼,她的眼底浮起了水雾,朦胧地眼神看着他,幽幽地说道,“俺现在就想确定一件事情,你的新对象,她就那么好吗?好到你完全忘记了我们是青梅竹马长大的,放弃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

  当听到丁海杏泪眼婆娑的说出这一句话时,郝长锁心里闪过一丝愧疚,直觉的说道,“不……不是,这是我和你之间的事,和她没有关系,即使没有她出现,我们之间也是问题多多。”

  丁海杏死死地咬着唇瓣,眼泪在眼眶中打转使她看起来楚楚可怜,她的语气干脆道,“别找那么多的借口。你知不知道,全村的人都知道俺进城干什么?现在闹成这个样子,你让俺怎么回去,你让俺们家怎么面对村里人的指指点点。”

  郝长锁心里嘀咕:关老子屁事,都甩了你了,我还会顾忌你。

  不过面上虚伪地说道,“抱歉!”

  丁海杏自然也听出他语气中的敷衍,特意地说道,“你们的幸福建立在我的痛苦与泪水上,就那么的心安理得,真的就没有一点儿愧疚之情。”

  这一句话唤起了郝长锁内心仅有的良知,“海杏,我欠你的,只有下辈子还你了。在你面前我是个罪人,我应该受到惩罚。你可以用你认为最解恨的方式,我愿意承受。你可以决定我在部队的命运。”眼神无比的哀伤,无比的自责。

  这是打起了苦情牌了,演戏谁不会,丁海杏红着眼眶,眼睛定定地看着他苦苦的央求道,“你把曾经对俺的许诺,如今都许给了别人,我们之间真的没有一点儿可能了吗?我未来是流言蜚语的中心,将忍受着村里人的侮辱与谩骂,你就没有想过吗?”

  郝长锁立马保证道,“这点你放心,我会说是我的错,我会向村里人说明情况的。”反正自己也打算再回杏花坡,一群无知的乡下人乱怎么嚼舌根,对自己都无所谓。

  终于决堤的眼泪如断了线的珍珠般滑落,丁海杏摇摇头道,“你以为村里人都是傻子吗?你结了婚根本就不会再踏进杏花坡的土地。”

  郝长锁慌乱的解释道,“不是有我爸妈还在吗?他们也可以代替我。”

  “呵呵……”原本明媚的斜阳,此时被远处飘来的乌云遮住,亦如现在丁海杏那绝望的笑声。

  郝长锁也感觉室内温度降了下来,冷的瑟瑟发抖。她的眼神那么痛苦,令郝长锁躲避着那如影随形而来的愧疚。

  看着郝长锁犹豫纠结的样子,丁海杏再接再厉道,“我们之间彻底完了吗?你铁了心要娶城里的对象。”

  郝长锁猛然抬眼,态度坚决道,“是!我希望你能成全,我会补偿你的。”

  丁海杏眼泪落得更凶了,“补偿?这么多年的感情就换回两个字。”带着恨意说道,“补偿,你拿什么补偿我?”

  “你说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能做到。”郝长锁急切地说道,末了补充了一句道,“除了我们结婚一事。”

  “我同意!”丁海杏吐出三个字道。

  “噶!”郝长锁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么简单就同意,屏住呼吸再次问道,“我们之间……”

  “从此路归路,澳门赌博网站:桥归桥,男婚女嫁各不相干。”丁海杏明确地说道。

  “你……你……不会去部队告我作风有问题,道德败坏。”郝长锁说完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急忙又道,“那个……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

  丁海杏仿佛没有听见他的胡言乱语,抬起手,手背粗鲁的擦擦眼泪,自顾自地说道,“既然你不稀罕俺了,再多的委曲求全也是于事无补,既然你喜欢上了别人,我有必要为了一个心不在自己身上的男人,费尽心思,抓着不放吗?有一句话说得好:你既无情我便休。我也有自尊心的,那剩余的自尊心不会让我死乞白赖的去乞求你的施舍。”

  丁海杏脸色格外的苍白,却坚强地平淡地叙述再一次让郝长锁心惊,张了张嘴试图说些什么,但最终还颓然住嘴,没有说出任何安慰或者辩解的话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