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100章‘成人之美’
  “俺们也不要你的补偿。”丁丰收看着郝长锁道,“你尽快和你城里对象断了,赶紧打结婚报告,你和海杏把婚事趁着我们都在给办了。”

  郝长锁立马炸了毛,顶着一张猪头脸道,“你们开出的所有条件我都能接受,只有这一点我死都不会答应。我根本就不喜欢海杏,怎么可能和她结婚。这会害了我们两个人。”

  “你要这样,那咱就没法谈了,我得找你们领导好好的说道说道。”丁丰收的脸立马成了烟黑色,“作为一名军人在部队大熔炉里几年,怎么连基本的做人的诚信都没了。你当初在我家说的话你都忘了。怎么眼界开了,翅膀硬了,就看不起俺们了。想甩掉俺们,没门。”

  丁丰收撂狠话,否则一拍两散,谁也别想落到好,赤果果的威胁上了。

  郝长锁闷头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爱咋的、咋地。反正在童雪那里已经备案了,大不了鱼死网破,烈女怕缠郎,他使劲儿哄住小雪好了,至于他们等他翻过身来,整不死他们。

  “我姑娘那点儿不好了,勤劳、生活节俭,还心地善良,作风正派的好姑娘,那点儿配不上你了。”丁丰收双眉倒竖怒瞪着他们道,“还是俺们老丁家那点儿对不住你们了。”

  “不是,都不是,长锁绝对没有那个意思?”郝父赶紧出声拦着道,“你们看,这老话说的好,这强扭的瓜不甜。”眼神哀伤地看向丁海杏道,“海杏,俺没这福气,俺做梦都想你是俺真正的儿媳妇。可惜你和长锁没缘分,这不是你的错,你看你嫁给他也不会幸福的,他心里没有你,夫妻同床异梦,整日里吵架,本来就感情就不牢靠,彼此到最后只有怨恨,这过日子还有什么意思?你也不会幸福的。你如果真的闹到部队,长锁会一辈子恨你的,这就是你要的结果?”央求道,“俺求你了,放彼此一条生路。”

  可怜天下父母心,郝父为了儿子真是什么脸面都不要了。

  始终默不作声地丁海杏抬眼看向丁丰收,眉目一瞬不瞬地看着他,‘爸,差不多就行了。演的过了就不好了。’

  丁丰收微微朝丁海杏摇摇头,‘这事你别管,我不把这口窝囊气给出了,老子心里不舒坦。’

  丁丰收怒瞪着郝父道,“郝老头,你别以大欺小,你不就是看准俺闺女心善。婚姻大事父母做主,这事我说了算。”目光转向丁海杏道,“杏儿别怕,有事爸跟你担着,千万别委屈了自己。是他们老郝家背信弃义在前,你可不能心软,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他别以为他家有四个大小伙子,打架咱也不怕!”煞有介事的卷起袖子道,“这有理不在声高,是他们理亏在前。”

  丁海杏抬眼清澈如水的双眸一一看过他们,最终视线定格在了郝长锁的身上,深吸一口气道,“爸、妈,我想跟他单独谈谈。”

  “有什么话?我们不能听的吗?”丁丰收顿时不乐意道。

  “爸!”丁海杏娇声道,声音娇滴滴的如黄莺一般清脆。

  “女大不由母,这事你就让闺女自己解决吧!”章翠兰扯扯丁丰收的衣摆出声帮腔道。

  “那好吧!”丁丰收站起来道,指着郝长锁警告道,“我们就在外面,你要是敢欺负俺闺女,老子打断你的狗腿。”

  “行了,行了,赶紧走吧!”章翠兰推着他道。

  “你推我干什么?”丁丰收停下脚步,回头看着章翠兰不乐意道,“你到底站那头的。”

  “我当然跟你一头儿的。”章翠兰将他给推出了病房。

  郝父重重的拍着郝长锁的肩头捏了捏,别有深意地说道,“好好跟海杏好好的谈谈。”胜败在此一举了。

  “我知道。”郝长锁看着他们说道,为了过了这道坎儿,她不论如何的撒泼打滚,羞辱自己,咬着牙都会忍下来的。

  郝家一家三口出了病房,郝父将门带上,丁丰收隔着门朝里面喊道,“杏儿,爸就在外面呢!有事喊一声。”

  “你这老头子,什么好事,生怕别人不知道什么?”章翠兰拍着丁丰收的后背道,眼神担心地看着左右两边紧闭的房门,拽着丁丰收道,“走走,我们下去转转。”重重地拍着他的手道,“我们要相信杏儿,在这里站着太扎眼了。这人出来进去的,多不好。”

  丁丰收就这么被章翠兰说着,给拽着出了病房区。

  丁家两口子走了,郝父也出声道,“走,咱们也别围在门口。”

  郝母担心地看着紧闭的病房门,“老头子,咱就这么走了,海杏万一打咱家长锁咋办,已经挂彩了,这万一被打成重伤可咋办啊?”

  “挨打他也是应该的。”郝父提高声音道,这是故意说给里边的丁海杏听的。

  郝母埋怨地看他一眼,“你可真是儿子的亲爹。”压低声音又道,“这海杏乡下丫头,有一把子力气,打坏了儿子可怎么办?你不心疼,我还心疼呢!”

  “爸妈,您就离开行不,给儿子留点儿脸面成不。”郝长锁在屋内朝着病房门喊道。

  “听见了吧!走吧!”郝父抓着郝母的手朝外走去,“银锁你还傻站着干什么?跟我们走。非礼勿听不知道吗!”

  郝长锁听着病房外离去的脚步声,由近及远没了声响。

  “长锁哥,你起来吧!”丁海杏非常‘体贴’地说道。

  丁海杏心冷如冰,可没那么善良,但是她以前给人的印象那是善良的近乎傻妞。所以她得为以后的动作,澳门赌博网站:消除郝长锁的疑虑,这么说吧!她今儿得唱一出白莲花。

  他们俩不是真爱吗?丁海杏今儿就成人之美了,那句话说的好,上帝若要惩罚某人,就会让他得偿所愿!我看你们俩的真爱,在柴米油盐中,在如狼似虎的婆家人能消磨多久。你们爱,我看你们有多爱,你们要永远,好,我让你们永远!因为没有距离的美总有一天会厌烦,她更加知道郝长锁的野心,总会有矛盾冲突的时候。l0ns3v3